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墟镇回忆录
QQ咨询:

墟镇回忆录

  • 作者:李娟
  •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
  • ISBN:9787540253660
  •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01日
  • 页数:173
  • 定价:¥2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40253660
    • 作者
    • 页数
      173
    • 出版时间
      2019年04月01日
    • 定价
      ¥2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墟镇回忆录》是浙江作家李娟女士的短篇小说集。《墟镇回忆录》记述了作者对故乡的几段回忆。通过十篇文章勾勒出一幅生动的南方小镇画卷。十篇文章均各自独立成文,讲述了在同一背景环境下十个不同主角的故事。《墟镇回忆录》文笔优雅生动,体现了作者不凡的写作功力。书中有不少当地方言,增加了小说的地方语言特色。
    文章节选
    《墟镇回忆录》:
    沈美菊是个公认的心里*有算计的厉害女人,用她两个嫂子的话来说:“整个墟镇,再也找不出比我们姑娘更有打算的人了。”
    二十出头的沈美菊个子高挑,皮肤雪白,粗黑油亮的两根麻花辫垂在胸前,平时喜欢穿碎花的布衬衫,尺寸稍微有点小,胸部鼓鼓的像要把扣子撑开。那阵子过了三年困难时期不过七八年光景,家家户户只恨没有东西吃,镇上很少有像沈美菊这么雪白丰硕的姑娘,人人都纳罕说沈家姆妈怎么就能养出这么丰满好看的女儿来。
    住在沈家隔壁的好婆婆偷偷跟人说,那是因为沈美菊凶得很,他们家里只要有点好吃的,肯定就被沈美菊抢去吃掉了,从小到大都是这副样子。“你们看看她两个哥哥瘦得跟竹竿一样,就是因为抢不过小的,活活饿瘦的呀。”好婆婆习惯性地把脸凑到人跟前说话,也不顾别人嫌弃的眼光,她颤颤巍巍地叹着气,“唉,做人不凶是不行的呀,凶一点才不会吃亏。”
    这些话传到了沈家姆妈的耳朵里。沈家姆妈是个寡妇,一个人带大了三个子女,总觉得自己不容易,走路说话都带着一股气势汹汹的理直气壮。自从听说好婆婆在背后讲沈美菊的坏话后,她不晓得骂了好婆婆多少句“死老太婆”“孤老太婆”,趁着在河埠头洗衣服,沈家姆妈逢人就替沈美菊辩白:“你们不要听那只孤老太婆乱讲,他们一家子都喜欢嚼舌头讲是非,所以早些年武斗的时候她两个儿子都被人打死了,就是因为嘴巴贱呀!美菊像我娘家这边的人,吸收好,吃什么都长肉,我两个儿子像了他们的短命爹,怎么喂都喂不胖,吃再多好东西都白糟蹋了。”但是不管沈家姆妈为女儿说了多少好话,沈美菊强横霸道的名气是传出去了。
    饶是如此,沈美菊长得好看,照样有很多男人想讨她做老婆,来做媒的人踏破了门槛,各个说得天花乱坠。
    有一个是替文化站新来的小伙子做介绍的。小伙子叫张理玉,长得眉清目秀,因为家在农村,所以想找个根基牢靠的本镇姑娘。媒人说这个张理玉虽然年纪轻轻,做起家务来却是一把好手,自己住的宿舍收拾得干干净净,洗衣服买菜做饭都不在话下。“你们不知道,”媒人说,“小张是相当会过日子的,他每天睡觉前把长裤脱下来压在枕头底下,第二天穿出去裤腿中间笔直一条线,比烫过的还挺括。��长得又好看,双眼皮,高鼻梁,头发梳得一丝不乱,真正是一表人才!”而且张理玉还有好几项才艺,书法、画画、拉二胡、吹笛子,随便哪样拿起就来,要说有什么美中不足,就是个子稍微矮了一点,跟沈美菊差不多高。“这也没有关系,”媒人对沈家姆妈说,“你们家美菊长得高呀,以后生下来的小孩也不会矮的。主要是小伙子会做家务,又有这么多随身本领,美菊嫁给他,保管一辈子享福。”
