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公案中的世态(大家小札系列)
QQ咨询:
有路璐璐:

公案中的世态(大家小札系列)

  • 作者:张国风
  • 出版社:天津人民出版社
  • ISBN:9787201151267
  •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1日
  • 页数:168
  • 定价:¥36.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公案小说是中国古典小说的一种,由宋话本公案类演义而成,盛行于明清。本书对公案小说进行了较为全面、深入的探讨,并借鉴社会学、法律学等学科的研究方法和视角,对这一类型中具有代表性的题材以及作品做简要精彩的评点,堪称一部极简的公案小说史。全书文字纵横开阖,却绝无学术作品的艰涩难懂,**普及阅读价值。
    文章节选
    “公案”的名与实 人有个习惯,每遇到一个事物,就琢磨着给它起个名字。这好像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一种权利。历朝的法律对人们这种命名的权利都没有太多的限制。命名既有极大的自由、极大的随意性,那么, 同一事物的命名便会因时因地因人而有所不同。人对事物的认识总是需要一个过程。事物本身也是不断变化的,语言的内涵与外延都具有伸缩的可能。天长日久,名与实的关系变得错综复杂。很多事物的命名,在当时人看来很容易理解,而后人则可能会觉得莫名其妙。有名无实、有实无名、名存实亡、名实皆亡,张冠李戴,种种情况都有。研究古代文化的人常常会更多地遇到这种名不符实的情况。本书是漫话公案小说,也还必须从清理“公案小说”这个概念开始。 “公案”是宋元话本的分类之一。在宋元话本的各个分类名称中,“公案”一类的含义似乎是*不成问题的。所以,“公案”的含义一直未能得到深入的探讨。 按常情推测,“公案”作为一种人们普遍接受的话本分类名称, 它的含义与当时人对于“公案” 一词的一般理解不可能相距太远。宋元时,“公案” 一词有如下五种含义: 一指官府的案牍。 宋苏轼《东坡集·奏议集十三·辨黄庆基弹劾札子》:“今来公案, 见在户部,可以取索按验。” 宋洪迈 《容斋随笔卷四·张浮休书》 :“公曰,‘不然。吾子皆时才,异日临事,当自知之……无以遣日,因取架阁陈年公案,反复观之,见其枉直乖错,不可胜数……’” 一指案件。 宋人话本小说《错斩崔宁》:“府尹也巴不得了结这段公案。” 宋吴曾《能改斋漫录》卷八:“乃知范公所言者,杨嗣复等公案耳。” 一指官吏审案时所用的桌子。 《元曲选·陈州粜米》四:“快把公案打扫的干净,大人敢待来也。” 一指禅宗用教理解决疑难问题,如官府判案。 宋释圜悟《 碧严录十·九八举》 :“劈腹剜心,人皆唤作两重公案。” 一指话本小说的一类。宋耐得翁《都城纪胜·瓦舍众伎》 :“说话有四家。一者小说, 谓之银字儿,如烟粉、灵怪、传奇、说公案,皆是搏刀赶棒及发迹变泰之事。” “凡傀儡敷衍烟粉、灵怪故事、铁骑、公案之类。其话本或如杂剧,或如崖词。大抵多虚少实。” 宋吴自牧《梦粱录·百戏伎艺》:“凡傀儡敷衍烟粉、灵怪、铁骑、公案、史书、历代君臣将相故事话本,或讲史,或作杂剧,或如崖词。”《梦粱录·小说讲经史》:“说话者,谓之舌辩。虽有四家数, 各有门庭。且小说名‘银字儿’,如烟粉、灵怪、传奇、公案,朴刀杆棒发发踪参之事。” 宋罗烨《醉翁谈录·舌耕叙引》 :“有灵怪、烟粉、传奇、公案、兼朴刀、杆棒、妖术、**。自然使席上风生,不枉教座间星拱。” “言《石头孙立》《姜女寻夫》《忧小十》《驴垛儿》《大烧灯》《商氏儿》《三现身》《火杴笼》《八角井》《药巴子》《独行虎》《铁秤槌》《河沙院》《戴嗣宗》《大朝国寺》《圣手二郎》,此乃谓之公案。” 我们不妨撇开“公案”一词的原始含义,也不问它的各种含义孰先孰后的问题,只看宋人、元人的常见用法。显然,宋元间“公案” 一词的**含义是“案件”,其他各种含义均围绕在这一**含义的周围。公案小说作为宋元话本小说的一个门类,正是指那种取材于各种案件的小说。所谓“各种案件”指的是各种民事纠纷和刑事案件。“公案”作为话本小说的分类名称,是从它所取素材的特点而来的。这里有必要纠正两个颇为流行的观念。公案小说是写断狱审案的,这是其一。公案小说十之八九以清官为主角,这是其二。说公案小说写断狱审案似乎没大错,可是,这种说法容易导致误会。人们会以为它写的是如何破案。这就把公案小说的范围理解得很窄。其实,公案小说常常不是把**放在破案上,**是写案件本身所反映的社会生活。在公案小说名篇《错斩崔宁》《简帖僧巧骗皇甫妻》 中,破案本身都没有什么曲折和趣味,只是案子中反映的生活有趣味。《包公案》倒是写了一百个包公破案的故事,不是旋风来引路,就是冤魂来托梦显灵。至于说公案小说十之八九以清官为主角, 那是经不起推敲的,是从形式上看问题。《错斩崔宁》《简帖僧巧骗皇甫妻》中的法官给人留下了什么印象呢?《包公案》中的包公, 他在小说中的实际作用就是将很多案件串联在一起。《三侠五义》中的包公有了较全面的、连续的描写。