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话说聊斋
QQ咨询:
有路璐璐:

话说聊斋

  • 作者:张国风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ISBN:9787563375127
  • 出版日期:2008年07月01日
  • 页数:212
  • 定价:¥28.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聊斋志异》是一部文言短篇小说集,里面的故事环境基本上发生在冥界仙境,故事人物大多是花妖狐魅。蒲松龄以他超凡的想像力和深刻的洞察力构筑起一个亦真亦幻、亦人亦鬼的幽冥世界。
    本书收录众多名家的精彩评说,品味聊斋人物和故事的意味深长,揭秘文本掩藏的真实世界,体会蒲松龄的天才构思。文字深入浅出,妙论纷纭,系极为少见的品鉴《聊斋》的佳作。
    文章节选
    孝可感天
    蒲松龄的小说,伦理色彩很浓,借小说而惩恶扬善的意图非常强烈。这种意图特别鲜明地体现于人物的结局。伦理至上,这正是传统文化*核心的精神。蒲松龄当了一辈子塾师,孟子曰:“人之患,在好为人师。”塾师的职业习惯渗透到小说里来,就是喜欢教训人。蒲松龄的每一篇小说,都要寄托教训,对于他的小说创作来说,有利有弊。有利的是,作者带着一种社会责任感创作,带来一种严肃的创作态度。不利的是,喜欢说教,搞得不好,主题先行,剪裁生活,会损害艺术的美。幸运的是,蒲松龄在惩恶扬善的同时,尽可能地照顾到了生活的真实。他的作品在很高的层次上达到了教化与艺术的统一。
    五伦之中,蒲松龄对君臣之义没有兴趣,《聊斋志异》里没有一篇作品是表彰忠君的。蒲松龄是个乡村的秀才,屡试不举,淹蹇场屋,始终未能跻身统治者的行列,皇上的雨露没有洒到他的身上,他对统治者没有什么好感。所谓太平盛世,享受繁荣之果的,永远是极少数的人。他*推崇的是孝,《仪礼》中说:“夫人伦之道,以德为本。至德以孝为先。”不光是儒家这么说,它早已成为全民的认识。历史上那些手刃父仇的人,即便不能得到法律的宽容,也必能获得舆论的强烈同情。《考城隍》一篇,位列《���斋志异》之首,可谓开宗明义。如何垠之评点所说:“一部书如许,托始于《考城隍》,赏善罚淫之旨见矣。篇内推本仁孝,尤为善之首务。”确切地说,从艺术上看,《考城隍》在《聊斋志异》中并非**之作,但是,它在体现蒲松龄的创作意图方面却是非常鲜明的作品。
    《考城隍》的构思并不新鲜。传说颜渊、子夏死后成为地下的修文郎。李贺死后,被上帝请去撰写《白玉楼记》。这类传说很多,一方面在纪念死去的尤其是英年早逝的人才,一方面在安抚活人的心灵。这类传说渐渐地由名人发展到一般人,于是,在六朝至唐的志怪和传奇中,就出现了这样的故事,一个文人因为文章写得好,被请到阴间,去做点文字的工作,他不愿意,乞人替代,经过一番曲折,终于找到替身,侥幸得脱,回到阳间。可是,蒲松龄接过这一古老的题材,腾挪变化,将故事讲得更有人情味,描写更细腻,文字更流畅,生活气息更加浓郁。
    蒲松龄一般并不在意小说的纪实性,可是,对于这篇开宗明义的作品,为了使故事显得更加真实、亲切,作者有意地增加了故事的纪实色彩。主人公是作者的“姊丈之祖宋公”,小说的结末交代说:“公有自记小传,惜乱后无存,此其略耳。”故事本身并不复杂,宋公病中,有人来请他赴试,宋公感到十分奇怪:“文宗未临,何遽得考?”作者故意写得含糊其辞,以完成情节从现实到超现实的过渡。我们看志怪和传奇中,从现实到超现实、非现实的过渡,一般都是如此,病中、梦中,或是醉意朦胧之时,总之,神志恍惚之时,多幻象幻觉,少理性判断,糊里糊涂、不知不觉地就跨进了仙界、冥界。《聊斋志异》中更多的是冥间,因为冥界虽然可怕,却可以容纳更多的不平和痛苦,与平民的距离也更近。地狱虽然阴森可怕,但那是惩治恶人的地方,那里有人间缺失的道德法庭。
