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天心(彭柳蓉 新作)
QQ咨询:
有路璐璐:

天心(彭柳蓉 新作)

  • 作者:彭柳蓉
  • 出版社:内蒙古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2287419
  • 出版日期:2008年07月01日
  • 页数:292
  • 定价:¥23.00
  • 猜你也喜欢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天心19岁那年被医生判了死刑,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了。那夜的意外提早结束了她年轻的生命。但是就在她将要离开这个世界的那一刻,一个跟她一模一样的古代女孩出现在她面前。
    “你我命运血脉相连,我因你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古装少女感觉到天心的身体内生机断绝,时间不多了。
    天心的嘴角上挂着一缕温暖的微笑。她望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少女,“请你……代替我……活下去……”
    从那天起,前世的天心代替她生活在21世纪。
    天心灵魂穿越千年来到现世的目的是寻找自己已经转世的恋人——青。而当她见到青时,对方已经完全忘记了她。那份曾经深刻地情爱,此时已经是*锋利的刀,一寸一寸挖着天心的心。
    天心身边开始不断发生诡异的事情,好友变成大蜘蛛、神秘的少年春日约难分敌友、学校的地下魔物正在复苏、话剧社的阿蜜竟是前世杀害爱人的木婉伊……身为天隐巫女,天心必须铲除这些乱世的妖物。她虽然将灵魂寄托于现世,却无法挣脱命运束缚——眼睁睁再次看着爱人离她而去,然而她自己竟是封印魔物的**动力!?
    挽救爱情还是拯救世界,守住幸福还是只留下美好回忆?彭柳蓉*感人之作,元气少女必读!
    文章节选
    CHAPTER 1 从古代到现代
    代替我活下去
    我叫天心。我喜欢逛街,看着繁华的街道、热闹的人群;喜欢一个人去电影院看恐怖电影,笑得好像那是一部喜剧。
    医生说,我的生命还有三个月。
    感觉就像冰箱里到期的牛奶被倒掉,我也会被扔出这个世界。
    然后一无所有,陷入永远的孤单。
    我很害怕被所有的人忘记,尤其是我暗恋了两年的学长春日约。他微笑的样子总是让我觉得世界很美好。
    我又期待被所有的人忘记。这样的话,爱我的人才不会因为思念我而伤心。
    到了现在,我这个上古代文学课就自动进入休眠状态的家伙,才真正明白什么叫“生死契阔”。
    今天是我19岁生日,吃了妈妈买的铺满草莓的生日蛋糕,然后在她哽咽的时候走出家门。我无法看着妈妈流眼泪,伪装出乐观快乐来安慰她,那样会让我崩溃。
    望着天上的满月,我觉得我的血液好像在诡异地奔流着。
    我突然厌倦了等待死亡。
    满月。
    高楼的夹缝里透出隐隐约约的血腥气味,缠绵在空气中,久久不散去。
    野猫在树丛里凄厉地低叫着,天心的耳朵里全是它的悲伤。
    天心蹲在树丛前,看着那只野母猫舔着自己早已死去的幼猫,一遍又一遍。可怜的小猫被人残忍地弄瞎了眼睛,拧断了脖子。母猫不停地唤着自己的孩子,完全不明白孩子已经无法再回应它。
    天心的心中是愤怒和悲伤。人这种生物,卑劣残忍起来,真是令人发指。
    “那猫叫得真讨厌,不就是弄死了它的小猫么?”不远处,坐在街边长凳上的长发男子抽着烟对着自己的金毛朋友抱怨。
    “妈的,我现在就去弄死它。”放下手中的啤酒罐,金毛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惊奇地发现路边蹲着的天心。
    “可爱的女孩子……”金毛笑嘻嘻地拍天心的肩,“你不知道晚上在外面游荡是很不**的吗?”
