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
QQ咨询: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

  • 作者:李明忠
  •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 ISBN:9787229061678
  • 出版日期:2014年02月01日
  • 页数:372
  • 定价:¥29.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229061678
    • 作者
    • 页数
      372
    • 出版时间
      2014年02月01日
    • 定价
      ¥2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一曲《何日君再来》,自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唱红了无数**,成为邓丽君一生的微雕,却为何争议不断?屡屡被禁,却为何又风靡世界,*今传唱不衰?他善于把情感化为音符绕指为柔,也曾让乐曲在战火中胜过钢枪,留下无数传世名曲的。可他却因《何日君再来》而命运多舛……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分为“飘零的落花”、“长城谣”、“追寻”、“何日君再来”四个部分,记叙了刘雪庵为音乐倾注自己毕生心血的传奇而曲折的一生。他为世人奉献了颇具时代风骨、美轮美奂的音乐作品,在大时代背景下,展示了一代文化人的人生追求和艺术追求。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_李明忠_重庆出版社_
    文章节选
    如果没有突然的变故,这对才子佳人就走进婚礼的**了,谁知,就在热恋之时,哀音陡降!
    孙德志因朋友苦邀,去苏州东吴大学表演,不幸染上伤寒,高烧不降,不能吹风,不能晒太阳,还不能饮食,一吃就腹泻呕吐,几天下来,眼眶深陷,形销骨立,脸色白得吓人。
    刘雪庵赶往广慈医院,正碰上医生下病危通知。
    乍见心上人,雪庵几乎认不出了,才多久的时间?为什么会这样?握手,握住爱怜的目光,四目对视,流露着颤抖的忧伤。难受、悲痛撕咬着雪庵,心在流血!
    小孙的父母见着准女婿,却笑不出来,早就知道刘雪庵是个大才子,人也长得帅,在照片上见过,在女儿信中读过,朝思暮想,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以这样的方式。
    照料心上人,雪庵端屎倒尿,喂药送水;小孙喊饿,半夜里去找热豆浆,近视眼跌跌撞撞,拼命往回赶;读莎士比亚,读普希金,陪伴寂寞的时光。爱情是灵丹妙药,一周过去,小孙神奇地好起来。
    雪庵放心了,便要回学校去。专科毕业了,要入本科深造,有些事急着办;还兼着上海艺华影片公司特约作曲,一支曲子一百元的稿酬,一张唱片一百五十元的预付版税,竞卖激烈,雪庵正遭同行挤对。学院里的作曲家写的歌,演唱技巧复杂,又面向专业人士,和社会大众的需求有距离,雪庵一时还不适应。那个阵地重要啊,不光淘金,还可以获得去欧洲留学的通行证,站稳阵地,再挣一年的钱,就可以和心上人比翼齐飞欧美了。
    临别,小孙提了一个要求:“雪庵,你给我写个小传,就当我的墓志铭吧,我怕不在了。”说了,又拧着雪庵的耳朵,笑道:“不会的,我等你接我出院。”那笑容甜甜的,从心里散发出来,流淌着生命的色彩和光辉。
    雪庵起身道别,小孙突然从病床上坐起身,抓住他的手不放,一头黑发披散开来,遮住了白皙的脸蛋。雪庵抽出一只手,扶她躺下,又替她理顺头发,却理出一阵心悸:笑容没了,眉头堆着哀愁,泪珠,晶莹地盈满眼窝。小孙轻声问:“今朝离别后,几时你再来?”
    雪庵微笑着答:“事情一办好,马上就回来。”
    “哎,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红颜薄命啊,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雪庵的心被重重一击,一种温柔的痛弥漫开来,全身像被一万根钢针扎着,不知哪里在痛,却哪里都疼痛难忍。他俯下身子,深情地吻着心上人的脸,安慰道:“莫乱说,莫乱想,你已经快痊愈了,我很快就回来接你出院。”
    谁知,前脚刚踏进学校,不幸接踵而*——医生打错针药,小孙病情骤然恶化!
    一种锥心的痛肆意地闯进心中,他傻了,惶急地赶去广慈医院,小孙已经转去中西结合的疗养院了,刘雪庵可急坏了!他急忙找临床护士询问病情,护士说��是她值班,不清楚;找主治医生,医生的解释让他疑窦顿生:什么针药反应那么强烈?难道没做皮试?注射后没有观察?生命垂危怎么就转院呢?还是转去疗养院,这不是扯淡吗?于是论理,仗义执言,义愤填膺。医生不买账,嚷什么嚷?哪有医院不死人?你闹,医院是你能闹垮的吗?他勃然大怒,反被视为无理取闹,被轰了出去。刘雪庵无奈又悲愤,无处诉不平,又不能久留,心急火燎赶去探视小孙。
    静静的病房,隐约的灯光。两位老人守在病床前,红肿了眼睛,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难以言说。见雪庵进来,准岳父母鼻翼抽动,悲泪纵横,却又强忍着不哭出声来。
    雪庵轻飘飘走着,感到时空错乱,灵魂游离,眼前一片迷茫。他俯下身子,吻瘦小的手,吻苍凉的额和冰凉的泪。小孙睁开了眼,黯淡的眸子荡着一丝阴郁。“对不起,雪庵!”小孙的嘴唇翕合着,像两瓣飘零的落花。她悲哀,不舍,万分难受:雪庵很早就失去了父母兄妹,又离乡背井,亡命天涯,有太多太多的悲伤,而今,爱情在初恋时凋谢,这是不能承受的痛。我就要走了,让他独自承受打击和创伤,有负于他啊!
    “对不起,我不该回学校!”
    “这是命!”
    “不,你会好的,我去找医生,我找他们说理。”
    “没用了!他们把我转到这里来,就是要逃避责任。”
    “万恶的庸医,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雪庵,无处诉不平的。唱歌好吗?以前我唱,现在我听。”
    雪庵含着泪,唱:
    想当日梢头独占一枝春
    嫩绿嫣红何等媚人
    不幸攀折无情手
    未随流水转堕风尘
    莫怀薄幸惹伤情
    落花无主任飘零
    可叹世人未解侬心苦
    向谁去呜咽诉不平
    ……
    “不幸攀折无情手,向谁去呜咽诉不平?你是预言家,说得太准了。”小孙想抽出一只手,替雪庵擦眼泪,却举不起来,停了停,埋怨说,“都怪你,老是说我是一朵好花,一朵好花,好花不常开呀。懂不懂?”
    珠泪滚滚,雪庵紧紧握着她的手。
    又问:“小传呢?”
    看过了,神色不对:“民国六年生,写成八年。”凄然一笑,“错得好,我能多活两年了,天天给你录音。好了,我又有了两年的生命,可以完成学业了。”小孙的脸色一点点地红润起来。
    回光返照!雪庵的心揪紧了,飞快跑去喊医生,急得要下跪:“医生,我求求您,请您治好她!”
    医生赶来,一阵望闻问切,对雪庵低语:“抓紧说话吧!”
    “不!大夫,我求求你!”
    “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雪庵——”小孙在喊,声音微弱,两片嘴唇像枯萎的花瓣。
    他急忙俯下身子,把耳朵凑近她的嘴边。
    “臭袜子,及时洗。”
    “嗯!”
    “衣服要熨烫。”
    “嗯!”
    “近视,少走夜路。”
    雪庵哽咽……
    “写好歌,找个好姑娘……唱!”
    嚎啕大哭,他紧紧抱着心上人。
    “我走了,穿旗袍,朗诵的……白……旗袍……”
    黑云翻滚,天幕沉重地垂了下来。狂风扑来,鲜花片片零落随风而逝。阴暗而低沉的长空,笼罩着无边无际的缥缈和虚无。
    孙德志的父母昏厥过去,被紧急送进急诊室治疗,观察。刘雪庵留下处理小孙的遗体。
    手推车叽叽咕咕,推到病床前,护工动手搬尸体。刘雪庵一把掀开他们,大吼:“脏手,不许碰!一个好人医死了,就想搬走?”他拥着孙德志,吻着她渐渐冰凉的脸,所有的挚爱和伤痛一起迸发,化作辛酸的泪水和嘶哑的哭声,天塌地陷,彻底崩溃,四肢无力颓然倒地。
    ……
    目录
    序 春蚕到死丝未尽

