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耕女
QQ咨询:
有路璐璐:

耕女

  • 作者:江北
  •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
  • ISBN:9787540245962
  • 出版日期:2017年09月01日
  • 页数:406
  • 定价:¥58.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0245962
    • 作者
    • 页数
      406
    • 出版时间
      2017年09月01日
    • 定价
      ¥58.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在一个叫一里湾的小山村,先后来了三位不同身份的女性,她们用各自独特的方式,为一里湾建设添砖加瓦,并畅想乡村有能力滋养她们的爱情。上海知青陆彩云早年扎根陕北,在政协主席任上被查出患有不治之症,仕途中断,随后她来到一里湾颐养天年,在与村支书梁寒光共同建设一里湾的同时,与其陷入情网。皖北妇女李海花只身来到江南水镇,与一里湾村民梁老七发生了一段恋情,人称“铁姑娘”的她起早摸黑开垦荒田,只为获得一里湾村民身份,获得村民们的认同。女大学生村官程淑出生豪门,却发誓不当富二代,她在一里湾建设湿地公园,经营放生池,与陆彩云的儿子--因贪腐而受刑的植物学专家李希阳共谱恋曲。就在一里湾上演不同版本的乡村爱情故事的同时,有无数双眼睛躲在农家窗户后面关注着这一切。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乡村图景,在城镇化加速推进的当代中国,在社会转型的当下,有关城乡中国的故事还将持续发生下去……
    文章节选
    《耕女》:
    隔三差五,有位理着小平头的中年男子来到一里湾,说是来探望陆彩云的,其实是受人委托专程来探望警犬的。中年男子临走时,对警犬做出只有警犬认得出的手语,算是握手告别了。往往这时候,退役警犬受令般地退到陆彩云的脚跟边,单立后脚,前脚作揖。也就在这时候,陆彩云的脸色一点点凝重起来,少了她这把年纪的慈祥,多了些女领导的严肃。不过话要说回来,这只退役警犬来到一里湾,威风不减,村民都叫它白毛警长,比起它的主人陆彩云更要出名。谁家的孩子不听话,家长两眼一瞪恐吓道:“白毛警长来了!”可是他们从前不是这样恐吓孩子的,而是拿“土生来了”这话来吓唬不听话的孩子。
    土生是谁?他是一里湾恶习不改的光棍条子,什么时候见他都是凶神恶煞的样子,就是在睡觉时也瞪着大眼,谁见谁怕,尤其是村里的孩子。不过自从白毛警长来到一里湾后,土生也变了,变得见人绕道走,远远地离开村民,也不再追逐女孩子。村民都觉得纳闷,便相互打听,问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土生有媳妇了?改邪归正了?但土生心里*明白,在他蹲大牢的年月,曾享受过警犬对他的待遇,至今他的胸部还留有犬牙印子。土生出了大牢,谁都不怕,就怕警犬。姓陆的老太婆带什么不行,非带警犬来,土生敢怒不敢言。有次土生喝大了酒,见人就说,他谁都不怕,就怕白毛警长。光棍条子土生说的醉话,村民是相信的,现在村民就拿白毛警长吓唬不听管教的孩子,因为调皮捣蛋的孩子,就怕白毛警长。
    陆彩云理解并懂得村民,他们都是些上了年纪的人,留在家里看管孙子孙女。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一年到头见不到孩子几次,管教孩子的事,就交由老人去做。现在听到谁家孩子不听话了,陆彩云有求必应,二话不说,就叫唤白毛警长“执行任务”去。孩子见了白毛警长,不用白毛警长发威,早就躲到床底下或米缸里去了,不敢喘大气。一些胆小的孩子,还有尿裤子的。因为在电视剧里,像白毛警长这样的警犬专咬坏人。白毛警长“执行任务”回到宅院,就像立了战功似的,围着陆彩云转圈子、摇尾巴,欢喜得不行。陆彩云心想自己都快成公安局长了,便嘿嘿地对着白毛警长笑。
    这位理着小平头的来者探望警犬时,陆彩云就把这些事说给他听。来者从旅行包里掏出一包东西,塞到白毛警长的嘴里。白毛警长摇摇尾巴,蹲在墙角处,美美地享受一番。来者对陆彩云一再声称,他是受朋友委托来探望警犬的,不能白来一趟,自然要犒劳犒劳它,没别的意思。陆彩云有些好奇,不知道他给警犬服了何种神奇的东西。来者话不多,每次来就像路过此地似的,从车里拎出大包小包,顺道探望陆彩云和白毛警犬。一来二去,村民就认定这位来者就是陆彩云的儿子。
    在一里湾村民眼里,陆彩云和白毛警长属于异类人物和异类动物。陆彩云走出宅院,摇着小渔船到漕河捕鱼,或是到山上采集中草药,总是一身白衣,与她形影不离的白毛警长从宅院进进出出,如同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有村民在背后议论,说一里湾出白骨精了。其实陆彩云刚来一里湾时,村民并未觉得有何异样。或许在村民看来,这只是一位衣着干净、退而不休的老太太。因为她着装朴素,脸颊泛着红晕,像着了红苹果的颜色。她梳了低低的发髻,若是站在老槐树下,显得束手束脚的,竟有几分与她年岁不相称的羞怯。她听村民讲,村里的老槐树都在百年以上了,她想自己站在长命百岁的老槐树下面,还是孩子啊。有点眼界的村妇偶遇她,便跟她闲聊几句,这才晓得她是上海人。上海是座大城市,那里人们像生活在天堂里,她一个人怎么跑到乡下来?村民看她住的地方,又不像是小住,大有落叶归根的意思。
    一里湾村小,人口不足干人,可村民姓氏杂,有姓王的,姓钱的,也有姓赵的。陆彩云住到一里湾,村里又多了一户姓陆的人家。外村的一些好事人给一里湾数了数姓氏,竟然占到百家姓的五分之一,他们把姓氏之事说成是一里湾的一大怪。陆彩云住的地方,在村民的眼里就是大豪宅,比旧社会大地主的家院还要大。
    ……
    目录

    **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后记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