    天心盯着金毛,恶心得想吐,她的手指因为愤怒而颤抖。
    金毛望着月光下的少女,在看到她眼睛的那一刻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深邃的眼睛里仿佛有火焰在跳动,那么美那么生动。月光下,少女的皮肤如同上好的瓷器一般细腻光润。
    “我今天运气不错……”金毛喃喃地说着,眼中升起诡异的光。
    他伸手搂过天心,碰触到那柔软的身体。
    ���然,血光迸现!
    金毛惨叫着倒退,脖子上的血像喷泉一样涌出。颈动脉被割断的他无力地按住伤口想止住喷出来的血,却眩晕着倒在地上。
    天心颤抖着,手心里是爸爸刮胡子的刀片。今夜,本来想用它来终结自己的性命。
    不远处的长发男子看到同伴倒地,满身是血,眼中闪过戾气。他的手中弹出一抹雪亮的刀光,慢慢走向天心……
    天心倒在了地上,被自己温热的血包围住。她抽搐着看着月亮,安静地闭上眼睛。
    探了探同伴的鼻息,长发男子收起刀子,“晦气!”
    母猫的叫声变得像是鬼哭一般。大风刮过街道和树木,奇异地打着旋。
    月光倾泻在天心的身上,她的血液波动了起来,就像湖水一般荡起涟漪。
    长发男子腿一软就跪倒在地上。他瞪大眼睛,脸上的肌肉因恐惧而抽动着。
    一只白皙的手正从天心的血泊中伸出,只是一只手。那手上戴着古朴的紫金手镯,修长柔嫩的手指像是要抓住什么一般往上伸;又一只手伸出来了,接着是头和身体,还有腿!
    一个穿着古装的少女从血泊里完全爬了出来。她的脸在月光下如玉一般,那张脸分明和死去的天心一模一样!
    “你……”长发男子的喉咙里“咯吱”作响,极度的恐惧已经让他说不出话来。
    古装少女扼住长发男子的脖子,眼中杀机一动,手指轻轻用力。
    古装少女的视线滑落在天心的身上,神情复杂。她叹了口气,握住天心的手腕,将真气输了进去。
    天心苍白的脸上,睫毛微微动了动,她虚弱地睁开眼睛。她看到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古装少女,眼中是微弱的光亮。
    “你我命运血脉相连,我因你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古装少女感觉到天心的身体内生机断绝,时间不多了。
    “你……是我的前世?”天心的嘴角上挂着一缕温暖的微笑。她望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少女,“请你……代替我……活下去……”
    古装少女的手指轻触天心的额头,“你确定?”
    “我不想有人伤心。”天心看着古装少女的眼睛,轻轻开口,“请你答应我。我不想就这么被忘记。”
    “我可以用搜神术读取你的记忆,你*快乐的*痛苦的记忆我都会替你记得。”古装少女专注地望着自己的今生,心中感受着她的每一丝感受。
    天心的眼睛无力地闭上,觉得身体变得轻盈,宛如水中透明的气泡,一串串地流失在这个世界。*后的一滴眼泪从天心的眼角滑落。
    “天心……我会代替你活下去……真奇怪,我们的名字也是一样的呢……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吗?从现在起,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是你*后的愿望,我一定为你完成。”
    风里有紫色的雾涌了起来。那雾气无声无息,却有着*致命的杀意。
    抱着母猫,感觉它温暖的体温,天心叹了口气消失在黑暗的尽头。
    大风终于把紫雾吹散,死掉的人全部都化作了飞灰。
    医院。
    许医生拿着化验数据,表情复杂,有狂喜,也有惊讶。
    他的手指在颤抖,“你女儿的身体报告显示,她已经完全好了!太不可思议了!”
    许医生的对面,天心的爸爸有些茫然地重复医生的话,“天心完全好了?您不是说她快死了吗?”
    “这真是一个医学上的奇迹!”许医生握住天心爸爸的手摇晃。
    看着仍有些迷惑的天心爸爸,许医生继续保持自己高涨的情绪,“千真万确!天心可以出院了,她的身体非常健康!”
