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问你爸去问你妈去
QQ咨询:

问你爸去问你妈去

  • 作者:杨宏英
  • 出版社:海天出版社
  • ISBN:9787807470342
  • 出版日期:2007年10月01日
  • 页数:178
  • 定价:¥14.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7470342
    • 作者
    • 页数
      178
    • 出版时间
      2007年10月01日
    • 定价
      ¥14.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本书是快乐少年第二辑之整蛊老爸老妈之一“问你爸去问你妈去”。本丛书入选了教育部、团****的“全国青少年喜爱的优秀图书”名单。有亲子关系烦恼的家长和孩子都不妨来看看这本书。 书中具体收录了:都不是父母生的、我考不好试你负责、晒一晒我们的寒假作业、我是一个麻雀蛋、菊花鹦鹉回家来等短篇故事。
    文章节选
    老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今天老师出去听课了,班长宋小虎坐在讲台上一边写作业,一边拿眼睛扫射教室。
    刚过了元旦,一个个都还沉浸在三天的假期中。因为老师不在,同学们尽管在写作业,还是忍不住要说话,尤其是鲁科科和方平方,他们急不可待地把菊花鹦鹉喳喳跟它的女朋友跑掉,元旦的时候又来找他们的故事知晓了所有的同学。同学们听了,觉得太神奇了。
    朱丹丹尖着嗓子说:“真的吗,那下午放了学我们一起去山上看喳喳好吗?”
    梁大头举双手赞成:“耶,面包由我来买。”
    方平方说:“不行,鲁科科和我都要参加兴趣小组的活动,没时间。”
    “朱丹丹,他们不去,我们自己去!”梁大头向他的偶像讨好。
    “那怎么可以,菊花鹦鹉又不认识你们,你们去,它们不会出来的。小狗方立方和小猫方开方去都比你们强。”鲁科科说。
    “说的也是。方平方,把你的方立方和方开方借给我们用用。”朱丹丹说。
    “我……”方平方犹豫不决的样子。
    “切——小气鬼,一只狗一只猫哉!”梁大头撇嘴。
    “那不是一般的猫和狗。”鲁科科赶快说明。
    “我知道,它们是二般的。”梁大头讽刺道。
    “你什么意思?”鲁科科问。
    “我没什么意思,它们不都姓方呗。”梁大头说。
    “啪!”班长宋小虎在讲台上狠狠地把黑板擦掼了一下,
    “你们吵什么吵,当我是透明的啊?方平方、鲁科科、梁大通,你们上课时间讲话,三个人的名字我记下了!”
    “嘁——你吓唬谁呀,刚才就我们三个人讲话的吗?你为什么只记我们?”梁大头质问。
    “就——是!”鲁科科和方平方也小声地表示自己的不满。
    见有人附和自己,梁大头唯恐天下不乱,也顾不得他偶像的感受了:“某人有私心啊!”
    这句话一出口,让全班同学一头雾水,都不知道什么意思,而班长宋小虎听了这句话脸马上通红,他把头深深地低下来,再也不说一句话。朱丹丹呢,也不说话了,还用她那好看的丹凤眼狠狠地瞪了梁大头一眼。
    下了课,鲁科科和方平方把梁大头拉到教室外面,审问他:“你怎么有那么多新闻?你是消息树吗?”
    “嘿嘿,��知道了吧?他们两家是邻居,他们俩‘好’!”梁大头神秘地说。
    啊?他们两家是邻居,怎么从来没听谁说呢?
    “不信吧?我姑姑是居委会的,我在居委会看到登记,他们两家是同一栋楼同一单元同一层。”
    切——住在一起就“好”吗?这个梁大头真的很“色”,鲁科科和方平方都向他翻白眼。见他们俩都对他的话不感兴趣,梁大头急了:“好吧,我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宋小虎不是他爸妈生的!”梁大头神秘地说。
    宋小虎不是他爸妈生的?他跟他爸那么相像,一样的瘦高个,一样的眯缝眼,怎么不是他爸妈生的?
    “你姑姑怎么这样三八,居委会干部了不起吗?随便泄露人家的隐私,我告我妈,投诉你姑姑!”鲁科科气愤地说。
    “别,别,老大,我求你了!”梁大头赶紧从口袋里拿出牛肉干和蜜汁核桃仁来奉献,“不是我姑姑告诉我的,是我到她办公室,在她的电脑里偷看到的,宋小虎是他爸妈领养的。”
    噢——原来如此!
