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香雪海
QQ咨询:

香雪海

  • 作者:亦舒
  •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 ISBN:9787536056176
  • 出版日期:2009年03月01日
  • 页数:199
  • 定价:¥20.00
  • 分享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祖籍江苏的香氏,有一妾侍之女,名叫香雪海,由于母亲失宠,雪海从小便在修道院过着孤独的寄读生活,直到父亲临终才与她相认,让她继承其在香港的产业。雪海的作风豪爽,我行我素,经常一袭黑衣,行为神秘,常人都认为她恃财傲物。
    关大雄在香氏企业谋得一职,对香暗中观察。相处中却被香之气质深深吸引,不能自拔,当他发现香亦对其有仰慕之意时,感情的天平失去了平衡……
    文章节选
    我与叮当踏入市立音乐厅的时候,就觉得气氛不对。
    偌大的音乐厅有两千六百多个位子,我们进场的时候己是八时二十五分,演奏将在八时三十分开始,但全部座位都空着。
    说正确点,只有*前三排,与*后三排坐着观众,其余的座位全部无人。
    叮当**个忍不住,她轻轻说:“明明一早挂出满座牌子。”
    显然其它的观众也有同感,互相窃窃私语。
    我说:“这次演奏早三星期出售门券,我们险些儿向隅。”
    八点半正。
    在深紫色丝绒幕升起之前,有一行观众约五六人,静悄悄进入音乐厅。
    我看清楚他们的成员是五男一女。
    女的独自霸占音乐厅*正中的位子,其余那五人并不坐她身边,分散在四角,仿佛在保护她。
    叮当困惑不解:“这是什么意思?这难道不是一场公开演奏?”
    很明显,除了前三排,后三排,全部的票子已被人以滑稽的手法包了下来。
    而这个人明明就是坐在音乐厅**的女客。
    我忽然感到愤怒。
    这是一场难得的小提琴演奏会,演奏人是鼎鼎大名的重阳庆子,这城市里有那么多的音乐爱好者,市政府花了纳税人不少钱,才礼聘得名家来演奏出一场,这女人凭什么买下所有的票子,来剥夺其它市民的权利?
    八时三十二分,丝绒幕升起,演奏开始。
    我无法集中精神聆听演奏。
    我不能理解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
    我盯着这女人的背部,只见她穿着一袭黑衣,一动不动,端坐着,全神贯注地听重阳庆子表演。
    我嘟哝:“这城里精神不平衡的人实在太多了。”
    叮当说:“嘘,听,出神入化的弓法。”
    那女人长发、梳髻。
    我看不清她的容貌。
    完场时观众零落但热烈地鼓掌,零落因为总共才那几十人,热烈是因为演出实在精彩。
    大概只有我一个人听而不闻。
    散场我们走的时候她仍然端坐。
    其余的观众都是知识分子,但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向她投去好奇的一眼。我与叮当坐在后三排,没有这种机会。
    我问:“她是谁?”
    叮当说:“城里那么多有钱人,谁知道?”
    “要不就包下整座音乐厅,干吗包剩前三行,后三行?”我按捺不住。
    叮当“咭”的一声笑出来。
    “关大雄,说你笨,你还真笨,若是整间音乐厅包了下来,又有谁议论纷纷,知道她今晚的威风史?”
    我长叹一声,“叮当,你真聪明。”
    她嫣然一笑,“不敢当,大雄。”
    第二天,报上便有花边新闻刊出:
    “黑衣女包下音乐厅独自欣赏名家提琴演奏。”
    记者言下之意,大对这个女人的“豪爽”作风表示敬意,这个势利可怕的社会,只要能够哗众取宠,就有跟尾的狗。
    音乐会虽已成过去,我仍然不甘罢休,打电话到相熟的朋友处询问。
    老陈是市政府音乐厅的经理。
    我开口便似审犯:“有人垄断演奏会的票子,你罪该何当?”
    “我知你指什么,”老陈笑,“早有记者来鼓噪过,你们根本不知事情首末,就乱叫乱嚷。”
    我冷笑一声,“愿闻其详。”
    “重阳庆子这次来港,全属私人性质,与我们无关,音乐厅亦由私人租下,而出售六排座位,只是事主一片好心,想与他人共赏重阳氏的奇技。明白没有,关大雄先生?”