    而仙境虽然金碧辉煌,虚无缥缈,却可望而不可即,可敬而不可亲。《聊斋志异》中,《席方平》、《于去恶》是例外,说阴间和阳间一样的黑暗,一样的贿赂公行,没有正义和公平。但是,席方平终于有二郎神替他找回了公平,于去恶则有张桓侯使他扬眉吐气,还是比阳间强。
    宋公进了冥间,所见所闻,并无多少特别之处。只是这里提到,上面列坐的官员中,居然有大名鼎鼎的关羽。蒲松龄对关羽颇为崇拜,他为关帝庙写过碑记,说关帝“为人捍患御灾,灵迹尤著”。考试的题目是“一人二人,有心无心”,宋公答得也很简单:“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为恶,虽恶不罚。”好像八股的破题。蒲松龄考了一辈子,在八股上下过苦功,八股里的破题自然是非常熟悉,毕竟练得很多,用到小说里来,也很自然。我们看《叶生》一篇,就有宋生出色的破题,其实是作者在那里露了一手。当然,蒲松龄那种小说家的破题真要用到考场上,恐怕是有害无益,因为小说家的破题,决不会符合代圣贤立言的口吻。
    《考城隍》里,诸神欣赏宋公的才思敏捷,当即任命他为河南某处的城隍,此时此刻,宋公才觉悟到自己已经告别人间,不禁悲从中来。他哀求宽限岁月,以奉养老母:“辱膺宠命,何敢多辞。但老母七旬,奉养无人,请得终养天年,惟听录用。”这是小说的关键之处,宋公的拒绝任命,不是惜命怕死,而是为了奉养老母。于是感动诸神,尤其是关公为他说了话:“应即赴任,今推仁孝之心,给假九年,及期当复相召。”感动之余,政策放宽。以前类似的故事里,常常是托关系,走后门,甚至是送礼行贿,作弊弄假,找人替死。宋公提出老母的赡养问题,这就提高了作品的思想境界。工作总得有人来做,同时参加考试的长山张某便暂时代理城隍之职。张某考得怎么样,作者没有交代,大概是不如宋吧。张某在小说里只是一个陪衬,对考官来说,他只是一个替补,但是,没有替补也不行,没有张某,宋公就脱不了身,所以张某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宋公回到阳间,这是志怪传奇里常见的公式,人死了几天,忽然醒来,像做了一场梦,而张某就在同**死去。九年以后,有人马来迎接宋公赴任,这都是对冥间一段的呼应。作品特别强调,宋公在赴任以前,已经将老母的后事料理妥当:“营葬既毕,浣濯入室而殁。”
    情节并不复杂,突出一个孝字,孝可感天,因此而成为《聊斋志异》开宗明义的作品。
    孝的思想,表现于《聊斋志异》的许多作品中。我们读《席方平》,觉得作者是在揭露腐败,但作者的创作意图,更主要的是在写孝。所以他在“异史氏曰”里说:“忠孝志定,万劫不移。异哉席生,何其伟也!”《田七郎》一篇,田七郎是个侠义人物,但作者却处处在写他的孝。难怪但明伦的评点说:“能为孝子,然后能为忠臣,为信友,为义士。”蒲松龄对妒妇、悍妇的谴责,很大程度上是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着眼的。妒妇、悍妇自己不生儿子,又不让丈夫娶妾;有了妾,不让丈夫与妾亲近;妾怀孕以后,又促其堕胎。《钟生》一篇,道士对钟生说:“子福命至薄,然今科乡举可望。但荣归后,恐不复见尊堂矣。”钟生至孝,“闻之泣下,遂欲不试而归”,“早归一曰,则多得一曰之奉养”。结果感动神明,母亲延寿一纪,钟生中举。
    恐怖小说
    我们读李贺的诗,只觉得凄侧、艳丽、诡谲、神秘,时有鬼气,难怪人家称他是鬼才。鬼气是鬼气,不损其美。《苏小小墓》一篇,他能把一个坟场、一个幽灵,写得那么美。《聊斋志异》中多讲狐鬼,真正有意渲染恐怖的作品却不多。可是,《尸变》一篇,却是一篇恐怖的小说。夜深人静之际,停尸房里,女尸起而杀人,奔而逐人,穷追不舍。这自然是迷信,但我们由此可以看出蒲氏制造悬念、渲染气氛的高明手腕。