    “天心……可以活下来,可以继续上学?”天心爸爸回过神来,欢喜的泪水流了下来。他被突然而来的喜悦搞得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站起来,冲出门——自己得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天心,告诉天心她妈妈。厄运终于要离开了!
    医院走廊的长椅上,天心安静地坐着,握着妈妈的手。
    天心爸爸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他望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努力吸气,然后露出幸福的微笑,“我们回家吧。天心的病全好了。我们可以回家了。”
    戴面具的故人
    *深刻的记忆是什么?是爱。
    春日约就是天心记忆里*温暖的阳光。
    现在,天心就站在这缕阳光前面,心里郁闷得要死。
    自己好不容易学会了骑自行车上学,却在春日约的面前撞了树。
    春日约穿着白衬衣,眼睛温柔如春水。如果他的嘴角没有那忍不住的笑意的话,天心可以假装不知道他的存在。
    “天心,你总是这么莽撞吗?”春日约含笑望着天心,风度迷人。他记得天心**次见到他就把饭盒掉地上了。
    天心保持僵硬的微笑,心里暗想:那是因为我的今生沉迷于你的美色才会不断出状况。
    “听说你生病了,现在病好了可以上学了?”春日约保持着微笑,一副很关心天心的样子。
    “医生说我好了。”天心蹬着自行车飞快离开,“我先走了。”她不喜欢靠近春日约,总觉得他有一种捉摸不定的气质。
    望着天心充满活力狂蹬自行车的身影,春日约的嘴角是神秘的微笑,“明明觉得她生命已经渐渐枯竭。一个垂死的人怎么会突然痊愈,而且这么有活力?”
    优雅地走向学校大门,春日约决定好好研究一下天心是怎么痊愈的。
    天心完全是硬着头皮来深海学院上学的。
    人的记忆之海无限广阔,即使用搜神术也只能得到天心*深刻的记忆。很显然,功课对于天心来说不够深刻。
    中文系里所有的课本都让天心觉得像天书。她惟一熟悉的是小篆,但是考试不考。
    爸爸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堆在天心的面前,她却知道为了医病,家里的存款已经花光了。本来她想休学打工,爸爸却发了好大的火,硬是要她继续读书。
    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天心的内心世界却大雪纷飞。
    若有若无的妖气萦绕在周围,一只手搭在了天心的肩上。
    “天心,我好想你。”漂亮得如同洋娃娃的女孩子声音清脆。
    愣愣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天心的手指动了动,又缓缓放松。
    “天心,你不会病好了,连我也忘记了吧,我是苏唐啊。”苏唐笑的时候眼角斜飞,说不出的妩媚动人。
    “苏唐?”天心脑海中闪过零碎的画面:咖啡厅里,闪烁的烛光。苏唐交给今生天心一串殷红的手链。那手链上颗颗珠子都浑圆均匀,流动着隐约的白光。
    苏唐应了一声,拉了天心的手往刚建好的教学楼走,“你好多天没来学校了,我们现在都在新教学楼上课。”苏唐的手柔软滑腻,天心只觉得心里却有着微微的戒备。刚刚那一丝妖气到底来自苏唐本身还是她喜欢的什么东西?如果是前者的话,苏唐就是一只高明的妖兽;如果是后者的话,很有可能是那串殷红的珠链有问题。
    穿过碧绿梧桐生长的道路,空间的波动突然变得紊乱。
    全新的十八层白色教学大楼矗立在眼前,宛如俯视整个校园的巨偶。紊乱的波动就是从大楼深处散发出来的,带着不祥的气息。
    天心觉得,这高高的楼宇里似乎回荡着黑暗野兽压抑的嚎叫声。
    “你怎么停下来了?”苏唐回过头望着天心。不知道为什么,苏唐总觉得今天的天心和平常有什么地方不一样。
    天心笑了笑,“走得快了,有些心慌。”这个世界里处处隐藏着黑暗的气息,人来人往的城市比野兽咆哮的荒野还要危险。
    “是啊,你的病才好,我不该走这么快。”苏唐有些愧疚,她对天心笑了笑。
    天心突然觉得心底有了一丝温暖。
    走进电梯,天心有些不安。这金属的大盒子自己还是**次乘坐。医院里,自己死活都要走楼梯,可这一次逃不过了。
    电梯门缓缓合拢,天心望着金属门映照出的自己的脸,有诡异的感觉。
    一缕水流无声无息地出现在电梯顶部,它蜿蜒流动,颤了颤!
