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唐朝那些事儿
QQ咨询:

唐朝那些事儿

  • 作者:(日)辻原登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
  • ISBN:9787544240345
  • 出版日期:2008年07月01日
  • 页数:410
  • 定价:¥34.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这是一部全新的日本和式风味小说,它摒弃戏说的轻松,尊重史实的精彩故事。本书讲述的是:一个关于江山、美人、战争的动人故事;一场战争对一个鼎盛*朝的破坏,对社会的摧残;唐玄宗、杨贵妃之间权贵爱情的真相;*维、李白、杜甫与日本人朝衡的交往和友谊;唐朝之所以强大的博大胸怀;大唐、新罗、日本三国之间的主从关系;唐朝时期中国的风土人情;鉴真如何历尽艰险东渡日本。
    文章节选
    **章 没有牡丹
    年过二十还幻想联翩。这会是一种怎样的生活呢?
    藤原真幸二十岁。
    那天,他从甜美且伤感的梦中醒来时,带着酣睡后的快意,睡眼惺忪地突然问自己:“我这是在哪里?”
    四周微暗,从屋缝里吹进阴冷的凉风,轻抚着青年细细的脖子和手腕。身体稍微动一下,袖子摩擦到身上的被子,啪啪地闪出青光。这种现象在奈良是没有的。
    街上传来喧闹声。听得出那是卖东西的吆喝声,但不知到底是卖什么的。
    破晓的日光透过窗户格子照进屋里。退色的窗帘上沾满了灰尘。不过,窗帘上的蔓草图案仍清晰可辨。鼓声,是报晓的鼓声。
    “哎呀!我在洛阳。糟了,要迟到了!”
    窗外闪过一个黑影,真幸下意识地摸了摸腰问的长剑,这时才发现自己还没有穿戴呢。他吸口气,再吸一口,别无异样。环顾四周,想起来了:“这里是旅馆。”
    空荡荡的房间里,角落放着自己的柳条包。这是离开奈良时妈妈给准备的,经过风吹雨打,裂开了好几处。
    真幸梳理好睡乱的发髻,戴上头冠,穿上浅红色的上衣,配上白色的裤子, 再穿上黑长靴,*后在皮带上佩好宝剑。俨然一副平城宫大门卫士的装
    束。
    啪!啪!门外传来悦耳的响声。随着对柳条包的回忆和这悦耳的声音,刚才的紧张顿时消失了。他顾不得理会便跑出了旅馆。
    青年是昨天下午到洛阳的。**内专门接待外国使节团的迎宾馆——鸿胪客馆已有新罗使节团一行人住。除藤原清河大使、吉备真备副大使等要人外,使节团中的随从、留学生、留学僧等只得分散住在市内其他供外国人住的客馆里。
    真幸声称自己是护卫,要求和大使住在一起,但遭到拒绝。鸿胪寺相当于如今的外交部。负责接待的官员告诉他,这里是**,我们警备森严。
    日本遗唐使一行从扬州到洛阳,沿途遭遇了六次袭击,五人为此丧命。在京杭大运河与黄河交汇处的汴州,半夜上岸,不久就遭遇两名暴徒的袭击。不过,青年的敏捷和锋利的长剑获得了胜利。
    ��真幸,没事的,你去好好休息吧。明天一大早我带你去拜见皇帝,可别来晚了!”
    听大使这么一说,真幸不再多言。他跟着带路的人出了**,来到这家旅馆。现在看来自己赶不上谒见皇帝的时间了。
    “又要迟到了吗?”真幸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跑出了旅馆。在平成宫,他也时常因为迟到而挨训。
    他是一个性格开朗又充满朝气的青年。离开日本半年来,尽管在海上和中国境内遭遇过各种各样的危险,他也曾感到害怕,但并不畏缩。虽然他没有宽大的肩膀和粗壮的胳膊,但自从到了大唐后,目光更加有神,身手更加敏捷,充满了力量。
    出发前举行仪式,向春神祈祷旅途平安,光明皇太后也出席了。仪式上,大权在握的藤原仲麻吕特意走到真幸身旁,小声嘱咐说:
    “保护好清河,为你父亲洗去罪名!”