    见鲁科科和方平方还板着脸不跟他再说话,梁大头只好又说:“老大,是我错了,我去道歉,道歉行了吧?你们不要因为这事又不跟我玩!”
    “好啦好啦,你不要再那么八卦就好,谁说不跟你玩了?”见鲁科科和方平方原谅了他,梁大头高兴得一溜烟地跑去找班长宋小虎去了。
    一直到放学,鲁科科的头脑里萦绕着还是有关宋小虎的事。鲁科科问方平方:“宋小虎长得那么像他爸,却是领养的。你长得那么像你爸,你是你爸妈生的吗?”
    “应该是的吧?我听我妈说,生我的时候天气很热。”方平方回忆道。
    “你妈怎么生的你?”鲁科科进一步追问。
    “是噢,我妈怎么生的我?我真的不知道。”方平方挠了挠头皮,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那你妈怎么生的你?”
    “我也不知道,我们回家问问吧。我们问两个问题比较好,**个是:我是你们生的吗,第二个是:我是怎么生出来的?”鲁科科说。
    “别搞那么正式,我们就问:我们是怎么来的?他们就应该能回答我们了!”方平方说。
    就这么定了!
    晚饭端上桌的时候,鲁科科拿起筷子就夹菜,妈妈制止了他:“先喝汤,先喝汤,怎么就记不住呢?”
    “对对对,先喝汤,可以降低饥饿感,就不会进食很多,达到减肥的效果。”老爸一边给鲁科科盛汤一边说。
    “咦——老爸,你什么时候也变成养生专家了?”鲁科科惊奇地说。
    “嗨,身边有一个老师,**学一句也学会啦。怎么,你有疑问啊?”
    “没有没有!”鲁科科赶快摇头,突然,他想起了白天的事情,就连忙问老妈:“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你是从哪儿来的?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问题?”老妈狐疑地看了看鲁科科,又看了看鲁科科的老爸。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的吗?”鲁科科也狐疑地看看老妈,再看看老爸,难道——自己也和宋小虎一样,不是爸妈生的?
    “问你爸去!”老妈诡异地看了看自己的老公。
    老爸想了一下,冲老妈作了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这个——你吗?你是从树丫巴上掉下来的,我和你妈妈就把你抱回来了!”
    “你别跟孩子乱说呀!”老妈制止老爸。
    “妈妈,别打岔。爸爸,我是从哪棵树丫巴上掉下来的?”原来我也不是爸妈生的,还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唉!
    老爸皱着眉头,想了又想:“你——你知道仙湖植物园吧?那里面有各种各样的**植物,你就是在化石森林左边的那棵开着很大花朵的树上掉下来的。”
    噢——我知道了,我是一朵从树上掉下来的花。鲁科科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低下头吃饭,不再向爸爸妈妈提问。
    奇怪的是,爸爸妈妈也不说话了,他们俩也低着头吃饭,不像以往那样有说有笑的。
    “我吃完了,我去做作业。”鲁科科推开了碗,站起来宣布。然后,他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把电脑打开,挂上网,把方平方拉进自己的对话框。
    鲁科科:我搞清楚了,我是从仙湖植物园里一棵开着很大花朵的树上掉下来的。你呢,你搞清楚了吗?
    方平方:我妈有点怪,一开始说我是在她肚子里长大的。我问她我是怎么从她的肚子里出来的,她指着她的黑黑的肚脐眼对我说:瞧,这就是生你生的。我一看不对呀,我也有肚脐眼,难道我也生小孩了吗?我妈看骗不倒我,就改口,说我是从一棵开着很多花的树上掉下来的。你看,跟你一样了。
    鲁科科:我们都是从树上掉下来的花,怪不得说少年儿童是祖国的花朵,原来是这么回事!
    方平方:问问其他人吧。
    鲁科科:好,你发个帖子到班级群里问一下。我要做作业了,8点半作业做完了我再上来,否则被老妈看到又要挨K。
    方平方:好,我发完也下去,省得我妈担心。今天晚上有听写,鲁科科请老爸来帮忙报一下,老爸报着报着老是走神,好几次都报错了。
    鲁科科说:“老爸,你该不是在外面做了什么事了吧?你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笑话,我一个大男人,我有什么心事?你不要乱说啊。当心被你妈听到了又来找麻烦。”老爸急忙分辩。
    “看看,看看,沉不住气了吧?”鲁科科讥笑老爸。
    “嗯——那个,是谁让你回家来向爸妈提问的。”老爸磨磨唧Ⅱ即地问。
    没有罐,因为梁大头说我们班长宋小虎不是他爸妈生的,可是宋小虎又长得很像他爸。我和方平方就想,我们都像自己的爸爸,那是不是自己的爸妈生的呢?”鲁科科摇了摇老爸的手臂,“老爸,跟我说实话,我真的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吗?方平方的妈也说他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呢!”