    一滴水落向了天心。
    透明的水滴带着隐约的杀气,宛如黑夜里潜入房间的毒蛇。
    天心本能地避了避,那水滴落在了地板上。水滴以极快的速度波动了一下,居然钻入了电梯的地板里。
    “你还是不舒服吗?”苏唐握住天心微凉的手,眼中掠过复杂的光芒。这只手一点也不像大病初愈的人的手,而是充满了力量,含蓄而优雅的力量。
    “还好。”天心简洁地回答。这幢大楼阴森森的,到处都是不洁之物。如果不是顾忌到周围有这么多人,她一定要好好清理一下。
    电梯门“叮”的一声缓缓滑开。
    13楼。
    大理石地板**而光洁,映着二人的身影。
    “这大楼是东南亚的富商赤夜行捐款修建的,上亿的经费呢。据说连方位和大楼结构图、材料等等都是由他指定的。”苏唐微笑,“还真是**。”
    “施工的时候是不是出事了?”天心喃喃地说。
    “是啊,有三个工人从脚手架上掉下去,真可怕,真可怜。”苏唐似乎有同感,幽幽地叹了口气。她完全没有在意为什么天心会知道出了事故。
    走廊里的灯光闪了闪,发出电流的“吱吱”声。
    天心望向苏唐,有些羞涩地开口:“苏唐,你知道哪里可以兼职做工吗?我想自己赚学费和生活费。”爸爸和妈妈太辛苦了,天心不能成为他们的负担。
    苏唐美丽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惊讶,她笑问:“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
    “我什么苦都能吃。”天心想了想,回答说。
    她武艺不错,剑法尤佳。可是这个世界似乎不准居民携带锋利的宝剑。跟着娘学了些歌舞书画,但是好像目前的世界比较流行什么芭蕾舞什么街舞。
    自己天生拥有灵力,能够斩妖除魔,但是大家都不相信妖魔的存在。
    “我有个伯伯的店里正好缺人手,放了学我带你去吧。”苏唐甜甜一笑。
    “谢谢你。”天心感激地握着苏唐的手。
    “我们是朋友呀。”苏唐轻快地回答。
    天心,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能够活着。但是,我很感激老天给我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
    孔雀楼
    孔雀东南飞,西北有高楼。
    孔雀楼位于城郊一处安静之地,却生意兴隆。它的楼下车库里名车争辉,全是客人们开来的。有**张扬的兰尼坚宝,也有安稳内敛的劳斯莱斯。
    天心却觉得坐这样的车憋闷得慌,还是骑马比较适合她。她想起自己以前的爱骑“微风”,心里发酸。自己放弃一切,来到这陌生的世界,却发现以前的记忆是那么美好。
    孔雀楼古色古香,古琴声在楼中悠扬回旋。
    “袁伯伯,这是我的好朋友天心。她想来您的孔雀楼学习学习。”苏唐娇俏可人地拉着孔雀楼袁老板的衣袖。
    袁老板文质彬彬,手里拿着玉烟斗,像教师多过像商人。他笑起来让人如沐春风,却是实实在在的厉害角色。
    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天心,“天心小姐想学什么?”
    天心目光沉稳,“其实我只是想找份兼职工作。”
    “天心和我一个学院的,她想兼职挣学费。”苏唐白皙的小脸上尽是恳求之色,“袁伯伯,你看天心可以做什么?”