    这是绝不能让吉备真备听见的话。父亲藤原广嗣谋反的原因就在于僧人玄防和吉备真备二人。
    洛阳真冷啊!空气干燥,寒气逼人,、刺骨一般。真幸咬着牙想道:“还怕冷不成?”他无意识地又伸手握住剑柄。突然,他想起了刚才醒来时窗外闪过的黑影。
    自踏上大陆,频频遭到盗贼、暴徒的袭击,已有五名同伴被害。他前后杀死了十个歹徒,那种感觉*今还留在手上。所以,一感到有什么不对劲,他的手便自然地伸向剑柄。
    天气的寒冷还是分散了真幸的注意力。他未想到,在旅馆院子里的大榆树背后,有个人一直在盯着他。真幸走出旅馆,这个人也跟了出来。此人身穿蓝外褂,蓄着人中胡。
    真幸奔跑着。啪!啪!悦耳的响声又在他侧面的水渠上响起。他边跑边看,发现有人站在船头,手拿长杆敲打河面上的冰块,为小船凿开河道。
    啪啪的响声让真幸更加清醒。但是,去**的路却想不起来了。
    洛阳城有30万人口,东西长8公里,南北长8.5公里,四周是高5.3米的城墙。城南、城东各有城门三个,城北有两个,朝开夕闭。
    洛阳的人口和面积大约是平城京的三倍。平城京没有城墙。
    洛阳城内分成113个“坊”,每个坊的四周都用坚固的土墙围起。清晨,城内敲响报晓的鼓声,各坊门随之打开,人们开始**的生活。暮鼓敲响时,人们打点好手中的活计,各自回家。**的鼓声共800下。鼓声结束后,还不回到坊里,仍在街上游荡的人会被抓走。
    走出坊门,看着眼前宽阔的街道和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真幸惊呆了,分不清哪条路通往自己急着要去的皇宫。
    记得昨天被带到旅馆时,看到皇宫正门前有条大河。走过河上的两座桥,其中的一座听说是“天津桥”。沿着河边走时,恰好太阳落山,暮鼓响起。
    姑且先找到大河。就在东张西望时,真幸已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吞没。他拼命拨开人群挤了出来,却发现自己已站在一座石拱桥上。河也罢桥也罢,都比自己要找的小得多,而且根本看不到什么皇宫。
    突然,有人在自己耳边说道:
    “迷路了吧?”
    “天津桥在哪里?”
    他不假思索地问了路。
    “沿着这条渠一直向前走就到了。”
    蓝外褂、人中胡的男子指着左边说。
    “谢谢!”
    真幸跑下拱桥,沿着男子所指的左边的水渠赶路。路上到处是人,有拉板车的生意人、挑担子的小贩等,他们把一条路塞得满满的,根本跑不快。
    前面约20步左右的地方,从人群中突然冒出来一个瘦瘦的高个子青年。他身穿鲜艳的黄色上衣、蓝色长裤,手里提着青菜,快步向前走。真幸想着超过他。走到与他并肩时,回头看了一眼:“嘿,还是个孩子呀。”对方也用傲慢的目光回敬了他一眼。
    水渠与另一条小河相汇。在十字形的交汇处,水流减缓。河上有四座小拱桥。先前那个男子说一定能看见天津桥的,可没有看见。
    瘦高的青年追上真幸。与真幸肩并肩时,扭过头,脸上的表情分明说:“迷路了吧,乡巴佬?”
    “哪个是天津桥?”
    青年猛地大笑起来。真幸瞪了他一眼。
    “好怪的中国话。你果然是日本人。”
    “果然!什么意思?”
    “刚才从后面看你时就有这种感觉。你真是**次进城?哪有大清早就在这种地方闲逛的!”
    青年发出朗朗的笑声。
    “这个家伙!”
    真幸条件反射似的双手握紧腰带,摇晃着肩膀向青年靠近一步。
    “瞧,这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日本人,怎么看也不像新罗人。”
    “真哕唆,新罗桥在哪边?”
    “新罗桥?”
    “说错了,不是什么新罗。我问的是天津桥。这四个桥中哪个是天津桥?”
