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七夜谈(继《祸国》《琥珀森林》,十四阙新书上市。
QQ咨询:

七夜谈(继《祸国》《琥珀森林》,十四阙新书上市。

  • 作者:十四阙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 ISBN:9787510423659
  • 出版日期:2012年04月01日
  • 页数:224
  • 定价:¥25.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510423659
    • 作者
    • 页数
      224
    • 出版时间
      2012年04月01日
    • 定价
      ¥2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世间万物,莫不过…… 因绝望而死,源希望而生 失障目之叶,得自在菩提 今夜,寒风积雪,有暖暖暗香。
    ——《七夜谈》
    【**夜】:“生前不愿看你,不能唤你,不舍怜你,不敢爱你,现在,请让我一一补回来。”
    【第二夜】:“和我一起。将来的风风雨雨,我们两个人一起面对。别想一个人逃,别想再丢下我。”
    【第三夜】:城破了,家毁了,我,回不去了……
    【第四夜】:“世人看他,看见的是他**的姓氏、尊贵的衣袍,而我看他,看见的却是他的勇敢、睿智,与寂寞。”
    【第五夜】:拥抱得到的躯体;感应得到的呼吸;情投意合的欢喜……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第六夜】:我知道**夜的欷歔、第二夜的博弈、第三夜的执拗、第四夜的孤寂、第五夜的释怀……可我是谁?
    【第七夜】:属于第七夜的真相……
    ★当当网**赠送十四阙《祸国Ⅱ·归程》未刊登番外。显示全部信息
    文章节选
    七夜谈
    文|十四阙
    之一《朝夕》
    也许,我们所*终期盼着幸福的终结模式,不过是和心爱的人长相厮守,朝朝夕夕。
    ——题记
    【一】 我的名字叫小朝。
    是船*世家柳家的丫鬟。
    老爷年轻时曾历牢狱之灾,因此把膝下**的女儿柳夕送到他的*交好友——当朝左相沈刍处寄养。
    左相家有两位公子,大公子叫沈诺,二公子叫沈言。
    待十年后老爷从牢里出来时,小姐已经十七岁了。
    沈柳两家的交情经久弥珍,决定要亲上加亲。因此,左相向皇上讨来圣旨,为他的长子沈诺与小姐指婚。
    三月初七,便是大喜之日。
    这门亲事传遍了京城所有的大街小巷,可算是这一年里*受关注的大事件。
    然而,未等三月初七花轿抬到,三月初六,一场大火烧毁了小姐所住的彤楼,同时被烧毁了的,还有放在楼里所有的聘礼嫁妆,以及……
    小姐的性命。 没错,我的小姐柳夕,在三月初六时,用一把火结束了自己年仅十七岁的生命。
    柳府一夜间,由红妆更换了白妆,由喜事变成了丧事。
    而我,在一片身穿丧服的下人中,默默站立,凝望着灵堂**停放着的棺木,恍如置身梦中。
    老爷极爱小姐,因此选用的棺木亦是紫檀雕成,描金绣凤,好不精致。他坐在棺旁,想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哭得痛不欲生。
    一批批客人走过来,上香,施礼,劝慰,看入我眼,全是清一色的麻木虚假。
    他们根本不认识小姐,甚*,在小姐生前,那些个诋毁她的话,都曾从他们嘴巴里流过。
    他们说,柳家的那个小姐,作风不怎么端正呢……
    ���们说,有人看见柳小姐在上香时跟个男人勾勾搭搭,而那个男人,就是沈二公子……
    他们说,老大娶了柳小姐,其实就是戴了老二的绿帽子呢……
    他们说,听说沈大公子非常讨厌她,但被左相逼着娶,左相既然那么喜欢柳家的小姐,干吗不自己娶了得了……
    他们说他们说,他们说的那些个混账话,终于逼死了小姐,而今,却还有脸来给小姐上香!老爷,你为什么还要谢他们?是他们逼死了小姐啊!是这些人不负责任的道听途说夸大其词,*终,害死了你*爱的女儿……
    我心中像被什么东西滑过,冰凉冰凉。
    而就在那时,人群里起了一阵窃窃私语声,我抬起头,便看见沈二公子从大门外走了进来,一步一步,脸色苍白,失魂落魄。
    他非常非常俊美。
    左相家的二公子虽然体弱,但容貌之美,名扬京城,堪称**首秀。
    而且才情出众,诗画双绝,比之那个号称混世魔*的哥哥,不知强出多少倍。
    可是、可是、可是……若非是这样的他,又怎会传出那样不堪的流言?
    他走到堂前,点香,三拜,插于炉上。却不走,站在棺前时间长长。底下里议论纷纷,他也只当完全听不到,霜露明珠般的脸上,有着深深深深的一种绝望。
    *后,转身,跪倒在老爷面前。
    老爷大惊:“你这是做甚?”
