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红尘——亦舒精选
QQ咨询:

红尘——亦舒精选

  • 作者:(加)亦舒著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
  • ISBN:9787544222471
  • 出版日期:2002年10月01日
  • 页数:198
  • 定价:¥12.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周如心从小在姑婆的“缘缘斋”学修补陶瓷手艺。一位中年人黎子中曾请求如心为他修补一只极破碎的陶瓷瓶。为此,两人结下了缘分。不久,黎因肝癌离开人世,临终把他名下的衣露申(幻觉)岛赠与如心。几乎与此同时,姑婆也无疾而终,她将缘缘斋留给如心。
    周如心一时变得很富有,但她却因痛失亲人而忧伤。她决定到衣岛休养一下,在岛上,她无意中发现了一盒骨灰和灰里焚烧过的戒指,好奇心促使她着魔般地陷入了黎子中与其恋人苗红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中……
    文章节选
    周如心有一份非常特别的职业,她的工作是修补瓷器。
      当然不是普通缸瓦,一般碗碟跌崩口,或是落地开了花,多数扔掉算数。
      周如心修补的是有市场价值的古董瓷器。
      年轻的她在初中时期就随一位长辈学得这门手艺,老人家是她的姑奶奶,即是如心祖父的妹妹。
      那位周金香女士很喜欢如心恬静沉默的性格,资助她读书,听她讲心事,并且把这门手艺陆续传授给她。
      到如心正式为她工作时,她肯定已经年过六十,但不知怎地,保养奇佳,看上去只似五十多的人,嘴角看起来更年轻。
      她拿着客人送来的瓷器说:“其实所有东西破碎了都无法弥补。”
      如心完全赞同。
      姑婆加一句,“尤其是感情。”语气非常惘怅。
      她独身,是名符其实的老小姐。
      陈年有否为一段不可弥补的感情伤过心,已不可考,亦无人敢问,也许肯定有吧,如没有深爱过,怎么会有那么惘怅的神情。
      她继而轻轻地说:“这些人,易碎之物没小心爱惜,待破损了又拿来修补,呵,想骗谁呢!”
      如心不加思索地说:“骗自己。”
      姑婆嗤一声笑出来,“讲得好。”
      店开在都会旧区的古老大屋里,渐渐颇有点声誉,口碑佳,找上来的客人多数由熟人介绍,并没有太名贵的瓷器,不难应付,市面那么繁荣,收费略高也不为过,两婆孙生活相当舒泰。
      如心有次对着镜子问:“我是蓝领,或者白领,或者什么都不是?”
      如心在外国大学报了名读函授课程,选什么科目?当然是东方文物。
      因为工作性质清高,毋需参予人事纷争倾轧,周如心气质有异一般年轻女子。
      她脸上有一股秀丽的书卷气,举止飘逸潇洒,已有不少男士们问过:“那白皙皮肤又爱穿白裙的女孩是谁?”
      如心的特色是全身不戴任何装饰品,头发上一只夹钗也没有,全身不见耳环项链戒指,因不必赶时间,也不戴手表,看上去非常清爽自然。
      事情发生在一个夏日黄昏。
      姑婆照例在*热的两个月到欧洲度假,只剩如心一人守着店堂。
      为免麻烦,她迟一小时启铺,早一小时关门。
      那日黄昏,因为空气调节出了点毛病,故此找了人来修理,技工迟到,又检查得仔细,故此打烊时已接近六点。
      她正拉上闸门,背后有一个人焦急地说:“慢着,小姐,你可是缘缘斋负责人?”
      如心无论什么时候都气定神闲,闻言微笑转过头去,只见叫住她的是一位年约五十余岁的男士,头发斑白,身形维持得相当好,但神情颇为沧桑,这个时候,他甚*有点激动。
      如心轻轻问:“有何贵干?”
      那位男士料不到转过头来的会是一位大眼睛女郎,那漆黑的双瞳叫他想起了一个人,他愣住了。
      倒是如心提醒他,“你找我们?”
