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小河丁丁少年西峒系列:葱王

小河丁丁少年西峒系列:葱王

  • 作者:小河丁丁
  • 出版社: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
  • ISBN:9787558411199
  •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22.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这部长篇小说是一个关于正义与勇气的故事。 世界上懂葱的,也许就是西峒的葱*。这位老人家有两宗宝,一是四季葱,一是猪郎公。偌大一个菜市场,只有他不卖别的,专心卖葱,而且在他眼里,葱全身是药,乡邻们有个小毛小病他都能用葱帮忙救急。骑在浑身雪白的猪郎公身上,他还真像个大*。可惜瘦弱的葱*因为爱说公道话,总被打得遍体鳞伤,徒增“落花流水大侠”的笑柄,哪有大*的威风?
    文章节选
    在我们上街,在整个镇集乃*整个西峒,葱*算得上是名人。 葱*打小就和父母一起住在槿园,父母去世之后,他离开了西峒,胡须白了才回来。 槿园是一个木槿篱笆围成的小园,里头有一座小木屋,一口水池,半亩菜地。因他长期不归,槿园无人管理,自然就成了乞丐过夜的地方,也成了孩子们玩耍的乐园。我小时候经常去摘木槿花,到水池里洗澡,打水漂,到小木屋里捉迷藏,玩过家家。年复一年,小木屋的板壁和门窗渐渐不见踪影,只剩几根柱子支着屋顶,变成四周透风的凉亭。他老人家回来之后,一是没有钱,二是年纪大了,小木屋就懒得修补,只把园子里的荒地全种上葱,得过且过磨日子。 他老人家有两宗宝,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宗宝是四季葱,他老人家的“经济命脉”。他除了种种大米填肚皮,种种小葱换油盐,别的什么也不爱干。偌大一个菜市场,人家出售各种蔬菜,附带卖葱,他不卖别的,专门卖葱。专,自然就精。人家的葱粘泥带土,他的葱割得整整齐齐,洗得干干净净,焦尾全都掐掉,捆成一小把一小把,绿茵茵的,叫人一看就爱。 恐怕世界上*懂葱的人,就是他老人家。在他眼里,葱浑身都是药。 长了喉疮痔疮,他叫你用葱须做药;感冒了,鼻子塞,他叫你用葱白和豆豉打汤喝上一大碗;哪里被野蜂或者虫子叮咬,起了大包,他叫你把葱叶捣烂敷上去;心口痛,他给你一包晒干的葱花煎服;眼睛不利,看东西模糊,他叫你用葱实熬粥…… 这样一个种葱老汉,日子一长,就被人们封为葱*。 一宗宝是猪郎公。猪郎公是西峒土话,书上要叫种猪。这头种猪原本是一只小猪崽,是一胎猪崽*后一只,生下来就病殃殃的,满了月还瘦得像野猫。主人从乡下把这一胎猪崽用大竹笼抬到镇集上来卖,谁肯买它呢?到了散集的时候,主人卖剩它一只,想想这是有病的小猪崽,抬回去不好养,杀了也不敢吃肉,就遗弃在市场上。小猪崽引来不少人围观,那时候我没有上学,就和另外几个小孩子争着拾烂菜叶喂它。正好葱*路过,说了句“好歹也是一条性命”,就把它抱回去养起来。 嘿,葱*无儿无女,老光棍一个,侍候小病猪比人家侍候小孙子还尽心。我们镇上有个江西来的老中医,跛了一只脚,人称跛医师。葱*三天两头抱着小病猪去跛医师家。 我可是亲眼瞧见的,葱*把小病猪搂在怀里喂药汤,跟人家喂小孙子没有两样。葱*还跟小病猪共一只鼎锅吃饭,共一个草铺睡觉。葱*酿出甜酒,酒自己喝,酒糟就归小病猪。��*天天给小病猪洗澡,热天用冷水洗,冷天烧热水洗。葱*从不放心把小病猪单独留在槿园,不管走到哪里都用草绳牵在身边。 日子长了,小病猪不仅病治好了,还长得十分健壮,成了家猪当中一个大帅哥。一身毛根根雪白,没有杂色,一双耳朵招招的特别精神,四条腿特别有力而且特别能走。这个大帅哥特别能吃能长,只一年就长到了一百八十斤,于是就当上了猪郎公,哪里有母猪需要配种,葱*就牵着它前去相亲。 三年下来,猪郎公长到六百多斤,嘿嘿,四脚立地有一米高,从头*尾大人张开双臂还量不到,嘴边弯出一对雪白的獠牙比手指还长。不知从哪天开始,葱*就拿它当坐骑了。葱*还用稻草编了个鞍子呢!稻草晒干是金黄色,我们西峒叫金禾草,葱*就把稻草鞍子叫作金鞍,把猪郎公叫作白马。这匹白马打小跟葱*同吃同睡,特别通人性。有时葱*在外头喝得醉醺醺,就伏在金鞍上,听凭白马驮回槿园。 葱*另外一个浑名,叫作田七爷。我们西峒形容人瘦爱说“瘦猴子”。他老人家瘦骨拉筋,又矮小,当真跟瘦猴子似的,细脑袋,细脖子,细手细脚,眼睛鼻子小小的,偏偏长着一张大嘴,嘴角一咧几乎能啃到耳垂。这张大嘴特别爱说公道话,路见不平,人家是拔刀相助,他老人家是张嘴说话。说公道话免不了要得罪人,得罪了厉害角色免不了要挨打,挨了打他就吃田七,或者用田七汁涂抹受伤的地方。他老跟田七打交道,又上了年纪,“田七爷”这个浑名就叫开了。 下街有个杀牛的天天喝酒,喝醉酒就打老婆,那可怜的女人成年累月脸上不是青就是紫。这种事没人管,家务事嘛。何况杀牛的脾气特别暴躁,一般人不敢惹。葱*却当街拦住杀牛的,指着人家鼻子说:“我来说句公道话。你打老婆是不对的,男女平等,女人一样是人。”杀牛的将葱*一脚踹翻,骑上去一边揍一边骂:“你个老东西,来管老子闲事!老子可是杀牛的!”葱*一声不吭,翻着白眼,任凭碗大的拳头一下一下落在身上。 因为爱说公道话,葱*一辈子不知吃了多少苦头。他的上门牙是替一个小乞丐说公道话,被菜市场饭店老板娘用锅铲打落的。他的鼻梁是替我们上街高个子老木匠说公道话,被中街矮个子小木匠打歪的。他右手掌根那道月牙形的伤痕记录着一个经典段子:一群本地狗围攻一条乡下来的母狗,他竟然义愤填膺,冲入狗群英雄救美,没想到“美人”不仅不领情,还狠狠地咬了他一口。 告诉你哦,每次吃了大亏,葱*总爱说两句口头禅:“君子动口不动手。”“我本来可以把人家揍得落花流水。”因此葱*还有三个浑名,“君子”“动口不动手”“落花流水大侠”。
    目录
    **章 君子动口不动手 第二章 撑架姑娘 第三章 上梁粑粑 第四章 大树子柴行 第五章 寸步不离 第六章 七层高台狮子* 第七章 缘分未到 第八章 龙虎班神叉 第九章 今天你很勇敢 第十章 当面锣对面鼓 第十一章 葱有三德 第十二章 镇街出了两个*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