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法律与淑女
QQ咨询:

法律与淑女

  • 作者:(英)柯林斯 张艳娟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
  • ISBN:9787501441716
  • 出版日期:2008年05月01日
  • 页数:440
  • 定价:¥2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河边的一次邂逅,让年轻的瓦莱里亚和尤斯塔斯一见钟情。他们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结合。瓦莱里亚改姓丈夫的姓——伍德维尔。
    蜜月旅行开始了。瓦莱里亚与自己的婆婆“偶遇”,却不知这是婆婆有意安排的。
    旅馆老板娘发现,婆婆姓麦卡伦,而非伍德维尔。这就意味着尤斯塔斯本该姓麦卡伦。瓦莱里亚陷入了迷惘,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要用假名字娶她,更想知道自己的婚姻是否合法。
    瓦莱里亚苦苦寻找到的答案无异于晴空霹雳:她的丈夫不但结过婚,而且因为妻子的离奇死亡被以谋杀罪起诉,*终的判决是“证据不足”。
    对丈夫的挚爱,让瓦莱里亚坚信丈夫是无罪的。她无法忍受“证据不足”的结论,她要在世人面前还丈夫一个清白。于是,一个对法律一无所知的弱女子,向庞大的法律机器宣战了。
    面对如此巨大的障碍,她能成功吗?所有人都认为瓦莱里亚的行为很愚蠢,但所有人都被她的行为所感动。事情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柯林斯如何使寻找答案的过程既真实可信,又扣人心弦,使读者在追随主人公寻找真相的过程中,感受推理小说的魅力。
    文章节选
    **章 新娘的失误:
    “因为古时仰赖神的圣洁妇人,正是以此为妆饰,顺服自己的丈夫。就如撒拉听从亚伯拉罕,称他为主。你们若行善,不因恐吓而害怕,便是撒拉的女儿了。”
    我的姨父斯塔克韦瑟用这几句众所周知的话结束了英格兰教堂里的婚礼仪式,合上了手里的书。隔着弯曲的围栏,他望向我,宽阔红润的脸上露出关切、和蔼的神情。我的姨妈,斯塔克韦瑟夫人,此时就站在我旁边。她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
    “瓦莱里亚,你结婚了!”
    我的思维跑到哪儿去了?我的注意力遇到了什么?我不知所措,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被惊醒了,然后看着我的新婚丈夫。他似乎和我一样不知所措。我相信,同一个时刻,我们俩萌发了同样的念头。这真的可能吗?不顾他母亲对我们婚事的反对,我们成了丈夫和妻子?姨妈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解决了我的问题。
    “挽住他的胳膊!”她不耐烦地悄声对我说。
    我抓住了他的胳膊。
    “跟着你姨父。”
    我迅速地挽紧丈夫的手臂,跟在姨父和帮他主持婚礼的助理牧师后面。
    两位牧师把我们领进了小礼拜堂。教堂坐落在伦敦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位于城区和伦敦西区之间。天阴沉沉的,空气沉闷又潮湿。我���举办的这个沉闷的小型婚礼集会,和沉闷的街区、阴沉的天气倒是十分契合。现场没有丈夫的亲戚和朋友。我前面提过了,他的家人不同意他的婚事。除了姨父和姨妈,我这边也没有其他的亲戚参加。我已经失去了父母亲,我只有极少的朋友。本杰明,我*亲爱的父亲的忠诚的老部下,为了“将新娘交给新郎”,出席了婚礼。我还是个孩子时就认识他了,对我这个可怜的孤儿,他就像父亲一样。
    按照惯例,婚礼的*后一项是新郎新娘在结婚证书上签字。混乱时刻(而且缺乏指导性的信息)我犯了个错误——不吉利,姨妈认为,预示了将来的不幸——我签的是结婚以后的名字,不是结婚前用的名字。
    “这是什么!”姨父大叫道,嗓门很高但却充满快乐,“你已经忘了自己的姓名?很好!很好!但愿你永远不会为这么轻易地和它说再见而后悔。再来一次,瓦莱里亚——再来一次。”
    我努力用颤抖的手握紧鹅毛笔,写下了我婚前的姓名,字迹很潦草。