可是,即使是在《三侠五义》 中, 包公也没有始终占据主角的地位。当作者将笔墨转向那些侠客的时候,包公的作用依然降低为一个穿针引线的配角。关于南侠、北侠、五鼠、丁氏双侠的故事,都靠开封府的包公串联到了一起。 现代人之所以对古代公案小说形成那样的误解,是因为人们的头脑中先有了现代侦探小说的概念。现代侦探小说主要写侦破,主角是侦探。而公案小说也要写到破案,于是,人们就认定公案小说以断狱审案为主要描写对象,而小说的主角自然就是破案的主体——清官了。 用流行的公案小说概念去研究宋元间的公案小说,便会陷入十分尴尬的境地:宋人罗列的公案小说名目中,常常没有什么公案小说的意味。《醉翁谈录》的“舌耕笔引”中罗列了十六篇公案小说。据专家考证,这十六篇作品中,只有《三现身》《圣手二郎》 很可能是公案小说。因为《警世通言》 中有一篇《三现身包龙图断冤》,《醒世恒言》中有一篇《勘皮靴单证二郎神》。令人迷惑的是,《姜女寻夫》这样的作品也列入了公案小说。《姜女寻夫》一篇,大家都认为是讲孟姜女的故事,好像很难与公案挂钩。只能这样去解释:当时小说的分类,不一定那么严格准确。按题材来给小说分类,本身就有很多困难。如果说《石头孙立》《戴嗣宗》指的就是《水浒传》中的孙立、戴宗;那么,按照公案小说即是取材于案件的小说的概念, 就完全可以理解。虽然孙立、戴宗的故事不属于断狱审案一类,可是,孙立、戴宗的故事,确有触及刑法、惊官动府的内容。归入公案, 亦在情理之中。《都城纪胜》 中说的“说公案,皆是搏刀赶棒及发迹变泰之事”,正是作如此理解。 陈汝衡在《说书史话》中对“公案”提出了这样的解释: 公案、铁骑儿被列在武的故事固然不错,但这里的“武”,却不一定专指战争。所谓“朴刀杆棒”,是泛指江湖亡命,杀人报仇,造成血案,以致惊官动府一类的故事。再如强梁恶霸,犯案累累,贪官污吏,横行不法,当有侠盗人物,路见不平,用暴力方式,替人民痛痛快快地申冤雪恨,也是公案故事。总之公案项下的题材,绝不可以把它限在战争范围以内。凡有“武”的行动,足以成为统治**官府勘察审问对象的,都可以说是公案故事。 陈汝衡在这里对“公案小说”的概念作了比较宽泛的解释与理解, 这种宽泛的解释与理解比较符合古代公案小说的实际。陈汝衡的公案小说概念十分接近**所谓“法制文学”。“法制文学”多写民事纠纷、刑事案件,从中反映社会、反映人生。“法制文学”也都是通俗文学,它的对象是一般的民众。陈汝衡的解释不但解决了公案小说的内容何以如此庞杂的问题,而且启发我们重新看待公案与侠义合流的问题。 一般人认为到了清代中叶,侠义与公案渐渐合流,而《施公案》便代表着这一合流的开始。可是,按照陈汝衡的公案小说概念,便会发现公案与侠义的合流早已滥觞于唐代传奇,以后则不绝如缕, 从未中断。唐人传奇中的《虬髯客传》《红线传》《昆仑奴传》等作品,写的是侠义人物,但与此同时,也未尝不可以视为“惊官动府”、“足以成为统治**官府勘察审问对象的”公案故事。宋元的公案小说中,时常可以发现侠义人物的身影。《醉翁谈录》的“小说引子”中提到“也说赵正激恼京师”。这赵正就是《古今小说》 中《宋四公大闹禁魂张》里的赵正。这是一篇公案与侠义合而为一的典型作品。悭吝刻薄的张员外欺负一个穷汉,引起宋四公抱不平,晚上去张员外家土库,“觅了他五万贯钱赃物,都是上等金珠”。接着又写赵正, 本领更在宋四公之上。偷了钱大王的玉带,剪了缉捕使臣马翰的衣袖,割了滕大尹的腰带挞尾,搅得东京城里沸沸扬扬。谁能说这不是公案,谁能说这不是侠义呢?明代小说中,公案与侠义的合流就更普遍了。一部《水浒传》,处处都涉及公案,回回都写到侠义。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大闹野猪林,武松醉打蒋门神、血溅鸳鸯楼,不都是公案而兼侠义吗?《水浒传》的兴趣不在断狱审案,而在英雄的传奇故事,可是,江湖亡命,劫富济贫,动辄“惊官动府”,干的是“灭九族的勾当”,说是公案,毫无问题。所以,公案与侠义的合流不必等到清中叶的《施公案》。 从公案小说的取材范围、描绘的**、作者的兴趣所在,以及公案小说的结构来看,公案小说都接近**所谓“法制文学”,而不是所谓“侦探文学”。
    目录
    序 001 “公案”的名与实 001 公案小说不是侦探小说 008 包公的“法治”学不得 012 煞风景的考证 017 天下小说一大抄 022 深入人心的复仇主义 027 役贱而任重的人——仵作 034 敬鬼神而用之 041 古代司法制度生出的怪胎——讼师 046 衙役出身的好汉 052 衙蠹损官声 057 明代的“法制文学”(上) 063 明代的“法制文学”(下) 073 文言公案小说的杰作 082 “微服私访”的成效 087 书呆子、小机灵和“诳嘴吃的” 092 身后的“不幸” 100 棰楚之下 105 名分与法律 113 从《错斩崔宁》谈起 119 宫怨与公案 124 赌博心理学 130 真是人间**偷 136 清官的可怕 142 公案文学的绝好素材——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案 149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