    故事发生在一家临街的小旅店里,情况非常特殊,旅店客满,而店主子妇新死,于是,迟到的四位客商竟住进了和停尸房相通的一间房子里。一面是客商“坚请容纳”,一面是店主“似恐不当客意”,这是说明客商住进停尸房这一情节的合理性。《聊斋志异》里的故事再离奇,再耸人听闻,也要还你一个合情合理,让你挑不出一点勉强的地方。这是蒲氏的本事,也是他非常注意、非常坚持的地方。客商一路奔波劳碌,疲惫不堪,急于休息,不挑剔居住条件,固然是不得已;店主要揽客,图赚钱,既然客人不挑,乐观其成,亦在情理之中。“翁沉吟思得一所,似恐不当客意”,“沉吟”才思得一所,说明他介绍那么一间房子的时候,也不无犹豫和顾虑,所以说“似恐不当客意”。停尸房的情况,蒲氏略加点染,一是“灯昏案上”,二是“纸衾覆逝者”,鬼尚未出来,已是鬼气拂拂。四客奔波疲极,唯思一榻,竟将就住下。看来都是无神论者,否则的话,再困也不至于睡在与停尸房相通的房间里。其中三人沾枕就着,“鼻息渐粗”,黑甜一梦,不知所之。我们不能不对三人的勇气表示由衷的钦佩,如果在晋宋之际,这三位客商一定会被刘义庆编进《世说新语》的《雅量》一栏。倘若四客都是酣睡不觉,则恐怖的场面就将死无见证,幸好四客中有一人尚在朦胧迷糊之中,他因此而不幸成为恐怖事件的目击者,又因此而成为大难不死的幸存者。
    先是听到灵床上“察察有声”,未见其鬼,先闻其声。接着,借着灵前灯火,看到女尸揭衾而起,慢慢进入卧室,恐怖的戏剧从此拉开了序幕。对女尸的样子,小说有八个字的描写:“面淡金色,生绢抹额”,亏得客商惊恐之余,还能注意到女尸的面色和额上的生绢。只见女尸俯身对着客商一个一个地吹气,那位朦胧的客商此时此刻没有晕过去,也没有大声呼救,已是很不简单,他的心理素质应该说是相当不错的了。
    “潜引被覆首”,“闭息忍咽”,唯恐被尸鬼发觉他还活着,这是他自我保护的必然反应。尸鬼俯身,对着几位客商,一个个地吹过以后,也对他吹了一阵,然后就走了出去,那位客商在被子里只听得纸衾的声音。整个过程和动静完全从这个受惊的客商的感受去描写,所以显得格外恐怖。读者读着读着,仿佛置身其中,毛骨悚然。客商听得女尸出房,悄悄掀起被角,偷偷一看,那女尸又回到尸床上,若无其事地躺下了,一动不动,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客商悄悄地用脚蹬了蹬他的三位伙伴,发现他们一动不动,已经死去。孤掌难鸣,他越想越怕,苦思无计,求生的欲望使他鼓起勇气,偷偷穿起衣服,准备逃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谁知这时女尸那边又传来纸衾的声音,大概是女尸听到了这边有动静,怀疑这边还有活口,想过来“补枪”。客商一看不行,赶快装死躺下,缩进被里。那女尸又来,吹了一阵才走。从小说的角度来说,这是有意制造曲折。听女尸又躺下,客商赶快蹬上裤子,鞋也顾不得穿就往外飞跑。女尸立即起床,要来抓他,女尸刚起来,客商已将门栓拔开,真是千钧一发。客商光脚,一路狂奔,女尸尾随其后,紧追不舍。客商一边跑,一边大声呼救,但是旷野之中,凄厉的呼救声却没有得到一点回应。本想去敲店主的门,又怕耽搁时间,被女尸追上。好不容易看到一座寺庙,里面隐隐传出敲木鱼的声音,客商发疯似的敲击山门,可念经的和尚不明底细,又不敢开门。眼看就要被女尸追上,客商借着一棵大树和她周旋,女尸伸手抓他,竟“抱树而僵”,客商也昏厥倒地,故事戛然而止。后面便是一点尾声,尾声中令人难忘的一幕,是女尸的可怕:“使人拔女手,牢不可开。审谛之,则左右四指,并卷如钩,人木没甲。又数人立拔,乃得下。”不难想象,这双魔爪如果用来抓人,那将是多么的恐怖!
