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左宗棠教子书
QQ咨询:

左宗棠教子书

  • 作者:喻岳衡 选辑
  • 出版社:岳麓出版社
  • ISBN:9787806651841
  • 出版日期:2002年10月01日
  • 页数:131
  • 定价:¥8.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文章节选
    字谕霖儿知之:
    毛寄云中丞求治甚殷,其人心术亦正,大可敬,外间议论信口编造,殊不足信,此湖南福星也:昨复我书一函,今寄尔一阅。李仲云明白恂谨,断无错误。少云听言不聪,往往传之失真耳。
    尔在家读书须潜心玩索,勿务外为要。小楷须寻古帖摹写,力求端秀,下笔不可稍涉草率。行书有一定写法,不可乱写,未尝学习即不必写,亦藏拙之一道也。程于云-即此是敬”,老辈云“写字看人终身。不可不知。
    翔冈处已有信与之,且约其来,能抑其矜躁之气,虚心求是,未尝不可有为。炮价及招夫之费记只欠数金耳,尔可向其询明,如须百两以外,当由此间觅便寄还。盐厘局尚少数十金,亦须问明成静斋先生,以便还之,无使受累。
    近奉冲圣寄谕,我与涤公均平列。以后事益重,不知所为报。尔等在家切宜深自剑抑,不可稍染膏梁子弟恶习,以重我咎。切切。此谕。

    霖儿知悉:
    郭叔处递到尔前后两书,一切俱悉。
    所论重经济而轻文章亦有所见,然文章亦谈何容易。且尤论古之所谓文章者何若,即说韩、柳、欧、苏之占文,李、杜之诗,皆尽一生聪明学问然后得以名世,古今能几及者究有几人?又无论此等文章,即八股文.排律诗,若要作得妥当,语语皆印心而出,亦一代可得几人?一人可得几篇乎?今之论者动谓人才之不及古皆由于八股误之,*以八股人才相诟病。我现在想寻几个八股人才与之讲求军政、学习吏事亦了不可得。间有一二曾由八股得科名者,其心思较之他人尚易人理,与之说几句《四书》,说几句《大注》,即目前事物随时指点,是较未读书之人容易开悟许多。可见真作八股者必体玩书理,时有几句圣贤话头留在口边究是不同也。
    小时志趣要远大,高谈阔论固自不妨。但须时时返躬自问:我口边是如此说话,我胸中究有者般道理否?我说人家作得不是,我自己作事时又何如?即如看人家好文章,亦要仔细去寻他思路,摩他笔路,仿他腔调。看时就要着想:要是我做者篇文字必会是如何,他却不然,所以比我强。先看通篇,次则分起,节节看下去,一字一句都要细心体会.方晓得他的好处,方学
    得他的好处,亦是不容易的。心思能如此用惯,则以后遇大小事到手,便不*粗浮苟且。我看尔喜看书,却不肯用心。我小来亦有此病,且曾自夸目力之捷,究竟未曾仔细,了无所得,尔当戒之。
    子弟之资分各有不同,总是书气不可少。好读书之人自有书气,外面一切嗜好不能诱之。世之所贵读书寒士者,以其用心苦读书.境遇苦寒十,可望成材也。若读书不耐苦,则无所用心之人;境遇不耐苦,则无所成就之人。如朱表兄、黎姊丈即前鉴也,尔当远之。
    我在军中,作一日是一日,作一事是一事,日日检点,总觉得自己多少不是,多少欠缺,方知陆清献公诗“老大始知气质驳”一句,真是阅历后语。少年志高言大,我*欢喜。却愁心思一放,便难收束,以后恃才傲物、是己非人种种毛病都从此出。如学生荒疏之后,看人好文章总觉得不如我,渐成目高手低之病。人家背后讪笑,自己反得意也,尔当识之。

    孝威知之:
    接闰月二十一日信,知已安抵家中,途间均顺,*为慰意。先两日甫得尔都中四月晦日书,正以尔盘费少,直、东军务正急,颇为悬系,今竟安然无它也。
    会试不中甚好。科名一事太侥幸,太顺遂,未有能善其后者;况所寄文稿本不佳,无中之理乎。芝岑书来,意欲尔捐行走分部,且俟下次会试再说。我生平于仕宦一事*无系恋慕爱之意,亦不以仕宦望子弟。谚云:“富贵怕见开花。”我一书生忝窃*此,从枯寂*显荣不过数年,可谓速化之*。绚烂之极正衰歇之征,惟当尽心尽力,上报国恩,下拯黎庶,做完我一生应做之事,为尔等留些许地步。尔等更能蕴蓄培养,较之寒素子弟加倍勤苦努力,则诗书世泽或犹可引之弗替,不*一旦澌灭殆尽也。
    世俗中人见人家兴旺辄生忌嫉心,忌嫉无所施则谀谄逢迎以求济其欲,为子弟者以寡交游,绝谐谑为**要务,不可稍涉高兴,稍露矜肆。其源头仍在-勤苦力学”四字,勤苦则奢淫之念不禁自无,力学则游惰之念不禁自无,而学业人品乃可与寒素相等矣。尔在诸子中年稍长,性识颇易于开悟,故我望尔自勉以勉诸弟也。都中景况我亦有所闻,仕习人才均未见如何振奋。而时局方艰,可忧之事甚多,外间方面亦极乏才,每一思及辄为郁郁。尔此后且专意读书,暂勿人世为是。古人经济学问都在萧闲寂寞中练习出来。积之既久,一旦事权到手,随时举而措之,有一二桩大节目事办得妥当,便足名世。目今人称之为才子、为名士、为佳公子.皆谀词,不足信。即令真是才子、名士、佳公子,亦极无足取耳。识之。
    润儿今岁原可不应试,文、诗、字无一可望,断不能侥幸。若因家世显耀竟获侥幸,不但人言可畏,且占去寒士进身之阶,于心终有所难安也。尔母于此等处总不能明白,何耶?