    我作声不得。
    “真的那么简单?”我问。
    “当然就是那么简单,人家租借音乐厅确是作正当用途,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我挂上电话。
    神秘,无限的神秘。
    唉,大城市一向多奇人奇事,不提也罢。
    *于我。
    我是一个小人物。
    关于我本人的资料:
    关大雄、男、三十岁、独子、伦敦大学文学士,哈佛大学管理科学硕士,现任职美国元通银行营业部经理,月薪一万三千七百五十元,足够我七日零十二小时花用,余二十二日零九小时之生活费由父亲资助。
    我的缺点:好色、多心、贪图享受。
    我的优点:勤力、苦干、不喜出风头。
    致命伤:很有点脾气。
    *大的收获:我的女友叮当。
    叮当姓凌,信不信由你,她的本名就真叫叮当。
    叮当是一个作家。
    伊的小说畅销,可读性强,并且获得知识分子的好评,她每天工作时间只有两个钟头,短短时间内,一枝生花妙笔将故事发挥得****。
    **中,其余的时间,叮当用来玩,“玩”包括学葡萄牙文、摄影、杖头木偶、篆刻,也有音乐和各种游戏、逛书店、设计时装,更连带约朋友出来闲谈、喝酒、听音乐。
    叮当*近的嗜好是跟一位西洋老太太研究邮票设计,又查访世上所剩余年份*好的白兰地,到底还有若干瓶。
    叮当的生活无聊透顶,但是也丰富到绝顶。
    她之所以会看上我,可说是奇迹。伊摊摊手,“嗜好太多,没时间挑男朋友,只好随便拣一个。”吐吐舌头。
    其实不是这样,其实是我辛辛苦苦追求她。
    *于那半欢愉半辛酸的经过,不谈也罢,每个有女朋友的男人,相信都有此类经验。
    世上几乎没有一件事不引起叮当的好奇,对于生活,她非常热忱,太阳底下,都是新事,她性格全属光明面,给我带来热量。我爱这个女人。
    而且你别以为她长得不好,她是一个漂亮的女郎,又洒脱、聪明、圆滑、懂得穿懂得吃,经济独立、性格强、有毅力。
    想想写小说是多么寂寞的工作,伊坚持了十多年,且从不断稿。
    我们打算在今年底结婚。
    叮当说:“婚后养五个孩子,从此退出江湖。”
    我打趣她:“你进过江湖吗?”
    她会拍打我的背部:“宝贝,我曾经历的一切,你半丝头绪都没有。”
    我拉住她的手:“半斤八两,关于我,你又知道多少?”我笑,“你知否我一见金发蓝眼的妞,马上一颗心会咚咚跳?”
    “今天晚上的节目,难保你可怜的心不跳出口腔。**芭蕾舞团全体明星合演吉赛尔。”
    “你买了票子?”我问道。
    “是的,排半天的队。”
    “你找别人陪你去,我不再想踏入那间古怪的音乐厅。”
    “音乐厅有什么古怪?”
    “那个穿黑衣的女人,自以为可以包下一切。”
    “真奇怪,一个陌生人能令你困惑良久。”
    我说:“我问过老陈,他说重阳庆子音乐会由香氏航业主办。”
    “咄!”
    “咄什么?”
    “多日之前的事,你还记住干什么?”
    “香氏航运——你有没有听过?据说这间大企业的主人很爱好艺术,老接持艺术家。”
    “——成了名的艺术家。”叮当笑瞇瞇加一句。
    我也笑。
    叮当问:“我去看芭蕾舞,你上什么地方?”
    “找金发女郎喝酒去。”
    “祝你有一个愉快的晚上。”
    我们下午就出发了,我约好黄森玩风帆。
    我们到达茜草湾附近的海湾,清澈的水,深紫色的天空,太阳已经下山,天色犹自未暗,半明半灭,有种出奇的宁静美丽。
    黄说:“真想睡在这里。”
    “风帆专家,当心令夫人发脾气。”我说。
    他耸耸肩膀。
    风帆的篷犹如蝴蝶般彩艳,我俩顺风驾腾,左右回旋,享尽清风白浪,如此享受,做人夫复何求。
    就在这个时候,黄森说:“大雄,你看!”
    我随他所指看过去,只见一艘黑色的快艇以全速向我们驶来,黑色诡秘,船型凶恶,激溅起几乎近一米高的海浪。
    我大声说:“不要紧,我们目标大而且明显,不会看不到我们。”
    黄森到底是老手,“大雄,快,跳水游逃。”他嚷。
    “为什么?”
    “快艇正向我们撞来,快!”
    我说:“不可能——”
    快艇已似一支黑色的炮弹向我们冲来,黄森早已弃船不顾,游出去老远,我只好跟他做。
    说时迟那时快,快艇已经撞上来了,将我们的彩色船帆扯成碎片,随即不顾而去。
    我气炸了肺,在水中握紧拳头,大声叫:“他妈的,这简直是谋杀!草菅人命,报告海事处,马上叫水警轮来,马上。”
    我得不到答案,吓一跳:“黄森,黄森。”
    “我在这里。”他很镇静。
    我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他说,“正像你所说,让我们通知水警。”
    “你可记得快艇的号码?”