      那人才答:“是,是。”
      “我们已经打烊,明天早上——”
      “不,小姐,我有急事,请破例一次。”
      他掏出手帕抹去额角上的汗。
      如心想,如此凑巧,可见有缘,且看看他有何事。
      她重新开启闸门,“请进。”
      那人松口气。
      如心招呼他入店堂,用一只宣统宜兴茶壶泡了龙井茶。
      茶壶上有延年二字,那人注意到,忽然苦涩地笑。
      他把手中拿着的一只盒子放到桌子上。
      接着递一张名片给如心。
      如心低头看到黎子中三个字,名片上没印有任何衔头。
      如心微笑,“黎先生,请先喝杯茶。”
      黎氏像是自如心的笑靥里得到颇大的安慰,拆开盒子,“我有一件瓷器需要修补。”
      如心莞尔,那自然,不然,何必赶来缘缘斋。
      黎氏声音又沮丧起来,“我赶着要,希望在**之内完工。”
      如心说:“先看看是什么情况。”
      黎氏叹口气,打开盒子。
      如心看到的,只是一堆大小碎片。
      她抬起头来,看着黎氏。
      黎氏明白她的意思,“我知道,我知道。”
      如心轻轻说:“烂成这样,如何再补?”
      “不,请你帮帮忙。”
      “这并非无意失手,此乃蓄意破坏,由此可知,物主已无怜物之心,不如另外找一件**的。”
      黎氏无言。
      如心拾起碎片看了一看,“这本是只冰裂纹仿哥窑瓶,约于光绪晚期制成,不算名贵,由于谐音碎与岁,瓶与平,暗藏岁岁平安吉语,故受收藏者欢迎,它随时可以找得到。”
      如心已经站了起来。
      她打算送客。
      那黎氏抬起头,一脸恳切,刹那间他的面孔奇幻地变得非常年轻,神情像一个少年为恋慕意中人而充满纠缠之意。
      如心讶异。
      但随即他又恢复本来姿态,低下头,无限苍茫。
      不过如心已经感动了。
      为什么店名叫缘缘斋?总有个道理吧。
      她轻轻说:“黎先生,我且看看我能做什么。”
      那黎子中闻言吁出长长一口气,“谢谢你,谢谢你。”
      如心说:“不过,即使把碎片勉强拼回原来形状,你必需知道,瓶子也不是从前那只瓶子。”
      “是,我完全明白。”
      “有人应该对这样的蓄意破坏负责。”
      “那人是我。”
      如心又得到一次意外。
      “摔破瓶子的是我。”
      如心知道她不方便再问下去。
      “你星期三上午来取吧。”
      “那是两天时间。”
      “黎先生,修补过程很复杂。”
      “是,我明白。”
      他站起来,身形忽然佝偻,变得十分苍老。
      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小姐,你是专家,请问你又如何保护易碎之物?”
      如心闻言一笑,“你真想知道?”
      “愿闻其详。”
      如心坦率地说:“我家不置任何瓷器,没有易碎之物,也就不用担心它们会打碎。”
      黎氏听了如心的话,浑身一震,然后离去。
      如心注意到门外有等他的车子,司机服侍他上车。
      她先锁上店门,然后看着那一盒子碎片发楞。
      不是补不回来,而是补回来也没有用。
      不过那位黎先生硬是要付出高昂代价来修补不可修补的东西,就随他的意吧。
      那一晚,如心在店里逗留到深夜才走。
      缘缘斋有一种秘方胶浆,处理瓷器,万无一失,这次可派上大用场。
      把瓷瓶大致拼好,如心轻轻说:“破碎的心不知可否如此修补。”
      那夜她看了看天空,又说:“女娲氏不知如何补青天。”
      叹口气,回家休息。
      如心与姑婆同住,日子久了,与父母感情反而比较疏离,尤其不能忍受两个妹妹爱热闹的脾性。
      如心个多月才回一次父母的家,姑婆的家才是她真正的家。
      如心所言非虚,家中真无易碎之物,极少摆设,简洁朴素。
      第二天清早她就回店工作。
      拼好碎片,做打磨工夫,再补上瓷釉,做好冰纹,外行人离远看去,也许会认为同原瓶差不多。
      可是明眼人却觉得瓶子毫无生气,宛如尸首。
      如心对自己功力尚未臻起死回生境界甚觉遗憾。
      若由姑婆来做,当胜三分。
    ……
    编辑推荐语
    婚姻随缘
    可有可无
    有的话一样珍惜
    没有也一样高兴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