    尸鬼虽然可怕,但真正的恐怖,不是女尸的面目如何狰狞,而是人对死亡的恐惧。而且这种死亡的威胁悄然而至,让人猝不及防。卧榻之旁,咫尺之遥,躺着如此凶残之女尸,四位客商竟没有一点防备的措施,没有应急的预案,没有一点心理的准备。难怪当灾难从天而降的时候,三人死去而不知如何死去。一人受尽惊恐,侥幸得脱,仅以身免。虽然大难不死,但那种心理的创伤,大概是终身不愈的了。那恐怖的一幕,恐怕将成为他心中永远无法摆脱的阴影。
    轻薄之戒
    《瞳人语》一篇,情节并不曲折,主题非常单纯,就是轻薄之戒。《聊斋志异》的写法,受史传文学的影响,受文言小说传统的影响,一般喜欢盯住主人公的行踪,笔头跟着他不放,围绕主人公的荣辱沉浮、悲欢离合来展开描写。这样写的好处,是紧扣人物的命运,不枝不蔓,使读者容易得到一个集中的印象。《聊斋志异》,一般都是一开始立即将男主角推出来,而女主角则在以后的情节中带出来。而男主角的出场,一般是抓住其思想性格的要点,三言两语,点到即止,说多了,读者反而不得要领。随着故事的展开,读者对人物自会有进一步的了解。
    《瞳人语》一篇,开篇即介绍说:“长安士方栋,颇有才名,而佻达不持仪节。每陌上见游女,辄轻薄尾缀之。”这段文字,将主人公定格为有才、有名、好色、轻薄的类型,这就是作者描写方栋的一个纲。轻薄好色是他的取祸之道,有才有名是他受到惩罚以后,能够忏悔、获得原谅的原因。
    先是清明节时在郊外偶遇美人。在古代,这种节曰正是青年男女难得的见面机会。但这里不是要写男女相悦的浪漫爱情,而是要惩戒轻薄之徒。方生见到车中女郎,“红妆艳丽,尤生平所未睹,目眩神夺,瞻顾弗舍,或先或后,从驰数里”。女郎并非等闲女子,而是“芙蓉城七郎子新妇”,方生因此而惹祸。六朝的志怪、唐人的传奇里,就有很多轻薄子与女神戏谑而招致酷报的故事。《封神演义》的**回,就写纣王女娲庙进香,见女娲美色,题诗调戏,后来即因亵渎神灵而遭到酷报,把江山给丢了。芙蓉城女郎的报复非常古怪,她的婢女扬土眯了方的眼睛。方生“才一拭视,而车马已渺”,这是写女郎的神秘。方回家以后,双目逐渐失明,症状类似今曰所谓白内障。病情的发展有一个过程,先是“觉目终不快”,接着“睛上生小翳”,“经宿益剧,泪簌簌不得止;翳渐大,数曰厚如钱,右睛起旋螺,百药无效”。虽然这是超现实的情节,但眼病的症状却符合人的相关经验。蒲松龄*善于在超现实的想象中渗入现实生活的体验,使人欲不信而不得。病情的发展非常迅速,看来,女郎的报复心真是不可低估,简直是立竿见影。失明的痛苦使方生对自己的轻薄不免心生忏悔,并开始诵读佛经,于是,事情有了转机。神异的是,瞳中似乎有两个人在小声地对话。显然,这两个躲在方生瞳仁里的小人,就是女郎调理方生、惩罚轻薄之徒的武器。两个小人好像是两个顽童,他们嫌瞳仁里黑黑的,闷人,要出去散心解闷。当然,他们一旦跑出去,把瞳仁外面的厚翳钻破,方生也就有希望恢复视力。两个瞳中小人的出走过程,写得很细,这是作者有意盘旋的地方,也是展示作者想象力的段落。
    两个小人不是立即钻破眼翳飞出去,而是从鼻子里钻了出去。一会儿,玩够了,“复自鼻人眶中”,说是园子里的珍珠兰都枯死了,原来两人去花园逛了一趟。一问妻子,园子里的珍珠兰果然枯萎了。两个小人又嫌从鼻子里出去太麻烦,要开辟更为直接的道路,于是,方生复明的希望出现了,可惜,他们都从左眶钻了出去,左眼的视力得以恢复,而右眼却厚翳如故。看来,方生的忏悔和读经,尚不足以完全赎清他的罪过,清明节的一番轻薄,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其实他不过是跟踪了人家一段,没想到遭到如此惨烈的报复,看来神灵是不能轻易亵渎的。因果报应,不但有质的要求,而且有量的计算,犹如法律上的量刑。轻薄而亵渎神灵,双目失明;忏悔读经,恢复一目的视力;如果不忏悔,不读经,那就永无复明之曰。
