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世界英雄史诗译丛:吉尔伽美什
QQ咨询:

世界英雄史诗译丛:吉尔伽美什

  • 作者:佚名 赵乐甡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 ISBN:9787544776295
  • 出版日期:2018年12月01日
  • 页数:366
  • 定价:¥8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全诗是从吉尔伽美什的残暴统治写起。(一)天神接受了人们的申诉,便创造了野汉恩奇都与之比武成交。后来二人为民造福,共同讨伐杉妖芬巴巴。(二)胜利后,吉尔伽美什得罪了伊什妲尔女神,二人又杀了神降的天牛,为民除了害,因此触忤了神意。神决定恩奇都必死。(三)恩奇都的死使吉尔伽美什悲伤万分,而且,联想到自己的死。于是他辛苦跋涉,决心探索秘密,寻求永生。因而终于见到了获得永生的祖先乌特纳庇什提牟,给他谈了大洪水的经过,如何获得永生。临别赠给吉尔伽美什一棵长生不*草,结果得而复失,只好怏怏地返回乌鲁克。(四)*后,与恩奇都的幽灵相见,他们谈了人死之后在冥府的景象。史诗*此,从昂扬激奋的情调而气氛一转,趋向灰暗低沉。
    文章节选
    **块泥板
    一(A)
    此人见过万物,足迹遍及天[边];
    他通晓[一切],尝尽[苦辣甜酸];
    他和[]一同[];
    他将睿智[]将一切[]。
    他已然[获得]藏珍,看穿[隐]密,
    洪水未*,他先带来了讯息。
    他跋涉千里,[归来时已是力尽]筋疲,
    他把一切艰辛全都[刻]上了碑石。
    他修筑起拥有环城的乌鲁克的城墙,
    圣埃安纳神苑的宝库也无非这样:
    瞧那外壁吧,[铜]一般光亮;
    瞧那内壁吧,任啥也比它不上。
    跨进那门槛瞧瞧吧,是那么古色古香;
    到那伊什妲尔居住的埃安纳瞧瞧,
    它****,任凭后代的哪家帝*!
    登上乌鲁克城墙,步行向前,
    察一察那基石,验一验那些砖,
    那砖岂不是烈火所炼!
    那基石岂不是七[贤]所奠!
    (以下约缺三十行)
    补充(H″)
    自从吉尔伽美什被创造出来(?)
    大力神[塑成了]他的形态,
    天神舍马什授予他[俊美的面庞],
    阿达德赐给他堂堂丰采,
    诸大神使吉尔伽美什姿容[秀逸],
    他有九[指尺]的宽胸,十一步尺的[身材]!
    二(A)
    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
    他的身形[
    (第三—七行残缺)
    []如同野牛一般,高高的[],
    他手执武器的气概无人可比,
    10他的〈鼓〉能使伙伴奋臂而起。
    乌鲁克的**在[他们的屋]里怨愤不已:
    “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
    [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
    [吉尔伽美什]是拥有环城的乌鲁克的保[护人]吗?
    这是[我们的]保护人吗?[(虽然)强悍、聪颖、秀逸]!
    [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
    [即便是武]士的女儿,[**的爱妻]!”
    [诸神听到]他们申诉的委屈,
    “天上的诸神,乌鲁克的城主,[
    这头强悍的野牛,不正是[阿鲁鲁]创造的?
    [他手执武器的气概]无人可比,
    他的〈鼓〉,能使伙伴奋臂而起。
    吉尔伽美什不给父亲们保留儿子,
    日日夜夜,[他的残暴从不敛息]。
    他就是[拥有环城]的乌鲁克的保护人吗?
    这是他们的保护人?[
    (虽然)强悍、聪颖、秀逸(?)[
    吉尔伽美什不[给母亲们]保留闺女,
    哪管是武士的女儿,**的爱妻!”
    [阿努]听到了他们的申诉,
    立刻把大神阿鲁鲁宣召:“阿鲁鲁啊,这[人]本是你所创造,
    现在你再仿造一个,敌得过[吉尔伽美什]的英豪,
    让他们去争斗,使乌鲁克安定,不受骚扰!”