    孝威览:
    鄂台寄到三月十七日信,知已安抵鄂中,计月底可抵家矣。途间因受风寒,复患腰痛、咳嗽,甚为挂念。外感无甚紧要,然频患感冒,究由体质不佳,且多服表剂,亦耗元气。到家后可安息调养,务令元气渐充,荣卫渐实,不为客感所侵,以慰我念。
    曾侯之丧,吾甚悲之。不但时局可虑,且交游情谊亦难恝然也。已致赙四百金,挽联云:“知人之明,谋国之忠,自愧不如元辅;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盖亦道实语。见何小宋代恳恩恤一疏,于侯心事颇道得着,阐发不遗余力,知动刚亦能父实际,可谓无忝矣。君臣朋友之间,居心宜直,用情宜厚。从前彼此争论,每拜疏后即录稿咨送,可谓钮去陵谷,绝无城府。*兹感伤不暇之时,乃复负气耶?“知人之明,谋国之忠”两语亦久见章奏,始毁今誉,儿当知吾心也。丧过湘干时,尔宜赴吊以敬父执,牲醴肴馔自不可少,更能作诛哀之,申吾不尽之意,尤是道理。明杨武陵与黄石斋先生不协,石斋先生劾其夺情,本持正沦。后谪戍黔中,行过汪渚,惧其家报复,微服而行。武陵之子长苍山松闻之,亟往起居,怡然致敬,呈诗云:“乃者吾翁真拜赐,异时夫子直非沽。奭犹有意疑公旦,奚部由来举解狐”后两韵不夏记忆,《沅湘曹旧集)中可取视之,此可谓知敬其父以及父之执者,吾与侯所争者国事兵略,非争权竟势比,同时纤懦妄生揣拟之词,伺直一晒耶?
    丁叟之事,家运不幸。吾悲其堪成大器,蘧早夭折,非仅乎常骨肉忧戚之比,暇或为文存之耳。
    轮船复奏已抄寄,想已得览,可见任事之难。
    少云一信寄去