    《瞳人语》一篇的本事出自欧阳修的《六一诗话》和张师正的《括异志》,当然,有人说,《括异志》是魏泰假托张师正之名而作。《六一诗话》提到石曼卿的故事,说他是芙蓉城主:
    曼卿卒后,其故人有见之者云,恍惚如梦中,言我今为鬼仙也,所主芙蓉城。欲呼故人往游,不得,忿然骑一素骡,去如飞。
    《括异志》里说丁度的故事:
    庆历中,有朝士将晓赴朝,见美女三十余人,靓妆丽服,两两并马而行。丁度观文按辔其后。朝士惊曰:“丁素俭约。何姬之众耶?”���一人*后行,朝士问观文:“将宅眷何往?”曰:
    “非也。诸女御迎芙蓉馆主。”俄闻丁卒。
    蒲松龄的《瞳人语》一篇,将石曼卿和丁度的传说捏合在一起,加以**,赋以轻薄之戒的主题。《聊斋志异》里尚有《黎氏》一篇,亦写轻薄之戒,结果极为惨烈。谢中条遇黎氏,死皮赖脸地追逐,强与野合。谢中条将黎氏带人家中,“嬖爱异常”。一曰,办事回来,“方至寝室,一巨狼冲门跃出,几惊绝。入视子女皆无,鲜血殷地,惟三头存焉。反身追狼,已不知所之矣”。可是,《聊斋志异》的艳情故事里有许多轻薄之徒,都没有得到惩戒,反而如愿以偿。由此可见,蒲松龄的思想很复杂,难以一概而论。小说都是即景生事,不是哲学论文,万万不可较真,你要较真,只会自讨没趣。
    ……
    目录
    孝可感天
    恐怖小说
    轻薄之戒
    幻由人生
    化腐朽为神奇
    魔术之*
    娇惰不能作苦
    山野的呼唤
    并非少年维特之故事
    文章憎命达
    死缠烂打
    化作美女的恶鬼
    美得失去自己
    千姿百态的笑
    侠骨柔肠
    多情狐仙
    弥留之际
    复仇女郎
    三角恋爱
    用心良苦
    惜乎击之不中
    爱的极至
    是不是欺骗,已经不太重要
    不意《牡丹亭》后,复有此人
    才、识互补
    识英雄于未遇之时
    不吐不快的悲愤
    人不如虫
    地位未变而思想已变
    *阳光的两个女鬼
    短篇而有长篇之容量
    无心之善,涌泉相报
    帘中人并鼻盲矣
    一个“在逃犯”的悲欢离合
    迷狂的心态
    螺旋式的结构
    公案加爱情
    万生真天下之快人也
    天下之宝,当归爱惜之人
    人间百态
    除了爱,什么都不要
    亦真亦幻
    鬼的逻辑
    视觉以外
    纤足和绣花鞋
    此辈无有不可杀者也
    妓尽狐也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无往而不在的恩报观念
    聊斋和红楼之异同
    文章虽美,贱则弗传
    青林黑塞有知音
    词赋气和小说气
    诗笔和史笔
    结局种种
    小说史上的奇迹
    编辑推荐语
    《聊斋志异》的出现,堪称奇迹。
    雅爱搜神情意真,青林黑塞幽思深。
    狐魅花仙恩怨多,知音**是何人!
    名家精彩评说,品味聊斋人物和故事的意味深长,揭秘文本掩藏的真实世界,体会蒲松龄的天才构思。文字深入浅出,妙论纷纭,系极为少见的品鉴《聊斋》的佳作。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