    “哪个都不是。”
    “那,是那边吗?”真幸胡乱地指着左边说。
    “不是。”
    “那么,这边?”指了右边,又指自己的背后。
    “都不是。”
    青年舞着手中的大叶子蔬菜,转身从水渠的十字口轻快地钻进了旁边的小巷里。真幸紧跟着追了上去。想到刚才那个人中胡的男人,顿时一肚子的火。
    “那个家伙居然骗我,我不会放过他的。”
    “我告诉你吧。下次别上当了。不管你是从哪里来的,在洛阳,谁的话你 都不要信。”
    “那你的话也不能信哕?”两人放慢脚步,相互看着。
    “我叫李春。”
    “我叫藤原真幸。”
    “跟我来吧。”
    “我是说要去皇宫的那座桥!”
    “我知道。遣唐使!”
    真幸这时才从正面打量这个年轻人。他有多大岁数?是和我差不多呢,还是比我小一点呢?模样长得非常俊秀,这就是大唐副都的青年吗?年轻人被他这么一瞧,低下了头。朝霞照在眼睫毛上,如露珠般晶莹透亮。
    “遣唐使,老摆着这样威风的样子,肩膀不酸吗?这是在洛阳,你放松一点吧。”
    “威风有什么不好?我是遣唐大使的护卫,今天早上我要保护大使去见皇帝。”
    “什么!你要去早朝拜见皇帝?”说着,李春开始跑起来,“来不及了!要赶上的话,快跑吧!”
    顺着小路左拐右拐,*后来到了一条较宽的榆树林荫道上。
    “不要跟在我后面跑,你要跑到前面去!看见前面那个大的石栏杆了吧?
    那就是天津桥。过桥再直走百步左右,就是皇宫正门。”
    真幸听完,超过李春,头也不回地跑去。
    “这下保住自己的位置了吧?”
    真幸的身后传来李春的笑声。
    真幸正要跑进正门,被金刚门神一样的卫兵挡住了。
    “出入证!”
    “哪来的什么证!我有急事,让我进去!”
    “不行!不行!不行!”
    “哪需要连说三个不行呢?一个就够了。我是l3本国遣唐使藤原清河大使的护卫。让我进去!”
    真幸是个急性子,火气一下就上来了。他忘记了这里是大唐帝国的副都洛阳府的大门。在负责保卫平城宫、政府要人的左兵卫府里,真幸是个出了名的倔犟人。论弓剑武艺,他在奈良也是数一数二的。
    奇怪的是,还以为是在奈良,一副奈良武士打扮的真幸,方才口中说出的竟然是中文。
    金刚门神模样的大个头卫兵根本没把这个体格瘦小的日本毛小子放在眼里,连说了三个不行。真幸想吓唬对方,把手伸到剑柄上。
    “真幸,住手!不能拔剑!”李春已经来到他身后。
    “这不是李春吗?”卫兵高声说道。
    “这个日本小子样子倒是挺威风的。要是不听劝的话……”
    真幸手还握着剑柄。
    “真幸,你要是拔出剑的话,事情就闹大了。幸亏他是我从小的朋友。”
    在李春的帮助下,真幸进了正门。
    “这是他第二回帮我了。”真幸喃喃自语,顺着皇宫里的大道朝应天门跑去。回头看了看,李春早已没了影子。
    “连声谢谢都没说。”
    已经来迟了。应天门早已关上了。真幸垂头丧气,用怨恨的目光望着眼前巨大的、仿佛要压下来的大铁门。他在门前走来走去,不住地叹气。
    突然,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响声,铁门被慢慢地拉开。上千名官员按官位高低,戴着各种颜色的头冠,身着五颜六色的官服,在早朝结束后徐徐地走出来,宛如过节一般热闹。在人群的身后,**宫殿宽大的琉璃瓦房顶就像重叠的裙子一样,层层地铺开。两旁的楼阁华丽精美,令人感叹。
    真幸为眼前的情景而惊讶,呆呆地站着。
    “已经结束了!”