    **章 飘零的落花

    一、苦命儿

    二、刘校长

    三、鹏程万里是飞翔

    四、飘零的落花

    第二章 长城谣

    一、战歌

    二、流亡三部曲

    三、长城谣

    第三章 追寻

    一、《屈原》横空出世

    二、缱绻《红豆词》

    三、追寻

    第四章 何日君再来

    一、飞雁

    二、说了心腹话之后

    三、向谁去呜咽诉不平

    四、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五、每张笑脸都含着辛酸

    六、花开花谢飞满天

    附录:刘雪庵大事年表
    编辑推荐语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何日君再来》被无数人知晓,但它的作者——刘雪庵,这位写出《中国组曲》、《出发》、《前线去》、《长城谣》等曲目的优秀音乐家,这位撰写了《音乐与个人》、《由<出征歌>谈到歌曲的改良》、《电影歌曲应该注意的问题》、《音乐中的民族形式问题》等论文的杰出音乐理论家,这位被载入《大英百科全书》的***音乐大师,却因这首歌历尽艰辛。刘雪庵的遭遇是他所生活年代的知识分子的缩影,具有典型性。
    《何日君再来》究竟是不是黄色歌曲?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为读者还原了真实的刘雪庵,一位被遮蔽的大师,一位被误解的天才。
    《何日君再来——刘雪庵传》使读者进一步认识和了解这位音乐大师的作品如《何日君再来》、《长城谣》、《红豆词》等,认清作品创作的历史背景,还原了历史原貌。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