    “快艇上没有标明号码,但漆有一个字。”
    “什么字?”
    “一个‘香’字。”
    我心一动,像是触动件很重要的事,一时间却茫无头绪。
    我以*激动的语气向水警报告一切。
    水警说:“茜草湾对外三百米处的无名小湾,属私家水域。”他冷冷看着我,仿佛是说我自取其辱。
    我涨红脸,“胡说!”
    “先生,我怎么会胡说?”水警向我瞪眼。
    黄森阻止我发作:“大雄,听他说下去。”
    “这个小湾风景好,不少私人闯迸,主人忍无可忍,投诉多次,两位先生,你们恐怕没有留意告示牌吧?”
    我挥动手,“什么,我们差点惨遭谋杀,不但不获保护,且还被当贼看待——”
    黄森打断我,“即使我们误闯私家地,所遭待遇,也太离谱了。”
    水警摊摊手,“可是你们又不记得快艇号码,没有证据。”
    我啼笑皆非,“我一向以为这是个法治城市。”
    水警面孔森严地看着我们。
    黄森说:“我记得游艇上有一个‘香’字。”
    “香?”水警不感兴趣,“那可能是任何人的标志。”
    “香——”我仍然觉得这个字像是唤起了什么回忆。
    我同叮当说起这事情始末,一再申明,气得不得了。
    “你是越来越小心眼了,”叮当说,“*好一整条街都由得你关大雄一个人走。”
    “不是这样的,”我解释,“这跟走路无关,多少个下雨天,中环人挤人,伞擦伞,那些打字员模样的女孩‘啧啧’对我有烦言,我都不动声色。”
    “太伟大了。”叮当白我一眼。
    我气结,“你根本不是在听。”
    “我是在听,你说下去呀。”
    “叮当,你在家太久了,闲时取出鸡血石的印章,往朱砂印泥上盖一盖,对牢亮光盖个印,慢慢鉴赏,你根本不知道外头在发生什么事。”
    叮当微笑,“好,讽刺我与时代脱节。”
    “你只知道特地在大雨的时候约好诸闲杂太太小姐到半岛喝下午茶,贪其情调好,你可知柴湾的居民在下雨天早上六点便得出门,为了怕堵车迟到?”
    “这跟你放风帆受了气回来,有什么关系?”
    我气结。
    “你想我替你报仇?在专栏中把那艘黑色魔鬼游艇骂个半死?此间不少女作家具此类作风,可惜我不是其中之一,对于社会问题,我无能为力。”
    “*低限度,你有的是时间,你可以帮我调查的。”
    “你应当委托私家侦探。”
    “叮当!”
    “大雄,你的脾气老不改,去年有一部法拉利在香岛道超你的车,你就千辛万苦把车主找出来,在一盘国际象棋中把他击倒,才算出口气,大雄,你都三十多了,这样好意气,辛不辛苦?”
    我声音低了下来,“对,叮当,你说得对。”
    “这种无谓的意气,争来干什么?忘记它,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下不了台。”
    “如果我去买东西,跟态度不良的售货员争执,你会不会同情我?”
    “不。”我说,“好了,叮当,我答应你,我不再追究这件事。”
    “香港太挤,下个月我们到菲律宾去玩风帆,可好?”
    我“破涕为笑”。
    我非常努力地把这件事忘掉,同时安排假期,与叮当到马尼拉去。
    我们买的是头等机票。
    叮当这个人平时衣食住行都很经济,但坐飞机,不论长程短程,她一定搭头等,她说她的身体无法折迭,歉甚。
    对于她这些小习惯,我一律尊重,并无异议。
    飞机往马尼拉只需三小时左右,我们的一班飞机却迟迟不开,足足延时二十分钟。
    这次是叮当不耐烦:“发生故障吗?”
    我说:“恐怕是在等什么重要人物吧。”
    “*恨这种人,”叮当说,“要摆架子,耍**,干吗不自备小型喷射机?”
    我笑,“那岂非风流不为人知,犹如锦衣夜行?”
    隔壁一位洋太太说:“可不是!这些人非要令到别人不便,才会满足到虚荣心。”
    叮当说:“所以说可恶。”
    我笑:“现在看看是谁暴躁?”
    她翘起嘴唇,不语。
    后座的外国老先生说:“等一会儿迟到客上机,我们该有所表示才是。”
    叮当说:“对,我们鼓掌表示欢迎。”
    洋太太说:“妙极。”
    我召来侍应生,“到底是谁迟到?为什么要等他?”
    侍应生很尴尬,证明我们的猜想是对的。
    叮当正颜地说:“就算这架飞机是他的,既然出售机票载客,顾客的权利就大于他,什么意思!”