    沈家姆妈听了心思有点活络,她看看沈美菊,沈美菊手里忙着织她自己的一件红色绒线衫,抿着嘴一声不吭。等媒人走了,沈美菊才跟沈家姆妈说:“男人家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要是叫花子,拉拉二胡吹个笛子还能讨点钞票用,这种随身本领有没有都一样。他这种工作说得好听点是在文化站上班,其实就是出出黑板报写点豆腐干文章,一点实惠都捞不到。”
    第二个说动沈家姆妈的是刚从墟镇小学退休的洪老师,他是特意给在环卫站上班的侄儿来说媒的。“沈家姆妈,你的三个小孩都是我的学生,我是不会乱做介绍的,这点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给美菊做的这个媒,包你们满意。”洪老师把干瘪的胸脯拍得哐哐响,打着包票说,“洪亮这个孩子,不是我做大伯的夸他,单是开汽车这一点,整个墟镇有几个人会的?工资又高,又孝顺懂事,家里有什么力气活,叫一声就来,从来不推三阻四,沈家姆妈,你是看着他长大的,到底知根知底,不比那些外来户。”沈家姆妈不由得点头附和:“洪亮是挺爽气的,前两天二话不说帮我拉了一车煤饼回来,路上都没有歇脚,脸不红气不喘,身体蛮壮!还跟我说以后有什么力气活只管叫他。”
    沈美菊对洪亮倒不讨厌,说起来洪亮还是她大哥的小学同学,他们从小就在一道玩耍,洪亮粗眉大眼,看上去有点凶相,但是向来对她服服帖帖的,经常被她支使着去河里摸螺蛳挖河蚌,后来是她两个哥哥都下乡去了,洪亮才不大好上门来,慢慢就疏远了。洪亮去环卫站上班以后,沈美菊有两次碰到他在路边跟几个男人喝老酒,光着膀子,身上晒得黝黑发亮,五大三粗的样子。沈美菊只作没看见他,眼角的余光瞟过去,总能看到洪亮放下了手里的酒杯,露出几分腼腆。但是真要跟他处对象结婚嘛,沈美菊根本没考虑过,对着滔滔不绝的洪老师,她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开汽车,也要看他开的是什么车。”她嫌弃洪亮在环卫站开粪车,工资再高也不行,到底活太脏了。事后洪亮一句话没说,见着沈家姆妈仍旧客客气气打招呼,只是听说一直没有找对象,后来花了很大力气总算调到运输队去了。
    不是所有被沈美菊回绝的人都像洪亮那么心平气和,住在沈家隔壁的刘峰看起来斯文白净,平时赶着沈家姆妈一口一个“好姆妈”,亲热得不得了,但是自从他托人说媒被沈美菊打了回票后,从此遇到沈家的人,就像没看到似的,脖子梗着转向一边,目无表情只管自己走路。对于这门没成的亲事,沈家姆妈觉得十分可惜:“莫名其妙就多了个冤家,真是不划算!”平时闲聊有意无意提起刘家,要说给沈美菊听:“别看他们家老头子瘦不拉几的不起眼,原先是做棺材生意的,实际上刘家在墟镇算起来是有点家底的人家。”沈美菊不接话茬,等到周围没人了才跟沈家姆妈推心置**分析:“姆妈你仔细想想,刘家就算有点家底,可家里兄弟姐妹有十个,等到老头子一死,分到每个人手里能有多少?再说了,刘峰排行第五,上有大哥下有小弟,这种夹在中间的儿子肯定是*没花头的,老头子有什么体己宝贝也不会留给他,嫁到刘家,除了多出一堆哕里哕嗦没什么用的亲戚,一点好处都捞不到。”这一番话,沈家姆妈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后憋出一句:“你倒是比我算得灵清,我怎么就想不到这些。”没过多久刘家老头子死了,刘家的兄弟姐妹果然为了争老头子留下的一点金器和两间房子闹得不可开交,成了那年镇上*大的笑话。正如沈美菊所预料的,刘峰什么也没争到,他一怒之下和兄弟姐妹断了往来,整天独进独出,有一回他被一辆拖拉机撞破了头,一个人捂着伤口血流满面地坐在路边,一副可怜相,边上围观的人都说:“真是罪过,做人做到这个份上,这么多兄弟姐妹,就没一个愿意出来帮他说句话的。”
    ……
    目录
    沈美菊 / 1
    夏 花 / 33
    莫莉的婚宴 / 61
    被嫌弃的陈阿娣 / 81
    阿荷的幸福时光 / 103
    前 妻 / 119
    青 青 / 137
    阿 金 / 145
    青 莲 / 151
    南方遗事 / 159
    后 记 / 171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