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鱼和它的自行车(陈丹燕著)
QQ咨询:
有路璐璐:

鱼和它的自行车(陈丹燕著)

  • 作者:陈丹燕著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总社
  • ISBN:9787532123681
  • 出版日期:2002年04月01日
  • 页数:191
  • 定价:¥16.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在七十年代柏林的女权运动高潮中,女权主义提出过一个**的口号,叫:一个女人不需要男人,就像一条鱼不需要自行车一样。到了九十年代,柏林的一家女子婚姻介绍所的名字,叫做:鱼在找它的自行车。
    一个北京的妇女问题研究者认为,上海市民**的妇女,在生活中看不见内心的理想,安身于小康的生活,沉湎于都市的时尚,生活的激情对于她们,就像自行车对于一条鱼一样。
    一个上海女子认为。对生活的激情,对过一种不平凡的生活的要求,对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这些事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鱼和自行车的关系。
    本书通过一个上海女子从十七岁的女孩,到为人妻母的成长过程,她像气球一样每当吹大,就会破灭的爱情,她像雀斑一样可以因为防护而变浅,但永不会消退的痛苦,通过她和大多数上海女子一样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故事,再现了鱼到底是怎样找它的自行车的。找到了以后鱼又是怎样照顾它的自行车。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条鱼,还有一辆自行车。
    文章节选
    在我的少女时代,在漫长的临睡之前的清醒的时刻,我总是合上眼,躺在枕头上,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我曾经想象过多少次将要和我手拉着手向前走的那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把爱情想象成两个人手拉着手,在有梧桐树的马路上走路。
    那时和我手拉手的人,是一个佩剑的白发苍苍的将军,而且是外国人。这样的奇迹当然没有出现。那时我是一个由于不平衡和害羞而非常严肃的女孩,甚至没有机会在校园里与一个男孩有哪怕是很朦胧的感情。我非常洁白也非常寂寞地从中学毕了业。但在我的��灵深处,我认真看不起那些骄傲但又惶惑不安的同龄的男孩子,我仿佛生来就期待着有阅历的男人,以及有军队背景的男人。这是我对男人的一种至高的礼赞,男人就应该是勇猛的、威武的而且是历经沧桑的,所谓侠骨柔肠吧。
    在睡前的种种含混不清的幻想故事中,这样的理想一次次闪烁着,好像幻想一样含混不清,而且又光辉四射的。但是这一个晚上,突然英文老师的脸出现了,他在那儿,像一盆风干的花一样,等着我,让我起鸡皮疙瘩。
    进口的糖果贵极了,但是很好看,买的人也不少。我也买了一斤。进口的糖果每粒都很大,放进嘴里的时候,我还不习惯。我看到一个女人称了一斤进口的糖,又称两斤国产的玻璃纸水果糖,然后让营业员把它们混在一起装。我马上懂得了她的聪明。水果糖是用*简单的透明玻璃纸抱着的,一点也不抢眼,正好和漂亮抢眼的进口糖混在一起,看上去又多,又好看。于是,等那个聪明女人走了以后,我也像她一样,称了两斤透明玻璃纸包的水果糖。糖果柜台的营业员们,到底是淮海路上大店的营业员,脸上有种很矜持的样子,个个都烫了头发,用白色的帽子轻轻压着头发,生怕把鬈发给压瘪了。她们也喜欢聪明人,遇到纠缠不清的人,她们就凶人家。
    当沙沙把他的手再一次伸进来的时候,我推开了他。我不能,也不肯让他打碎我心里的幻想。肉体的爱情是生活中的男人和女人要有的,是我和魏松的,可我和沙沙不是这种关系。
    沙沙张着他的两条长长的胳膊,他望着我问:“你不爱我吗?”
    我过去抱着他的脖子,我想要说,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说,从哪里开始,说什么。我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沙沙安静下来,他用自己的嘴唇来擦我的眼泪,我从前总是为流泪而害羞的,总是认为眼泪是*没有用处的东西,是魏松用江北话嘲笑的那种“大抒情”,我总是强忍住眼泪。到了吐鲁番,我在沙沙面前成了一个爱哭的人了。
    他说:“你们汉人都是这样的吗?”
    我说:“也许别人不这样,可我是这样的。”
    他叹了一口气,重新抱紧我:“我会一直记得你的,你是河流上的冰山。为什么你把日子过得那么累,要想那么多呢?”