    轮到我丈夫签名了。我惊讶地注意到,他的手也在颤抖,于是他制造了一个他习惯签名的*差的范本。
    当姨妈被要求签上她的名字时,她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也只能答应了。“一个糟糕的开始!”她用笔的羽毛杆指着我的**个不吉利的签名说,“我对我丈夫说——我希望你不会生活在对它的遗憾里面。”
    就算那时的我既无知又单纯,可是姨妈过分挑剔的迷信说法还是让我心里产生了一丝不安。我能感觉到丈夫紧握着我的手,这给了我一些安慰。分别时,姨父衷心地祝愿我生活幸福,他的声音对我是一种用语言形容不出来的安慰。为了主持我的婚礼,这个好人专门从北部乡村他的牧区(自从父母双亡后那里就是我的家)赶了过来。他和姨妈计划乘坐中午的火车返回。姨夫用他那长而有力的双臂紧紧地拥抱了我,然后给了我一记响亮的吻,那声音肯定连站在教堂外边等着看新郎新娘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衷心地希望你健康快乐,亲爱的。你已经长大了,完全可以给自己作出选择了。伍德维尔先生,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和我是新朋友。我向上帝祷告,瓦莱里亚,你的选择也许会被证实是正确的。没有了你,我们的家将会沉闷无趣,但我不是在抱怨,亲爱的。相反,如果你生活中的这个变化能让你更快乐,我也很高兴。好了!好了!别哭了,否则勾得你姨妈也要哭了——她在生活中可是从来不开玩笑的。另外,哭是会毁了你的美丽的。擦干眼泪,照照那面镜子,你会看到我说的是对的。再见,孩子,愿上帝保佑你!”
    他搂着姨妈匆匆离去。看到我少女时代*后一位真正的朋友兼保护人时,我的情绪有些低落,因为我对他的爱和我对丈夫的爱是一样的。
    下面该和老本杰明告别了。“希望你一切都好,亲爱的,别忘了我。”这就是他对我说的所有的话。可就是这简单的几句话,让我想起了过去的生活情景。父亲在的时候,一到周日,本杰明就会到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而且他总会给我带些小礼物。当他吻我的脸颊时,我差不多又要“毁了我的美丽”(姨父刚才已经指出了这点)了。我听到他自顾自地叹了口气,似乎对我将来的生活,他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丈夫的声音惊醒了我,也让我的思绪转向了更快乐的思考。
    “我们走吧,瓦莱里亚?”他问。
    往外走时,我想起了姨父的建议,也让我丈夫停下了脚步。也就是说,我想看看小礼拜堂壁炉上面的那面镜子里,我到底什么样。
    我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一个个子很高、身材苗条的23岁的年轻姑娘。走在大街上她根本不会惹人注意,因为她既没有时尚的金发也没有时尚的粉腮。她的头发是黑色的,梳着比她年纪大的发型,满头的大波浪由前额向后简单地扎起(就像梅第奇的维娜斯的发型),显得下面的脖子很长。她的面色苍白,除了突然激动的瞬间,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她的眼睛是深蓝色的,蓝得常会被误以为是黑色的。她的眉型很好,只是太浓了,而且描得太黑了。她的鼻子是鹰钩鼻,单就鼻子来讲,显得有点太大了,不太好看。嘴,是她脸上*漂亮的部分,纤巧柔美,风情万种。*于整张脸,大体上是,下半部分过于细长,从眼睛到额头之间的上半部分又过于宽。镜子里映照出的完整画面,描绘出了一个尽管脸色过于苍白,尽管不说话时过于稳重严肃,但却相当高雅的女人——简单地说,是那种**眼看上去不会令人眼前一亮,但通常第二眼有时甚*是第三眼,就会赢得尊重的人。*于她的衣着,是在刻意地隐瞒而不是宣告,那天上午她结婚了。她穿着一件装饰着灰色丝绸的灰色羊绒束腰外套,下身是一条同样材质和颜色的裙子。头上和衣服相配的,是一顶衬托着白色平纹细布的羽状褶裥的无边女帽,帽子上面一朵深红色的玫瑰,作为**的积极的色彩,完成了全身着装的整体效果。
    我对镜子里看到的我自己的描述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这不是我说了算的。对于我自己的个人形象,为了避免两方面的自夸——贬低的自夸和赞美的自夸,我尽了*大的努力。*于其他的,写得好还是不好,感谢上**写完了。
    还有,我在镜子里看到的站在我身边的是谁?