    谕孝宽悉:
    勋、同来省,髓我赴酒泉。勋厚同敏.均可爱也。知以省试伊迩,告归长沙,端午后就道。请处分家事,兹条示于后。
    吾积世寒索,近乃称巨室。虽屡申儆不可沾染世宦积习,而家用日增,已有不能撙节之势。我廉金不以肥家,有余辄随手散去,尔辈宜早自为谋。大约廉余拟作五分,以一为爵田,余作四分均给尔辈,已与勋、同言之,每分不得过五千两也。爵田以授宗子袭爵者,凡公用均于此取之。
    念恕所呈请安帖子字画端正,吾甚喜之。可饬其照常读书,以求长进。饬勋、同过兰时检箧匣中物赐之。吾本无珍异之物,且赐孙亦不在珍异耳。
    诸孙读书,只要有恒无间,不必加以迫促。读书只要明理,不必望以科名。子孙贤达.不在科名有无迟早,况科名有无迟早亦有分定,不在文字也。不过望子孙读书,不得不讲科名。是佳子弟,能得科名固门阊之庆;子弟不佳,纵得科名亦增耻辱耳。
    吾平生志在务本,耕读而外别无所尚。三试礼部,既无意仕进,时值危乱,乃以戎幕起家。厥后以不求闻达之人,上动天鉴,建节锡封。忝窃非分。嗣复以乙科人阁.在家世为未有之殊荣,在国家为特见之旷典,此岂天下拟议所能到?此生梦想所能期?子孙能学吾之耕读为业,务本为怀,吾心慰矣。若必渭功名事业高官显爵无忝乃祖,此岂可期必之事,亦岂数见之事哉?或且以科名为门户计,为利禄计,则并耕读务本之素志而忘之,是谓不肖矣!
    勋。同请归赴试,吾以秀才应举亦本分事,勉诺之,料尔在家亦必预乡试。世俗之见方以子弟应试为有志上进,吾何必故持异论。但不可藉此广交游、务征逐、通关节为要,数者吾所憎也。恪遵功令,勿涉浮嚣,庶免耻辱。
    丰孙渎书如常,课程不必求多,亦不必过于拘束,陶氏渚孙亦然。以体质非佳,苦读能伤气,久坐能伤血。小时拘束太严,大来纵肆,反多不可收拾;或渐近憨呆,不晓世事,皆必有之患。此条切要,可与少云,大姊详言之。
    勋、同来言,坚以举家度陇就近侍奉为是,吾断谓不可。吾年已衰暮,久怀归志,特以西事大有关系,遽尔抽身,于心未尽,于义未可。然衰颓日甚,岂能久据要津?西事稍定,当即归矣。挈家累数千里,水陆兼程到陇,不数月或年许仍须整归装,劳费万状,是岂不可以已?陇地苦寒,水土不宜,气候大异,渚孙幼小,虑非所堪。吾方头白临边,岂遑分心内顾!自任缰圻,所有养廉均随手散去,计陕西所存不过二万余两台今岁言之。若眷属西来,盘费用度所耗不资。正恐归休以后两袖清风,无以为养,安能留余粟分赡子孙?且一家全染宫署习气,望其异日茹粗食淡,断有难能。而衰朽龙钟,更何堪以家累萦心也?是尔曹晨昏侍奉徒有其名,而吾以百年待尽之身怀百年未尽之虑,一如村老野夫,亦,可谓无聊**矣。尔曹思之。 丁叟.*叟先后天谢,两妇皆名家女,共抚一子,极为可念。李老姨晚景*此.赡养雉丰。吾意欲分致薄少与之。尔兄弟可共计议禀知,以了此愿。外家萧条,二舅欠数百两债,闻尚未清偿,息耗日增,家计日窘。吾意欲为早清夙债,俾得从容。夏经笙处拟由鄂台函致六百两,以供太夫人甘旨。莼农现在兰州,甚能治事,暂不急也。宗族中应山恤者,除常年义谷外,随宜给予。先近枝,后远族,分其缓急轻重可矣。此后爵田有成,则归爵田支销耳。
    ……
    目录
    身教与言教并重 喻岳衡
    咸丰二年一篇
    未署月二十三日(《小学》是圣贤教人作人的样子)
    咸丰十年三篇
    正月三十日(读书要目到、口到、心到)
    四月初三日(体质弱,安心静养尤其所急)
    十二月初二日(学业尚浅,不应试亦可)
    咸丰十一年八篇
    正月初二日(读书为能明白事理)
    二月初三日(读书明理便是好儿子)
    五月十二日(家中一切均从简省)
    六月二十三日(修身为齐家之本)
    七月十一日(用兵*贵节制精明)
    七月十五日(读书在穷理,作事须有恒)
    九月初三日(读书须潜心玩索,勿外务)
    十月二十三日(在家专意读书为要)
    同治元年六篇
    五月十七日(两试幸取前列,不可自谓本领胜于寒士)
    六月二十四日(发愤读书,讲求正经学问)
    八月初九日(年少正宜多历艰辛)
    闰八月二十一日(天地间人与物,早成必早毁)
    九月十日(少年侥幸太早,断不可轻狂恣肆)
    十月二十三日(试卷印一千五百本太多)
    同治二年四篇
    正月初六日(小时志趣要远大,但须返躬自问)
    三月十九日(衣无求华,食无求美)
    九月初三日(亏体辱亲,不孝之大者)
    十二月初五日(父母惟其疾之忧)
    同治三年三篇
    六月初十日(读书养身,及时为自立之计)
    八月初六日(欲为有用之学,岂可不读书)
    十月二十九日(远行难,世事坏,一切皆宜详慎)
    同治四年四篇
    正月二十八日(会试后在寓读书写字)
    三月十三日(留心检点,不可稍形纵肆)
    闰三月初七日(少年新进,切勿饮食征逐)
    七月初一日(会试不中甚好)
    同治五年一篇
    十月二十七日(尔等过崇安喻令实赔钱)
    同治七年三篇
    三月初一日(会试不必求中进士)
    闰四月十九日(送五百金与下第寒苦举人甚好)
    五月二十七日(会试事罢应即归省视)
    同治八年二篇
    四月二十四日(欲成人要从寒苦艰难中做起)
    十二月十六日(丰孙年尚小,功课断不可多)
    同治九年二篇
    三月十二日(尔母贤明慧淑,不知安闲享受)
    闰七月十六日(吾意不欲买田宅为子孙计)
    同治十一年八篇
    二月十一日(满甲之日不准宴客开筵)
    二月二十七日(途中宜细心检点)
    三月初十日(买书数千金何足惜,惟博览为难)
    四月十四日(与曾侯所争者国事兵略)
    五月十二日(读书行己,刻求精进)
    未署月日(功名忌太盛)
    十一月二十二日(立身行己,但求无愧此心)
    十一月二十三日(恤无告堂为省城义举)
    同治十二年三篇
    光绪二年一篇
    光绪三年一篇
    光绪四年二篇
    光绪五年五篇
    光绪六年五篇
    附录
    家中四篇
    左宗棠家世
    本书有关人物简介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