    突然有人抓住了真幸的胳膊。原来是大伴古麻吕副使。身旁还有戴着大红头冠,穿着礼服,仪表庄重的清河和真备、判官大伴御笠、高丽大山以及录事、翻译等人。
    真备严厉的目光使真幸羞愧地低下了头。清河大使这时笑了笑,宽慰地说:“算了算了。从扬州到这里,真幸一路上勇敢坚强。这回就放过他吧。”
    大使等官员一会儿还要出席鸿胪寺举行的欢迎午餐。清河给了真幸一些钱,让他自己去街上吃饭,彻底放松一下。
    真幸高兴地离开了应天门。
    可是,干什么去呢?去哪里呢?
    真幸马上想到李春。他是来中国后碰到的**位自报姓名的朋友。……他到底是个什么人呢?
    出正门时真幸看到了刚才的卫兵,亲热地走了过去。
    “怎么,回去了?没赶上早朝吧?你是大使的卫兵,怎么搞的!
    “唉,今天失职了。我问你,李春住在哪里?”
    卫兵指着街上热闹的那个方向说:“那边。他可是个了不起的人,不能把他家的地址随便告诉你。”
    “什么?不告诉我!”
    实际上卫兵刚才已经说出了淳风坊明月曲几个字,只是太快又含糊,真幸自然没听懂。见得不到地址,真幸指着眼前繁华的大街叫喊道:“知道了,不就是那边吗!”边说着,胳膊还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一叫喊加上动作,引得来往的行人都朝他看。每个人的脸都是土黄色的,地位的反差反而使他们盲目地自负。真幸自己也说不清楚,总之都是些异国人的面孔。
    真幸感到人群中有一双眼睛正高高在上地盯着自己,格外敏锐。抬头看时不由得大吃一惊。是个女的,正骑在马上,所以眼光是从上面投过来的。
    真幸闻到了淡淡的香味,就是骑马人的身上传过来的。再看时,人和马都已转身,朝着天津桥方向奔驰而去。
    对!想起了那种香味和身影。自打到了中国,一路上也曾感受过好几次,偷偷地看过好几次。
    “我要去的就是这个方向。”真幸一边嘀咕着,一边追赶女人和马。
    过了天津桥,真幸陷入到尘土飞扬、车来人往的漩涡中。眼下站着的这条大街是横贯洛阳南北的**门街,宽100米,长4公里。
    道路两旁都栽着两行树,一行是槐树,一行是榆树。透过起伏的树梢可以看见涂有金箔、朱漆的佛教寺院,高耸入云。沿着碎石铺成的人行道,两旁是青砖盖的三四层高的房子,大多是钱庄、华贵的波斯服装店以及出售金银、玉器、玛瑙、琉璃的珠宝店。
    夹杂在人群里的真幸被周围这五花八门的店铺所吸引,早已忘记了马上的女人和香味。
    他曾听过奈良的朋友羽栗翼、羽栗翔兄弟俩讲述中国的事。兄弟俩出生在中国,每次回忆起在中国时的生活总要描述洛阳的繁华。而自己现在就置身于这种繁华中,兴奋得不知如何是好。
    羽栗兄弟俩的父亲羽栗吉麻吕在716年随遣唐留学生阿倍仲麻吕来唐,与一个中国女人结婚,生下羽栗翼、羽栗翔两人。735年,羽栗吉麻吕带着两个孩子随第十次遣唐使回国,乘的就是吉备真备、僧人玄昉回国时的船。那年,哥哥16岁,弟弟10岁。长大后两人都当了朝廷里的大官,因为懂中国话而被委以重任。
    真幸的家住在奈良的左京八条,与羽栗家相邻。兄弟俩都喜欢真幸,常对他讲起大唐的生活,并教他中国话。两人告诉他,到了洛阳一定要吃烤羊肉串和芝麻饼。虽然都是波斯人的食品,但好吃极了。洛阳可是个大地方,但长安比它还要大。
    兄弟俩还写了一封信,托真幸转交给在长安的妈妈。
    远处飘来了烤肉的香味,肚子咕咕地叫。从早晨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先吃饱肚子再说。想到这,真幸立刻跑到了**个摊位前面。只见羊肉片用长长的铁丝穿着,上面撒上茴香、大蒜和辣椒粉,放到火上烤。
    “这是羊肉串吗?”