    一个比我矮点的男人。而且他不幸的容貌看上去比他的年纪要大。他的前额过早地秃掉了,下巴上大把的栗色胡须和嘴唇上长垂下来的髭须里已经夹杂着灰色。他的脸色正是我想要的那种,棱角分明的面部轮廓也是我想要的那种。他用我在男人脸上见到过的*温柔、*优雅的一双眼睛(淡棕色的)望着我。他不常笑,可笑起来很亲切。他非常从容谦逊的举止里,还有一种潜在的诱惑力,让人(特别是女人)无法抗拒。他走起路来有点跛,这是他过去在印度服役时受伤后落下的毛病。所以为了随时随地能站得稳当,不管在屋外还是屋里,他都带着一根把手古怪(一种古老的心爱之物)的粗竹拐杖。虽然有这个小小的缺陷(如果它算缺陷的话),可他既不用提醒,也不缓慢,更不笨拙。他走起路来轻微的跛行(也许是我的偏爱),反倒让他拥有一种自然而然的独特的优雅,看上去比其他男人随心所欲的行走更赏心悦目。*后要说的,也是*重要的一点,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这就是在我们举行婚礼这天,我为丈夫描绘的肖像画。
    镜子把我想知道的都告诉了我。我们终于离开了小礼拜堂。
    那天一大早天空就阴云密布,我们待在教堂里时天色越来越暗,然后大雨倾盆而下。教堂外围观的人们撑着雨伞冷漠地盯着我们俩看。我们穿过层层人群,赶紧钻进了马车。没有欢呼喝彩,没有灿烂阳光,没有铺路鲜花,没有华美盛宴,没有婚礼感言,没有伴娘,没有父亲和母亲的祝福。一个沉闷的婚礼——这是不可否认的——还有(如果斯塔克韦瑟姨妈是对的)一个糟糕的开始!
    到了火车站,上了为我们预留的那个包厢。乘务员特意收取了他的小费后,才细心地拉上了车厢一侧的窗帘,把所有窥探的目光都挡在了外面。一段漫长的等待后,火车开了。丈夫用一只胳膊搂住了我。“终于!”他在我耳边悄悄地说,眼睛里全都是爱,便再也说不出更多的话,只能温柔地搂紧了我。我也偷偷地用一只胳膊环住了他的脖子,用我的双眼回答着他的双眼。婚后我们的嘴唇**次相遇,久久不愿分开。
    天哪,对那次旅行的记忆就浮现在眼前,正如我上面写下的!让我擦干眼泪。今天就写到这里吧。
    第二章 新娘的思绪:
    旅行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我们俩都不知不觉地有了变化。
    尽管还是亲密地挤坐在一起,他的手握着我的手,我的头倚在他的肩上,可是渐渐地我们都不知不觉地陷入了沉默中。难道那些有限但却动人的爱的语言都让我们说完了吗?还是在享受了感情浓烈的语言上的奢华后,不用说话就一致作出了决定,要去品尝浓烈感情中的更深沉、更美好的喜悦呢?我几乎不能确定。我只知道某种奇怪的改变让我们相对无言。我们前进着,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他单单在想我吗——就像我单单在想他一样吗?旅程结束前我在怀疑。又过了一会儿我可以肯定了,他的思绪,飘离了他年轻的妻子,全都向内转向了他那不幸的自我。
    对我来说,感觉到他在身边时,心里就会充满了不为人知的快乐,本身就是一种奢侈。
    我在脑海里描绘了我们在姨夫家附近**次相遇的画面。
    北部乡村**的鲑鱼溪,穿越多岩沼泽地带的沟壑后,闪着波光,泛着泡沫,蜿蜒而去。傍晚时分,凉风习习。落日低挂,日光射透厚重的云层,染红了西天。溪流拐弯处,突出的堤岸下面,是一汪平静的回水深潭。一个孤独的钓鱼人站在那里正在抛投鱼饵。一个姑娘(就是我自己)站在岸上,急切地等着看鲑鱼被从水里钓起。下面的钓鱼人却看不到她。
    那一刻来了——鱼儿上钩了。
    一会儿站在堤岸底部有些水平的沙带上,一会儿(当溪水又拐回来时)站在岩床上湍流的浅滩中,钓鱼人追着上钩的鲑鱼,放线,再收线,艰难、棘手地跟鱼儿“博弈”着。为了观看这场鲑鱼和人之间的技术加智力的较量,我也沿着堤岸追着他看。和斯塔克韦瑟姨父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了,知道他热衷一些户外运动,也学到了一些知识,特别是垂钓的艺术。还在艚那个陌生人,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里的鱼竿和鱼线,根本没留意脚下,结果意外地踩进岸边突起的松土里,立刻掉进了溪水里。
    岸并不高,水也不深,河床(对我来说太幸运了)全是沙子。除了受点惊吓,弄湿了衣服,我没什么可抱怨的。过了一会儿,我不好意思地从水里上了岸,又站在了结实的地面上。尽管间隔的时间很短,可对于鱼儿的逃脱来说却足够长了。钓鱼人听到了我出于本能的**声惊叫,他转过了身,然后把鱼竿扔到一边要来救我。我站在岸上,他站在下面的浅水中,我们**次彼此相对。我们的目光相遇了,我确信我们的心也在那一刻相遇了。这一点我非常肯定,我们忘记了绅士和淑女的身份,在狂热的沉默中我们就这样彼此对视着。
    是我先恢复了正常。我跟他说了什么呢?