    我说:“我不是你,沙沙,我得回家去,我得住在离吐鲁番那么远的地方,我可不想把水罐不小心打碎了,因为我来不及再走一次取水了。我得很小心很小心。”
    沙沙点头说:“我真想看见你在我家门口的大草场上骑着马的样子,你一定是个好看的女人。”
    我说:“等我的下一世,一定会投生到那里去。我就做那样一个女孩子,骑着马,唱着情歌来找你。我经过你家的门口,等着你出来”。
    到了深秋的时候,我去医院做毕业实习。我被分配在9病室,癌病房。
    这个病室*初原来是私立医院时的调养楼,所以坐落在医院的花园**。它算是医院里*独立的病室,所以用来给*重的病人住。那时候,大家的概念里.癌症差不多就是等死的意思。病室的房间小而舒适,只是干燥的陈旧的绿色墙面,里面像是飘动着一些烟。病人大多数都坐在床上,像等着什么。一路慢慢走过去,总有眼睛看我。那些眼睛像镜子,我从那里照出来自己是个健康无邪的小姑娘,正乖乖地在地板上走,嘴唇很红,脸也很红。
    一个护士悄没声地推着一辆白漆小车和我擦肩而过,拐了一个小弯,这时,我发现走廊的另一边,靠阳台那儿,还有一段极短但很暗的凹廊,通向一扇门。门楣上亮着老式的玻璃罩灯。护士进去,用脚勾上门。就在门打开的那一刻,我突然闻到一股捂得很久了的烂苹果味。
    阳台上有些旧了的藤条椅,有个又瘦又高的男人坐在椅上,穿着病员的紫袍子。他惊醒了似地看我。他的脸很白,所以头发和眼晴眉毛就分外黑.几乎像孩子。
    我的心剥剥地跳了几下。才松松地回到原处。
    我想到了英文老师,遥远地在我的脑海里一浮,我的心里剥剥地渴望着。
    我在那个男人低沉而惊奇的眼光里面,终于远远地离开了英文老师的阴影。大概有什么事情又要发生了吧!我心花怒放地想。
    我把手插进护士服的衣兜里,接着往前走,这样含着胸,背影会很柔和。今天早晨大家都找出各种借口折腾打扮,经过一个暑假.芬已经有了男朋友,她只穿了一件毛衣,还叫着热啊热啊,把毛衣脱了。而我,头天晚上就想好了穿薄毛衣,所以就对芬笑得明镜一般。连林小育这样纯洁的人,都在清早就起来,辛辛苦苦在帐子里做好了一个蓬松无比的刘海,不过被医院派来的护理带教老师毫不客气地全都塞到护士帽里去了。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时刻,我们不像**小姐.十八岁开一个大舞会宣告进入成人生活。**次实习的**天.就是我的大舞会。走过去,不回头,如果他在看我,我不去破坏我的形象,如果他已经不看了,我也用不着伤心。我的后背上一片灼热,我突然想到芬说,我的屁股太大,像妇女一样。我几乎立刻就想逃走。
    突然,一股烂苹果气味,甜腥腥地漫过来。一间病房靠门的床上.笔直地盘坐了一个老太太。那干瘦无比的老太太紧紧抓着一块西番尼吃,把好好的点心捏得烂柿子一样。她的眼睛明亮如刀锋。她叫:“小姑娘是新来的?”
    我点头。
    她看看我的身体:“你不冷啊?”
    “不冷。”我脸哗地烧上来。
    “怎么会不冷!’’她反驳我,尖锐地看我,特别像尺一样量了量我胸围,她一定看出来了,如果我加上件毛衣,会将仅有的一点曲线全掩埋起来了,于是,她就抿住嘴笑。
    我赶快往护士办公室逃去。
    她在我身后很响亮地说:“去加件衣服,小姑娘,保暖比好看重要。”
    阳台上那人仍旧在看着我。
    护士办公室在走廊底,护士长正在配药间忙着。我走进去,看到洗手池里鲜红一片,是血。护士长说,是个白血病人死了,抢救时接的血.用了一点,就死了。她是个面容聪明的高个子,很白,眉毛却淡淡的。
    ……
    目录
    **章
    他离一个浪漫故事实在相差太远了。
    那时我并没有学会遗憾,这是大人才有的感情,我只是愤怒,怒为中烧。
    第二章我感到自己像一朵白花,在绿色的癌病室的背景前,极慢,但不能阻挡地伸展自己的硕长的骨朵,又娇嫩、又茁壮……
    第三章他什么都装做不知道,照样天天晚上按时回家,在桌子旁边看书,查词典、或者发呆,像一只热水瓶,或者一只冰箱,我觉得里面有东西,可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里面藏着什么东西。
    编辑推荐语
    本书通过一个上海女子从十七岁的女孩,到为人妻母的成长过程,她像气球一样每当吹大,就会破灭的爱情,她像雀斑一样可以因为防护而变浅,但永不会消退的痛苦,通过她和大多数上海女子一样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故事,再现了鱼到底是怎样找它的自行车的。找到了以后鱼又是怎样照顾它的自行车。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条鱼,还有一辆自行车。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