    “差不多吧,你别问那么详细了。总之,爸妈只有你一个,也是十分爱你的,这就够了。”老爸报完听写就出去了,临走还让他别胡思乱想。
    鲁科科默然。
    都不是父母生的
    作业做完时还不到8点半,鲁科科把作业送到外面给老爸检查,回到自己的房间又挂上了网。嚯,好多留言,许多夸张的符号在那里闪烁着,都说已经从父母那里拿到了*准确的答案。
    竟然有十几个同学说A己是在仙湖植物园的树上掉下来的!另外,有的说自己是爸妈在路边捡的,有的说自己的妈妈在床上做了个梦就有了他。方平方更正了他之前的“从树上掉下来的”说法,他说他打电话给他老爸了,他老爸说,是他把方平方从妇儿医院抱回来的。还有的妈妈告诉自己的孩子,说他是泥巴捏出来的。只有宋小虎说,他的爸爸是他大伯的弟弟。原来如此,他的爸爸和大伯是兄弟,怪不得他不是他爸妈生的,也像他爸爸呢。
    总之,没有一个爸妈告诉自己的孩子,他是怎么被自己的爸妈生出来的!
    这也太奇怪了吧?全班同学不是从树上掉下来的,就是领养的、做梦做出来的、抱回来的、捡的、泥巴捏的。就连那个笑话宋小虎是被领养的梁大头,他问他妈自己是怎么生出来的,他妈正在打麻将,竟然用耳光回答了他,末了还说他“不学好”!
    这件事情一定有哪里不对头,鲁科科是见过肚子里有小孩的妈妈的。公交车上,专门还设有孕妇座位呢。令人奇怪的是,那些人都离他们很远,具体到我们班的这些人都不是妈妈亲生的。怎么回事,我们班怎么这么特殊,难道我们是一群外星人?还是我们的父母太不负责任,自己不生,都去领养、去捡、去抱……?
    第二天在学校里,鲁科科把自己的疑问讲给同学听,同学们群情激奋,大家一致推举宋小虎和朱丹丹去询问周老师,都21世纪了,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
    起先,周老师是笑吟吟地接待他们俩的,听完了他们的话,周老师沉吟了一下,说:“你们都是你们爸妈爱情的结晶,他们应该告诉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去吧,回家告诉你们的爸妈,就说是老师要求的,是家庭作业。”
    有了老师的尚方宝剑,鲁科科回到家里就不是一般的神气。鲁科科说:“赶快坦白吧,我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是老师布置的作业,要家长和孩子一起做!”
    老妈说:“我要烧饭,让你爸给你说。”
    鲁科科把目光转向老爸。
    老爸咳嗽了一声,说:“儿子,过来,我来告诉你。”老爸把鲁科科带进了书房,“你,看到过蜜蜂采花吗?”
    鲁科科点点头。
    “花朵分雄花和雌花,蜜蜂采花,就会把雄花粉带给雌花,有了雄花粉的介入,花朵才会结出又大又甜的果子。而人呢,男人有精子,女人有卵子,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有了爱情以后,他们的精子和卵子就会结合,生出爱情的结晶,也就是小孩子来。”
    鲁科科点点头,似懂非懂:“我就是你和妈妈的爱情结晶,这么说,我是你们生的孩子?那,你昨天说我是从那棵长着很大花朵的树上掉下来的事是假的?”
    “那是爸爸跟你开的一个玩笑。”老爸尴尬地说。
    “好啊,你误导少年儿童,我要找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告你的状,让他们批评你!”鲁科科威胁。
    “别别别,老爸道歉,老爸道歉!”老爸赶快求饶。
    “好,我记住这一次了,当爸爸的还会撒谎。”
    “以后不会了,以后不会了。”
    “那你说,我小时候到底长在哪里?”鲁科科问。
    “你很小很小的时候睡在妈妈的肚子里。”这一回老爸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你又撒谎,我怎么可能‘睡’在妈妈的肚子里,难道妈妈的肚子里还有一张小床吗?”鲁科科愤怒了。
    “不不不,我没撒谎,我给你拿出证据来。”老爸打开一个抽屉,这个抽屉里装着全家人的病例,还有家庭中的备用药。爸爸拿出一个大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黑白照片,“你看,这就是你,当初给你妈妈的肚子做B超时拍的。”
    做B超鲁科科懂,在小品“超生游击队”里,黄宏就说过,小孩子在妈妈的肚子里,用B超一超就能超出是男是女来。
    鲁科科接过照片一看,忍不住笑了,这是我吗?一个光头小孩双手抱头,蜷缩在那里,还这么小!