    我说了一些我并没有受伤的话,然后又催他赶快跑回岸边去,试试看还能不能再钓到那条鱼。
    他不情愿地回去了。他又回过来找我了——当然,没有那条鱼。如果今天钓鱼的是姨夫,我知道他会多么痛苦和失望,我非常真诚地道了歉。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甚*热心地告诉他,沿着溪水再往下游走走,也许他可以在那儿再试试。
    他不听我说话,只是恳求我回家换掉那身湿衣服。我根本不在乎衣服湿不湿,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听从了他。
    他和我一起走。我回牧区的路也是他回旅馆的路。他告诉我,他来我们住的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的安静和隐匿,跟钓鱼的地方差不多。他从他住的旅馆房间的窗子里,看到过我一两次。他问我是不是牧师的女儿。
    我说他猜对了。我告诉他牧师娶了我母亲的妹妹,父母去世后他们俩就是我的父亲和母亲。他问我明天能不能冒昧地去拜访斯塔克韦瑟博士——他会提起他的一个朋友的名字,他相信牧师一定认识那个人。我邀请他来做客,好像那里已经是我的家了。我被他的眼神和声音迷住了。在这之前,我经常以为,真实地以为,自己恋爱了。可是对于那些男人中的任何一个人,我还从来没有产生过像对面前这个男人的这种感觉。他离去的时候,黑夜似乎突然降临了,遮住了周围的景物。我靠在了牧区的大门上。我不能呼吸,也不能思考,我的心怦怦乱跳,好像要飞出胸膛似的——这—切都因为一个陌生人!我羞得脸发烧。但是,噢,不管怎么说,我是那么的快乐!
    现在,距离那个初次相遇不过几个星期,我已经让他坐在了我身边。他终身属于我了!我抬起靠在他胸口的头来端详他。我像个刚刚得到一件新玩具的孩子——我想要确定一下他的确是我个人的。
    他一动不动地坐在包厢一角。难道他深深地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吗?那么他想到我了吗?
    为了不打扰他,我又轻轻地把头放下。我的思绪又一次飘回到过去,脑海中出现了悬挂在过去的金色画廊里的另外一副画面。
    地点在牧区的花园。时间是晚上。我们俩偷偷地约会。在家人看不到的地方,我们慢慢地来回溜达着。一会儿在灌木掩映的小路上,一会儿在迷人月光笼罩下的开放草地上。
    我们早就表白了我们的爱,而且把生命都献给了对方。我们的兴趣已经合二为一,我们已经共享彼此生命中的幸福和痛苦。那天晚上心情不好,我出去和他约会,想从他那儿得到安慰,想从他的声音里得到鼓励。他刚一拥抱我就听到我叹了口气,于是他温柔地把我的脸迎向月光,想读懂我脸上的烦恼。要知道,在*初相爱的日子里,他从我脸上读到的总是快乐。
    “你带来了坏消息,我的天使,”他边温柔地撩起我前额的头发边说,“我在这儿看到了皱纹,它们把焦虑和忧伤告诉了我,我几乎要希望我对你的爱真的能少点了,瓦莱里亚。”
    “为什么?”
    “那样我就能让你重获自由。我*好离开这个地方,你的姨父就满意了,你也会从现在困扰着你的烦心事里解脱出来了。”
    “别这样说,尤斯塔斯!如果你想让我忘掉烦恼的话,说你爱我比以前更深了。”
    他用一个吻说了这句话。那一刻我们完全忘掉了生活道路上的艰难——一个眼中完全只有对方的美妙时刻。我回到了现实中,经历过的一切给我的回报就是,我更坚强也更平静了,并准备为了另外一个吻,把所有的困苦再经历一遍。只要给了女人爱,就没有她不敢冒的险、不能忍受的痛苦。
    我们又开始慢慢地踱步,这时他问我:“对我们的婚事他们又有新的反对理由了吗?”