    天心侧耳听了听,淡淡开口:“我可以做琴师。”
    袁老板眼中亮了亮,“没想到天心小姐年纪轻轻,却是知音。”他叫来经理,吩咐了一声。
    “那么,请天心小姐让我一饱耳福。”袁老板的视线落在天心柔弱无骨的白皙双手上。那还真是一双抚琴的妙手。
    苏唐诧异地看了看天心,没有说话。天心没说过她会弹古琴。再说,孔雀楼的琴师都是个中高手,天心却很有自信能够胜任琴师这份兼职。为什么?
    天心点点头,“袁老板,请。”
    孔雀楼中,客人们正安享美食,偶尔轻声说上两句。
    一缕琴音似乎自天际落下,柔柔落入人的心中。它是那样柔和,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在人们的耳边轻盈地飞舞,让人回忆起生命中*美好的事。
    天心专注抚琴,完全没发现温文尔雅的袁老板失态得连手里的烟斗都快拿不稳。
    袁老板心潮起伏,这曲调分明是自己祖上传下的一本残谱上记载过的。这世间居然有人能完整弹出。美妙的乐声,无所不至的气韵,让人沉醉不愿醒。
    琴声幽幽。优美的声音从天心的手指间流出,在这美好的黄昏,编织出一个明亮悠远的梦。是微暖阳光下的一抹微笑,还是深夜里忽然而至的一缕香魂?
    天心脑海里闪过心上人抚琴的身影,露出恍惚的微笑。在那个遥远的时候,自己是那么深深地爱过一个人。如今,为了寻找他,自己来到这陌生的世界,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
    琴音过后,人人心中若有所失,恨不得再抓住那*后一缕音符。
    天心静静坐在琴前,心潮起伏。
    吃饭的客人们还呆坐在座位上,连饭也忘记了吃,话也说不出来。
    袁老板眼中闪烁着泪光,苏唐则如同美丽的人偶一般不动不语。
    一名面容清秀的大堂经理低声向袁老板汇报:“鹤翔厅的客人想见一见琴师。”
    袁老板如梦初醒,望向亭中的天心,“我知道了。”这个叫天心的少女怎么会他**下来的天外之音呢?难道那支血脉并没有断绝?
    鹤翔厅的客人是本城神秘富翁桃之夭,他三年前从南美到本城定居,传说他拥有三个钻石矿。
    桃之夭很喜欢孔雀楼的斋菜,所以将鹤翔厅长期包下。
    “天心,我们的一位熟客很欣赏你的琴音,想见见你,你觉得如何?”袁老板客气地询问被大堂经理带来的天心。
    “如果你给我琴师工作的话,我没道理不听老板的。”天心笑了笑。这个世界里对自己*好的就属天心爸爸和天心妈妈。如果自己得到这份工作就可以自食其力,不用让天心爸爸和妈妈再辛苦。
    “苏唐,这次多亏你的**,我才能请到天心小姐。”袁老板取下手上的碧玉扳指,“你一直想要的东西就送给你吧。”这碧玉扳指苏唐很是喜欢,这一次,要不是苏唐,他也不能寻到这天心。
    “谢谢袁伯伯。”喜笑颜开地接过碧玉扳指,苏唐拉着天心的手,“我也要和天心一起去见你的老客人。我担心我们家天心被人欺负。”人一有钱了,就什么心思都有。她哥哥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她可得把天心看好。
    袁老板微微踌躇,接着点头答应。
    桃之夭平日里不怎么与人来往,但看得出不是简单的人。苏唐丫头虽然爱胡闹却看人很准,有她在,要放心一些。
    鹤翔厅里,桃之夭穿着暗黑带金的中式长褂,须发斑白,看起来就像是个古代微服的官员。
    只是,他双目睁开的时候,那种犀利的眼神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像一个垂暮老人。
    他的视线从天心进来后就没有离开过天心。