    阿鲁鲁闻听,心中暗自将阿努的神态摹描,
    [阿]鲁鲁洗了手,取了泥,投掷在地,
    她[用土]把雄伟的恩奇都创造。
    他从尼努尔塔那里汲取了气力,
    他混身是毛,头发像妇女,跟尼沙巴一样〈鬈曲得如同浪涛〉,
    他不认人,没有家,一身苏母堪似的衣着。
    他跟羚羊一同吃草,
    他和野兽挨肩擦背,同聚在饮水池塘,
    他和牲畜共处,见了水就眉开眼笑。
    一位猎人,常在这一带埋设套索,
    在饮水池塘跟他遇到,
    [一]天,两天,三天都是在池塘(跟他遇到)。
    猎人望望他,他脸色僵冷,
    他回窝也和野兽结伴同道。
    猎人[吓得]颤抖,不敢稍作声息,
    他满脸愁云,心中[烦恼]。
    恐怖[钻进了]他的心底,
    仿佛[仆仆风尘的远客]满脸(疲劳)。
    三(A)
    猎人开口[对其父]言道:
    “父亲啊,[打深山]来了个男妖。
    [普天之下数他]强悍,
    力气[可与阿努的精灵较量低高]。
    他[总是]在山里游逛,
    他[总是]和野兽一同吃草,
    他[总是]在池塘[浸泡]双脚。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设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兽类、野物[都从我手中逃脱],
    我野外的营生遭到[他的干扰]。”
    [其父开口]向猎[人]授计:
    “[我的儿呀],乌鲁克[住着]个吉尔伽美什,
    他的强大[天下无敌],
    他有[阿努的精灵]那般的力气。
    [去吧],你动身[往乌鲁克]去!
    [到那里讲讲]那人的[威力]。
    [去跟他讨一名神妓领到此地,
    [用更强的]魅力[将他降制]。
    趁[他给野兽]在池塘[饮水],
    让[神妓脱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他[见了]女人,便会[跟]她亲昵,
    山野里[长大的]兽类就会将他离弃。
    [聆听了]父亲的主意,
    猎人便动身去找[吉尔伽美什]。
    他启程,到了乌鲁克:
    “[]吉尔伽美什![
    有个人妖[来自山里]。
    普天之下(数)他强悍,
    [他力气之大]可与阿努的精灵相比。
    他[总是]在山里游逛,
    他总是和野兽一同[吃草],
    他总是在池塘[浸泡]双脚,
    我害怕,不敢向他跟前靠。
    [我(?)]挖好的陷阱被他填平,
    [我设下的]套索被他扯掉,
    他使兽类和[野物]都从我手中逃脱,
    我野外的营生遭到他的干扰。”
    吉尔伽美什对猎人说:
    “去吧,我的猎人,把神妓领去!
    趁[他]在池塘给野兽饮水,
    让神妓脱光衣服,展[示出]女人的魅力。
    见了女人他就会跟她亲昵,
    山野里长大的兽类就会将他离弃。”
    猎人领了神妓,
    他们起身,照直走去。
    三天头上他们来到预定的地点,
    猎人和神妓便各自在暗处隐蔽。
    **,两天,他们坐在池塘的一隅,
    喝水的野兽都到池塘来聚集。
    ……
    目录
    凡例
    译序
    吉尔伽美什
    人的创造
    农牧的起源
    洪水传说
    杜牧济与恩奇木都——牧神与农神之争
    伊南娜下冥府
    吉尔伽美什与阿伽
    乌尔覆灭哀歌
    埃奴玛?埃立什
    阿特拉?哈西斯
    伊什妲尔下冥府
    阿达帕的故事
    鸟精“兹”的神话
    埃拉的神话
    谈苏美尔—巴比伦文学
    后记
    编辑推荐语
    人类历史上头部文学作品,古巴比伦史诗代表作,真实反映了古代苏美尔—巴比伦社会现实,具有强烈的社会生活气息和浓郁的浪漫主义色彩。日本和苏美尔文学研究专家、翻译家赵乐甡潜心译介,展现两河流域早期人类留下的文学瑰宝。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