    “没有,他们的反对已经结束了。他们终于记起我已经长大成人了,我能为自己作选择了。尤斯塔斯,他们乞求我放弃你。我一向以为相当坚强的姨妈居然哭了——这是我**次见她流泪。一向对我慈爱有加的姨父,比以前对我更和蔼,也更好了。他告诉我就算我坚持要成为你的妻子,婚礼那天他们也不会抛弃我的。不管我们婚礼在哪儿举行,他都会到那儿为我主持的,而且姨妈会陪我一起去教堂的。不过他恳求我认真考虑考虑我正在做的事情——让我答应暂时和你分开一段时间——如果我不赞成他的看法,可以再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意见。噢,我心爱的人,他们盼���我们分开,似乎你是男人中*差的那个,而不是*好的那个。”
    “昨天又有事情发生,增加了他们对我的不信任吗?”他问。
    “是的。”
    “什么事情?”
    “你还记得你向姨父提到一位你和他共同的朋友吗?”
    “是的。我提到菲茨一戴维少校。”
    “姨父给菲茨一戴维少校去信了。”
    “为什么?”
    他只说了这一个字,用一种完全不正常的语调,声音听上去相当陌生。
    “要是我告诉了你,尤斯塔斯,你能不生气吗?”我说,“根据我对姨父的了解,他给少校写信的目的有好几个,其中一个目的就是问问他知不知道你母亲的住址。”
    尤斯塔斯一下子愣在那里。
    那一刻我也站住了。我心想,就算没有惹他生气的危险,我也不敢再冒险了。
    ……
    目录
    **章 新娘的失误
    第二章 新娘的思绪
    第三章 拉姆斯盖特海滩
    第四章 回家的路上
    第五章 女房东的发现
    第六章 我自己的发现
    第七章 去少校家之前
    第八章 女人们的朋友
    第九章 少校的失败
    第十章 寻找
    第十一章 苏醒
    第十二章 苏格兰裁决
    第十三章 男人的决定
    第十四章 女人的回信
    第十五章 《审判的故事》:前奏
    第十六章 **个疑问:女人是被毒死的吗?
    第十七章 第二个疑问:谁毒死了她?
    第十八章 第三个疑问:他的动机是什么?
    第十九章 辩方证人
    第二十章 《审判》的结局
    第二十一章 我看到了方向
    第二十二章 少校制造的麻烦
    第二十三章 婆婆让我大吃一惊
    第二十四章 迈泽里马斯·德克斯特——**印象
    第二十五章 迈泽里马斯·德克斯特——第二印象
    第二十六章 我更加固执了
    第二十七章 德克斯特先生在家
    第二十八章 在黑暗中
    第二十九章 在光明中
    第三十章 对博莉夫人的指控
    第三十一章 为博莉夫人的辩解
    第三十二章 我*明智的选择
    第三十三章 我*愚蠢的做法
    第三十四章 格兰尼奇
    第三十五章 普莱莫先生的预言
    第三十六章 阿里尔
    第三十七章 病床边
    第三十八章 返程路上
    第三十九章 去德克斯特家
    第四十章 终于报应了
    第四十一章 普莱莫的另一面
    第四十二章 更多惊讶
    第四十三章 终于
    第四十四章 我们的新蜜月
    第四十五章 被打扰的垃圾堆
    第四十六章 被推迟的危机
    第四十七章 妻子的忏悔
    第四十八章 我还能做什么?
    第四十九章 过去和将来
    第五十章 故事的结尾
    编辑推荐语
    英国推理小说巨匠威尔基·柯林斯旷世之作中译本**亮相。 一位淑女嫁给一位绅士,立刻一头闯入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她先发现她的新婚丈夫在哭,又发现先生的母亲不肯承认新媳妇,然后再发现丈夫用了假姓氏,这一连串的谜团究竟是怎么回事? 结果这位太太发现丈夫是几年前毒杀妻子的一位嫌犯,她读了整部她丈夫的《审判报导》,也就是审判她丈夫的全部过程。然而这位女主人翁坚信她丈夫的清白,决心将此案追个水落石出;此后女主角又摇身一变而为神探,在她的步步追索下,一个神秘的谋杀事件终于抽丝剥茧地被揭露开来。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