    “是你在弹琴。你叫什么名字?” 桃之夭望着天心的眼睛,肯定地说。
    “天心。”天心礼貌而疏远地回答。眼前的人有点不对劲,但她偏偏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很美的琴音。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天心,明天是我妻子的忌日,她*爱听琴,我想��你去我家中为她弹上一曲。”
    钻石爱人
    深海学院。
    天心背着书包,慢慢地走在金色的阳光里。
    一片阴影挡住了她。天心抬头,看到的是和煦微笑着的春日约。
    他的确有吸引女孩子的魅力。
    身材修长,本该显得犀利的深邃五官却被温柔的微笑调和成奇异的亲和魅力。
    他的眼睛不像同龄人那样简单清澈,那深邃的眼神很容易让少女想了解其背后隐藏的秘密。
    “天心,你是烹饪社长都****的蛋糕大师吧?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春日约望着眼前的少女,总觉得她变得好像另外一个人一样。
    天心的脑海里掠过一段记忆,那是天心含笑烤着蛋糕的样子,“春日约喜欢吃绿茶蛋糕?”如果天心还活着,她一定很高兴能够和学长说话,并且能帮上忙。
    “你怎么知道?”春日约笑了,心中有淡淡的愉悦,“我的一个朋友也特别喜欢吃绿茶蛋糕,我想请你做一个绿茶蛋糕。”他朋友苏公子喜欢绿茶蛋糕不假,不过爱吃的都是**酒店大师傅做的好东西。
    “没问题。不过,我马上要出去,明天可以吗?”天心点头应允。
    “我送你吧。”春日约扬了扬手指间的钥匙。
    坐在春日约的车上,天心有些不安。她总是不能适应这现代世界的汽车。没有马拉还跑得那么快那么平稳。
    忍住眩晕的感觉,天心勉强地微笑,“学长,你可不可以开慢点?”
    “好。”春日约转过头笑了笑。60迈的速度已经很慢了。天心不是那种让人惊艳的大美女,却自有清新甜美的味道。只不过,春日约感觉自从她奇迹般痊愈之后,她的气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前段时间你病得很重?”春日约的语气里是关心。
    “是啊,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好了。我猜是老天想我活下来照顾爸爸妈妈吧。”天心微微一笑。
    “你没有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奇怪的事吗?”春日约漫不经心地问。
    天心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随即却又甜甜地笑了,“有呀。”
    “哦?”春日约感兴趣地回应。
    “我遇到一只猫。”天心努力控制自己的嘴角不要抽搐。春日约果然不是普通人,他对她的“痊愈”充满了疑问。
    春日约心里有些恨恨的。天心身上没有妖气,可以排除被妖物附身的嫌疑。但她那明媚的微笑,却明显是在敷衍他。
    春日约踩了踩油门,车飚了出去。
    天心的喊声还在回荡,“喂,别开那么快……唔……我要吐了!”
    城郊的光明之山庄园。桃之夭就住在这里。
    光明之山本是一颗**钻石。它于1655年发现于印度戈尔康达地区的科勒尔矿山。它的原石重达800克拉。英王乔治六世即位后,1937年为王后伊丽莎白制作王冠,名钻“光明之山”被镶在伊丽莎白王后的王冠顶上十字架的正面。
    钻石富翁桃之夭将自己的庄园取名为光明之山,是表示他拥有这样的**美钻吗?
