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长征(修订版)(套装上下册)
QQ咨询:

长征(修订版)(套装上下册)

  • 作者:[南非] 辛迪薇·马戈那 洪明 刘鸿武 楼育萍
  • 出版社:浙江工商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517829768
  • 出版日期:2019年03月01日
  • 页数:211
  • 定价:¥3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此书是辛迪薇·马戈那的一部短篇小说集,由17个故事组成,按内容分成“打工女人”和“其他故事”两部分。在一部分“打工女人”中,马戈那刻画了一组为白人女性打工的黑人侍女的群像,并以人物独白的方式讲述了她们背井离乡,千里迢迢出来做帮佣的各种经历,以及她们所遭受的种种不幸与对雇主的万般忍耐。尽管这些女性精明能干又不乏智慧,但不幸的是都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第二部分的主题较之一部分更加沉重阴郁,主要描写了南非黑人女性尤其是年轻黑人女性惨绝人寰的生活。她们往往与老男人结婚,怀孕生子后,孩子却被强行带走,后变得精神失常。尽管书中的主人公个个生活艰辛,命途多舛,但马戈那并没有在书中散布悲观主义情绪;相反,她在书中所写激发了人们继续生存的斗志。
    文章节选
    《活着,恋爱,夜不能寐/非洲人文经典译丛·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文库》:
    夜阑时分,正是美梦胶住双眼,各路善灵恶鬼出没空中之际。云雨刚歇的情侣,碰触之间,欲火重燃。被上帝选中的灵魂,如释重负,告别躯体,驾鹤归去。一问圆形小泥屋内,一个妇女两眼圆睁,躺在铺了草垫的地板上。
    她累了,身心俱疲。这种疲倦一股脑儿地袭来让人无法入睡,她被迫重温了过去**的生活。真是可怕的**,她再也不想回忆。可是不管如何抵抗,这**的情形还是浮现于脑海,反反复复纠缠着她,让她想睡睡不着,想忘忘不了。
    闭上双眼,她又看到了全部的情景。走投无路了,除非……
    昨日,一如既往,她在听到鸟儿**声歌唱后起床。天尚未破晓,**的生活业已开始。她蹑手蹑脚地离开垫子,生怕吵醒熟睡中的婴儿,然后惴惴不安地走向储存食物的纸箱。还好,今早还有足够的玉米面做粥,如果熬得薄一点,兴许还能留点到明天。不过,也不尽然。
    起床后,她没有给孩子喂奶。乳汁在减少,还是白天再吃为好。拿起火柴,她到屋外去生火,小屋边上的木头就是燃料。等孩子们醒来,二三脚锅已煮上了���西,早餐已备好。
    很快孩子们就吃饱喝足,小的在愉快地玩耍,大的帮忙做一点家务。喂过婴儿,把她背在身上,女人就出发到附近的草原捡牛粪,那里有牛群在吃草。
    她把裙子撩得老高,露出光秃秃的膝盖,再把装有牛粪的盆子放在身边,着手干活。先从盆里舀一两勺牛粪,把它们敲在地板上,然后左手撑地,右手缓缓地把牛粪均匀涂抹在地上。动作和人们用刀把花生酱涂在面包片上,或是泥水匠用铲子把水泥糊到砖头上如出一辙。手经过的地方留下了长长的纹样,地板顿时被抹上了新鲜的牛粪绿。她一次抹一点,直*整个地板都被涂上了绿色。暖暖的爱意经由手指蔓延开来,混合着牛粪、水和眼泪,穿过指间,伴着清香,到达鼻孔。
    接下来她去河边提水。空空的水桶在身边摇晃,一路歌唱;风吹过,呼呼作响。回来时,她把桶顶在头上,灌满了河水的水桶,不再晃荡。背上的婴儿也一声不吭,安静无语;她刚吃过奶,丝毫觉察不到母亲的焦虑。乳汁正在干涸,母亲担心婴儿的生命将难以为继。
    两杯玉米面,两只枯竭的乳房,一只不再下蛋的老母鸡,一间空空如也连生火用的干牛粪都没有的茅舍,还有五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提水的路上,女人脑子里净是这些东西,一整天都挥之不去。
    现在,她躺着,异常清醒,相同的思绪偷走了她的睡眠和忘性,夺走了夜间少有的独属自己的安宁。
    可以去森林里摘些野莓,但在秋天这个季节,野莓并不多。可以到草原上拔些牛羊吃剩的野菠菜,或是挖些草根,但是你必须抢得过巫医。她**到晚都在琢磨如何让自己摆脱困境。夜已深,可这个恼人的问题还在折磨着她,令她无法闭眼休息。
    昏黄的灯光,忽明忽灭,照不到屋子的另一侧。因为白天抹过牛粪,光秃秃的地板闪闪发亮。一个破旧的罐子立在地板上,很久以前,里面装满了果酱、炼乳或其他食品。现在,一块浸过煤油的脏布插在罐盖的孔洞里,正是这么个装置发出了微弱的光,它试图勇敢地划破黑暗,却终是徒劳。
    这个女人不到三十岁,和她的五个孩子一起住在这间小屋里。她早早就结了婚,那时候女孩的命运大多如此。她丈夫在约翰内斯堡的一家矿上打工,一年十一个月都待在那儿。每次他一回家,她就怀孕。假如她把所有的孩子都生下来,假如没有婴儿中途夭折,孩子的数量将会是现在的两倍。
    在这个无月之夜,她的思绪异常活跃,脑子一直在思考一些从未想过的问题。这些问题既让她心惊胆战,又让她感觉轻盈如新孵化小鸡的绒羽。
    如果我离家出走,谁来照顾孩子呢?女人思忖着:谁给他们做饭?要是孩子生病了怎么办?这些问题的答案尚未找到,其他问题已迫不及待地挤进脑子:如果我留下来和他们在一起,那我们吃什么?他们当中如果有人真生了病,我又能怎么办?如果我不走,我们会如何?
    她的丈夫,只要去了约翰内斯堡的金矿,就把妻子抛到九霄云外。这个女人花了好些年才明白这一点。虽然她对他仍存爱意,但依然难以接受他不能像村里其他男人一样养家糊口的事实。他无法供养妻儿,甚*也没有赡养母亲。这点倒是令她稍感安慰,因为他以自己的方式深爱着他的母亲。事实上,有人会说,他对母亲的爱已超乎常情。
    那晚,女人的理智告诉她:“他只有躺在你身边和你做爱时才是你丈夫。”
    ……
    目录
    **部分 打工妇女
    出走
    阿提妮
    史黛拉
    希拉
    索菲
    弗吉尼亚
    乔伊斯
    莉莲
    阿提妮的回想

    第二部分 其他故事
    逃离
    一周中*激动人心的**
    诺思莎
    露露
    复活节周日那天我去了
    内特雷格
    玛德珞莫
    两个女孩一座城
    既然通行证已取消
    译后记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