    侍应生低声下气,“对不起,对不起,已经上来了。”
    我转过头去,只见一行五个男人,夹着一个女子上机舱来,我不顾三七二十一,先替女朋友出了这口气再说,一个眼色,头等舱六七个乘客便大力鼓掌。
    那五个男人面色发青,又自知理亏,便佯装低头,那女子身穿黑衣,头戴一顶黑色网纱帽子,看不清楚容貌,独自坐开。
    兴奋完毕,我同叮当说:“很面熟,是不是?”
    叮当陷入沈思当中。
    我们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女人?
    可能吗?根本看不清楚她的容颜。
    忽然之间我脑中灵光一现,冲口而出——“音乐厅!”
    而叮当与我几乎异口同声地说:“黑衣女!”
    我连忙压低声音,“记得吗?重阳庆子的小提琴音乐会。”
    “香氏企业独自资助的音乐会。”叮当悄悄说。
    “香氏——香。”我睁大眼睛,“叮当,有没有可能?是否会得来全不费功夫?”
    “那艘撞上来的黑色魔艇。”叮当紧张地说,“我们这是第三次与她交手。”
    “这次她有什么理由?”
    “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她心理变态。”
    “叮当,”我笑,“现在是谁武断兼心急?”
    “你想想,一而再,再而三地耀武扬威,唯我独尊、表现自我,这种所作所为,是心理正常的人做得出来的?”叮当说。
    我半晌无语。
    后座静得很。
    叮当说:“幸亏这是个资本主义社会,有钱好说话。”
    “可是人家的钱比你多。”
    “不,”叮当马上回驳,“我与她所付的飞机票资是同样数目。”
    我点点头,“说得好。”
    “所以她没有资格叫我们等。”
    “算了,”轮到我开解她,“我们已经令得她十分难堪,别因她而损失一个愉快的假期。”
    其实我与叮当十分臭味相投,两个人都沈不住气,却偏偏会教训对方。
    叮当想一想,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瞌睡。
    叮当有时候也颇恃才傲物,颇有狂态,但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觉得她就算嘴巴上占些便宜,也带些自嘲性质,无伤大雅。
    不比这位黑衣女,简直有点“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味道。
    也许她已是老太太了,黑色面幕一掀开来,木乃伊似的面孔,吓得我们大声惊喊。
    我们怎能与一位老太婆争持?
    但看情形她身型又不似七老八十,我偷偷往后面看,没瞧到什么,便起身往洗手间,企图经过她身边时瞄一瞄,可是我一站起来,她身边的五名大汉也都忽然齐齐站起来,像肉屏风似的挡住视线。
    我撇撇嘴,心想:“好稀奇吗?香饽饽乎?”
    叮当像是会读我的心意,闭着双眼,抿着嘴笑,这小娘!
    “瞧我的。”她说。
    “你有什么好瞧?”
    “我去打听她的来龙去脉。”
    我拍一下自己的头,“我怎么没想到,现成放着赵世伯。”
    叮当笑,“*好是原机回香港,风帆也不必理,是不是?”
    “是。”
    她深得我心。
    她叹口气,“这就是我们住在这挤迫的香炉峰下原因之一吧!太热闹太精彩的生活,谁舍得放弃?”
    下飞机的时候,神秘女子身边仍然挡满保镖,我只看到黑纱被一阵热风带起。
    洋太太喃喃地说:“她以为她是积姬奥纳西斯。”
    看来不止我一个人对她有好奇心了。
    我与叮当在马尼拉胡混数天便折返回香港,马上捉住赵世伯来查黑衣女家底。
    赵世伯人称赵翁,是一个白手兴家的好汉,他有三个儿子,两个留美,不肯回来,一个承继了他的事业,干得有声有色,却又没有公子哥儿的积习,赵三是个极难得的人物。
    ……
    编辑推荐语
    还记得亦舒的小说吗?优美的文笔,恬淡的故事,带给我们的却是爱情的震撼!她笔下的爱情往往不那么简单,包含着太多人生的无奈与凄楚,字里行间萦绕着一种伴随着岁月流逝而来的淡淡心痛。她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看透世事洞明,然后烟消云散。
    “亦舒新经典”包括了本书在内的六本*新力作,每一本书自成一个浪漫别致的感情天地……
    “香雪海”。
    “多么奇怪的名字。”我的兴趣又勾起来,“多么美丽的名字。”
    赵世伯就手取出一本《辞海》,查给我看。“……江苏省吴县之邓��山,以多梅**,花时香风十里,一望如雪,清苏抚宋荦题镌香雪海三字于支峰石上。”
    我按住她的手,“对不起,你吃呀。”
    她笑了,一双眼眯成线一般,媚惑得惊人。赵世伯说得对,她不是一个美女,但她比美女更难抗拒,因许多美女心灵一片空白,她太有味道。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