    走进英式风格的庄园,天心跟随着沉默的中年男管家前往桃之夭休息的偏厅。
    傍晚的阳光并不强烈,吹来的风有着淡淡的凉意。天心发现自己的耳环在轻微地颤动。这附近有妖魔的气息。
    园子里到处是美丽盛开的樱花,一切像是一个粉色的梦境。
    樱花飘落,天心隐隐约约听到了女人的笑声。
    嘻嘻……嘻嘻……
    偏厅里,桃之夭神色疲倦,他望着天心,神色复杂地说,“你在这里弹琴给我妻子听。”
    天心垂下眼帘。桃之夭的语气很奇怪,似乎她妻子马上就要来一样。
    偏厅里空荡荡的,只是在屋子正中摆放着古色古香的琴,四壁上全绘制着一丛丛怒放的蔷薇。
    天心坐了下来,静心抚了一曲《杨柳依依》。
    空气里沾染上了淡淡的腥味,天心突然觉得很想睡。此时门无声地开了。
    天心听不到脚步声,却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走了进来。
    “好可爱的……女孩子……嘻嘻……”一双冰冷的手轻轻抚摩着天心的头发。
    天心抬起头来,唇边是淡淡的冷冷的笑,“我也觉得我自己很可爱。”
    眼前的女人大约三十岁上下,面目如画,瞳孔里却有着钻石一般冷冽的光。
    “你没有睡着?”那女人有些惊讶地笑了。
    “如果睡着了,你会怎么样?”天心站起来退了半步。
    “别担心,这痛苦很快就过去,我不过是要把我的孩子放进你的身体里。”女人的瞳孔变成了银色。她有些痛苦地张开嘴,喉咙里居然慢慢爬出一只半透明的长虫!
    “我没兴趣当别人的奶妈。”天心望向女人的身后,“桃先生,这个女人就是您的亡妻么?”
    桃之夭脸色铁青,他的手里握着枪,“天心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妻子看中了你。”
    “真可惜,我并没看中她。”天心叹道。
    那半透明的长虫振动翅膀,箭一般飞向了天心的头!
    空气似乎被撕裂,发出尖啸声。
    那长虫被天心手中突然出现的长剑斩成了两半。它落在地上,居然化做了钻石碎粒!
    那女人受到惊吓一般倒退入桃之夭的怀中。
    桃之夭搂住妻子,“夜薇,别怕。”
    “她不是你妻子。”天心叹气。
    “她是!” 桃之夭固执地回答,晃了一下手中的枪,“放下你手中的剑。”
    “桃先生,我想知道在我之前你物色了多少女孩子带给你的妻子。”天心问。
    “36个。”夜薇靠在桃之夭怀里,恢复了镇定,“之夭,快杀了她。”
    “桃先生,你看起来不像有这么年轻的妻子。”天心终于明白自己觉得桃之夭哪里不对了——他分明不是自然衰老。
    “的确。我不是82岁,而是28岁。” 桃之夭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对不起,我必须杀了你。”
    子弹射出枪膛,天心望着这威力巨大的子弹飞过来的轨迹,出剑!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子弹“叮当”作响地在地板上跳动。
    “你到底是什么人?” 桃之夭害怕地退后。
    “在孔雀楼做兼职琴师的大学生。”天心回答,然后追问,“你妻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们在钻石矿脉深处遇到了……”桃之夭看了看妻子,没有再说下去。
    “不管她遇到什么,她已经不再是人了。”天心望向夜薇,“我不杀你,但是我要把你送回你原来呆着的地方。”
    偏厅里,天心四周的空间开始扭曲。
    夜薇只觉得自己的本体似乎要脱离这身体被拖往无间地狱。
    她相信,眼前的人类少女能够将自己的本体直接送回自己*不愿意呆着的地方。
    不!她宁愿和之夭死在一起!
    “我才不要变回一块没有知觉的石头,回到那寂寞黑暗的地下。我要活在阳光里,我要和之夭在一起。”夜薇,或者说妖魔抱住了桃之夭,长长的指甲刺入了他的心脏。
    她的身体突然着起火来。
    熊熊的火焰如同地狱烈火将一切焚烧。
    火焰里,桃之夭抱着妖化的夜薇,带着微笑轻声说:“我们*后还是在一起,不管去哪里我都陪着你。”他的白发被火焰舔食着,嘴角却带着满足的笑意。
    一切噩梦都始于三年前的南美。
    他发现了新的钻石矿脉,和新婚妻子一起去勘探。谁知道,他们惊醒了沉睡的魔鬼。
    沉睡在地下矿脉深处的妖物,被夜薇唤醒。早在它侵入夜薇身体的时候,夜薇就死了,然后那妖物复制了夜薇的记忆来到他身边。他其实是明白的,只是不愿意醒来,不愿意面对永远的离别。结果,他做了它的帮凶,害了那么多的人。
    每个月的第七天,它会醒来一整天,把卵排进一个活生生的少女的身体里。之后变回夜薇的样子,和桃之夭一起回忆往事,告诉他,它多么爱他。他分不清自己到底是爱着怪物还是爱着夜薇。
    一个月后,那卵就可以在少女的身体里孵化,然后飞回到它的身边,接着被它吞噬掉精气,然后打碎。桃之夭拥有无数的钻石,这些钻石全是妖物的孩子的碎片。闪耀的梦一样的钻石不过是小妖怪的尸体。
    天心站在庄园外,望着大火中华丽的庄园叹息。
    爱可以让魔鬼变成人,也可以让人变成魔鬼。
    青,这个世界是那么大,我怎么才能找到你?