    “再早你还只是一个胚胎呢,你呆在你妈妈的子宫里面。瞧,子宫就是一张好温暖的床,你睡得好熟啊。你这个家伙在你妈妈的肚子里长得太快太大了,医生只好用手术刀把你妈妈的肚子划开,取出了你,你妈妈的肚子上,到现在还留有一个大伤疤呢!”
    鲁科科睁大了吃惊的眼睛,难以置信。在爸爸的鼓励下,他跑到厨房,掀开妈妈的衣服,他果然看到,在妈妈的肚皮上有一个竖着的十几公分长的伤疤!
    “妈妈,我真的是在你的肚子里长大的?”鲁科科问,一想到自己真的在妈妈的肚子里呆过,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感觉,妈妈身上特有的味道让他一时间陶醉。
    “当然啦,你那时候很不老实,经常在我的肚子里拳打脚踢,弄得我都睡不好觉。”妈妈说。
    嘿嘿,鲁科科忍不住想笑,我小时候有那么窜吗,就我那样抱着头缩在那里的样子,还能拳打脚踢?
    “可是你的肚子这么小,怎么把我装进去的?”鲁科科看着妈妈扁平的肚子,不相信。
    “你在里面的时候,我的肚子就很大呀。我挺着一个大肚子看不到脚面,连鞋带都是你爸爸给我系呢!”
    “我在你肚子里呆了多长时间?”
    “你在我肚子里呆了九个多月。”
    “什么?这么长时间啊,超过一个学期呢,那我吃什么?”
    “吸收我的营养啊,你长得又快,我都来不及供应呢,有一段时间我贫血头晕,腿都抽筋呢!”妈妈点着鲁科科的脑袋说。
    “我怎么吸收你的营养?是不是你吃下去的饭,我在你肚子里接着吃?那不是屎吗?咿哟——好恶心哦!”鲁科科想吐。
    “不是,好像是你的脐带连接着我的什么吧,儿子,我还真的讲不清楚,我要查一查书,才能准确地告诉你。”妈妈有点歉意地说。
    “妈妈,医生拿刀子划你的肚皮,你疼吗?”鲁科科抚摸着妈妈肚皮上的伤疤说。
    “当时不疼,打了麻药了。把你拿出来后,医生又把我的肚皮缝上,麻药过去就疼,唉呀,真的很难受啊,一个星期才拆线,那一个星期啊,我躺在床上连身子都不好翻!”妈妈回忆道。
    “妈妈,对不起!”鲁科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傻话,你是上天送给爸爸妈妈的宝贝,妈妈高兴还来不及呢!”妈妈拍拍儿子的小脸蛋,由衷地说。
    “妈妈,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鲁科科对妈妈发誓。
    “好,好,我知道了。去,去写作业吧,否则开饭就晚了。”妈妈往外推儿子。
    “好嘞!”鲁科科跑出厨房,突然,他想想还是不对,又跑回厨房,“妈妈,因为我长得很大,医生划开了你的肚皮把我拿出来。如果我不是长得很大,医生就不会拿刀划开你的肚皮了吧?”
    妈妈正在切菜,头都没回,说:“那当然啦,你没那么大,医生就不会划我的肚皮。”
    “那不划开肚皮,我从什么地方出来?”
    妈妈收起微笑的脸,转头吼道:“问你爸去!”
    ……
    目录
    1 老妈,我是从哪儿来的?
    2 都不是父母生的
    3 这样的爸妈,没劲透了
    4 我们不给老师好好考试
    5 郁闷的鲁科科
    6 我绝不放弃
    7 我考不好试你负责
    8 谢谢你和你的朋友为我做的事
    9 死海里翻起的一朵浪花
    10 晒一晒我们的寒假作业
    11 见不得光的信
    12 我是一个麻雀蛋
    13 婴儿油是从婴儿炼出来的油吗?
    14 I是猪,U不是猪
    15 菊花鹦鹉回家来
    16 比一比我们的宠物和玩具
    17 梅林后山探险
    18 你们以为我要自杀?
    19 问你爸妈去
    20 让我们的老爸老妈“哇”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