    “是的。”长着红胡子的男人回答说。他有一双凹陷进去的蓝眼睛。
    “真香啊!”在奈良只有猪肉吃,所以真幸觉得格外的香。
    “这是芝麻饼吧?你是波斯来的吗?”
    “是啊。你是从哪里来的?”
    真幸挥手朝着东方一指,说:“那边。要过大海。”
    “我跟你的方向刚好相反,要穿过沙漠。”
    李春的家究竟在哪一边呢?真幸在街上来回地走着。
    走在中国的大街上,你如果打算深入两旁的小巷里去看看的话,那需要巨大的勇气。真幸还没有这样的勇气。眼前嘈杂的**门就把真幸变成了个乡巴佬,东张西望,走来走去。几个站在珠宝商店前,正议论着橱窗里的钗、发簪、镯子的妇人就此揶揄道:
    “呀,不是刚才走过去的那个人吗?”
    “是他!已经来回走了三次了。”
    “可刚才的那个人好像更有劲,手里还提着个东西。”
    真幸听到这话,转过头来。
    “刚才那人手里提的是菜吧。”
    是不是李春刚从这里走过?
    ……
    目录
    主要人物介绍
    序幕
    **章 没有牡丹
    第二章 被困洛阳
    第三章 西域歌女
    第四章 告别洛阳
    第五章 大唐帝国
    第六章 刘小秋
    第七章 宦官
    第八章 徒劳的小夜曲
    第九章 被盗的信
    第十章 元宵夜深沉
    第十一章 骑兵队士兵
    第十二章 各自的秘密
    第十三章 邯郸之乱
    第十四章 花影
    第十五章 叛徒
    第十六章 不能停下
    第十七章 夏天的蜘蛛丝
    第十八章 踏上旅途的我们
    第十九章 漂泊
    第二十章 大聚会之后
    第二十一章 让我死……
    第二十二章 举兵
    第二十三章 较量
    第二十四章 皇帝的新想法
    第二十五章 真幸被捕
    第二十六章 三人之死的短篇章
    第二十七章 油滴
    第二十八章 大决战
    第二十九章 *后飘移的水滴
    第三十章 流亡政权
    第三十一章 瞬间燃烧的篇章
    第三十二章 春望
    第三十三章 安南的轻骑兵
    第三十四章 飞吧,麒麟
    编辑推荐语
    摒弃戏说的轻松小说,尊重史实的精彩故事,本书荣获日本第50届读卖文学奖,一部全新的日本和式风味小说,日本销售300���册。
    这是一部获得日本第50届读卖文学奖的小说。本书原名《飞翔吧,麒麟》。公元753年,日本第11次遣唐使带着秘密的使命来唐,却意外卷入安史之乱的巨大漩涡……随行的年轻护卫藤原真幸,英俊潇洒、剑术高超,身兼唐朝秘书监、卫尉卿的日本人朝衡,机智沉着,力挽狂澜。作者凭自己深厚的写作功底和精细的历史考证,以一个日本人的视角,重新诠释了玄宗与贵妃的千古情爱、杨国忠与安禄山的权力斗争,描绘了大唐时万国来朝的盛大景象,也讲述了朝衡和*维、李白的深厚友谊,日本与新罗的勾心斗角……
    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云谲波诡的故事情节,香艳迷人的浪漫爱情,针锋相对的攻守妙计……用这些精巧的元素垒造而成的小说,终使本书不愧为一部获大奖的文学巨著!
    作者在马行空般的想象力令人赞叹不已。安禄山造反时,阿倍仲麻吕究竟居住何处?做了些什么事?现已无史可考。对此,这位作家别出心裁地运用小说的形式填补了这一空白。通过严谨的情节布局和细腻的细节描写,成功地其文学想象力融会到文字中去,从而催生出了一部引人入历史小说。
    作者参照《三国演义》的创作手法重新展现了《长恨歌》和《唐诗选》的意境。可以说这是作者原先生十分成功的大胆尝试。此书的独特,不仅表现在创作上的新奇,而且表现在作者对日本人的闭锁观点——把阿倍仲麻一直当做“乡愁的和歌诗人”的看法——的一次批判。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