    前世你为我舍弃了性命,这一世我一定要找到你,握住你的手,告诉你我爱你。
    ……
    目录
    CHAPTER 1 从古代到现代
    CHAPTER 2 情丝
    CHAPTER 3 人面
    CHAPTER 4 怪楼
    CHAPTER 5 杀局
    CHAPTER 6 金沙蛇灵
    CHAPTER 7 黑色命运石
    CHAPTER 8 蛇•复仇
    CHAPTER 9 尸茯苓
    CHAPTER 10背后的恶灵
    CHAPTER 11血之诅咒
    CHAPTER 12离歌
    番外
    编辑推荐语
    读史当从汉朝始,前可望先秦,后能观唐宋,远能知明清。
    ——军骑士(学者博客名)
    《大汉王朝》对历史的叙述正式而轻松,文字的流畅、故事的生动和见解的独特,让我读来如同身临其境、心潮澎湃。
    ——**眼(网友,当代文学博士)
    将汉朝历史以故事的形式加以表达,使历史的人和事获得*恰当的表现;以叙事作为表现历史本身的形式,并将人心与事实情节化,从而让我们得到历史的意义。这是我读该书的感悟。
    ——阿海(历史爱好者)
    历史大的趋势总是向前的。大汉王朝的历史在作者的笔下可谓惊心动魄、高潮迭起:大秦帝国的哀亡和大汉王朝的中兴;秦皇与汉帝同台竞演;英雄与才子各显神通;文人与骚客共谱华章;****抒写秦亡与汉兴,刘邦当仁不让登基定乾坤……好戏连台,说尽大汉王朝四百年。快哉!乐哉!
    ——李小蒙(历史博士)
    用如此的气魄来写汉朝的人与事,实乃我辈一大幸事!
    ——成都网友 《男生女生》知名作者•《公主志》大力**
    作者彭柳蓉是畅销杂志《男生女生》的**作者,已出版数十种作品。《公主志》大力**彭柳蓉的作品,精心绘制插图,精致封面装祯!
    彭柳蓉的作品属于“清新悬疑”风格,有些小小的恐怖,也有浪漫的爱情,属于现在年轻读者钟爱的一种类型。文笔流畅,故事情节起伏跌宕,具有很高的阅读欣赏性!配上精美的插图,和封面,属于流行的风格!
    《男生女生》和《公主志》都大力宣传,势要开拓出轻悬疑的新纪元。
    浪漫悬疑的延续 感人肺腑的开篇
    彭柳蓉一向以浪漫悬疑著称,她笔下的故事有着少女般的纯情也有着小小的惊悚,让很多读者爱不释手。《天心》除了继承了前两作的风格,还添加了尤为感人的爱情,让人看后不禁扼腕感叹。
    在预告出版的时候,很多读者都来询问《天心》的出版计划,这其中包括《男生女生》的读者,以及一些从单行本开始了解彭柳蓉的读者。
    《天心》的画手画风成熟、有自己的特点、色彩鲜艳、人物细腻。这本初尝了分镜处理,更加增添了书中漫画式的风格。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