    “是小侄害死夕儿,伤情所*,痛不欲生!”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脸上纷纷露出“这二人果然有私情”的表情。而老爷更是惊慌,颤声道:“你……你……”
    “世伯,”他抬起雾蒙蒙的眼睛,眉似远山目如秋波,美***,也哀***,“为什么你和我爹,都在夕儿的婚事上,没有考虑我?”
    是啊,他和小姐,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
    他和他的哥哥完全不一样:沈诺顽劣淘气,沈言乖巧斯文;沈诺吃喝嫖赌样样都会,沈言琴棋诗画件件精通;沈诺仗势欺人是京城有名的浪荡少爷,沈言温文正直是****的翰林才子……
    **重要的是,他对小姐从小关爱备*呵护有加,而不像他哥哥,跟小姐三天斗嘴两天打架,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
    他才应该是小姐的良人啊!
    但是,老爷,你和左相,却都只想把小姐嫁给沈诺。
    老爷脸上有着悔不当初的痛苦表情,颤巍巍将他扶起来,哽咽说:“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是啊,如今再说、再求,都晚了。
    沈二公子从怀中取出一叠诗稿,低声道:“这些都是昔日我和夕儿一起写的,如今烧了给她,好让她在黄泉路上,不太寂寞。”
    他将文稿一张张丢入火盆中点燃,火光跳蹿,映得他的脸,亦明明灭灭。
    当年,寒梅映雪,小小书斋,三小儿一同上学。
    沈言文采*好,深得夫子赞许,因此,小姐望向他时,眼里总是充满了崇拜。当他们两个探讨诗文时,沈诺就在一旁趴于案上呼呼大睡,偶尔翻身碰倒了砚台,手掌沾墨而不自觉,待得醒来一抹脸,就全涂在了脸上。
    每到那时,小姐就取笑沈诺:“言哥哥读书你也读书,言哥哥墨在胸中,而你倒好,墨在脸上,真是另辟新径啊!”
    沈诺怒,张开手道:“新径么?给你也辟一个好了!”
    小姐尖叫一声,连忙躲到沈言身后,其结果就是啪啪两声,沈言脸上印出了两个墨掌印……
    从小,沈二公子就是这样保护小姐的,无论闯了多大的祸,只要往他身后一躲,小姐就知道再也不会有事,她信任他,如信赖兄长。
    偏偏……有缘无分。
    诗稿在盆中燃尽,沈二公子俯腰轻泣,老爷搀扶道:“贤侄,起来吧。有你这份心意,夕儿在天上也瞑目了。”
    二公子不肯起,一双手臂忽然伸来,握住他臂,他抬眼看见来人,惊呼出声:“爹。”
    老爷亦在一旁同唤:“沈兄。”
    来人一袭紫袍,国士**,正是当朝左相沈刍。
    左相扶起沈言,转向老爷,低声道:“我……对不起你。子先,我对不住你,更对不住夕儿……若非我太想让她当我的儿媳,逼她嫁给我的儿子,她也不会……”
    他垂首,面容萧疏,黯淡无光。
    可他原本,是一个风华绝世,被先帝称之为“人中璧玉”的男子。
    左相非常非常喜欢小姐,对她的宠溺程度,甚*超过了两个儿子。从小,小姐和沈诺吵架,只要到他面前一说,他**会严惩沈诺替小姐出气。
    有次,小姐和沈诺比赛钓鱼,小姐技不如人,眼见得要输,她一脚踢翻沈诺的鱼桶,鱼儿顺水流出,掉回湖内,小姐拍手道:“你的鱼全没了,看你怎么赢我!”
    沈诺怒,扑过去也想踢掉小姐的鱼桶,小姐却早有准备连忙护在身后,口中笑道:“你踢不着你踢不着,我有三条而你一条都没有,臭沈诺你输了!”
    两小儿拉扯间,小姐脚下一滑,连人带桶一起掉进湖里,吓得府内下人魂飞魄散。
    左相知道后,根本不细问缘由,就把沈诺打了一顿,并罚他跪在堂前,整整一昼夜不准吃饭……
    是了,无论错的是谁,左相都会维护小姐。因为,小姐长得很像他少时仰慕的女子,而那名女子,后来嫁给了老爷。
    这成了他一辈子永远的遗憾。所以,他才会那么宠爱小姐,仿若第二个父亲。
    我垂下眼帘,在心中叹息,耳中听左相哽咽道:“若早知承我恩宠会导致这样的结局,我宁可再不看这孩子一眼,离她永远远远的……子先,对不起。”
    老爷相对抹泪道:“是夕儿自己福薄寿浅,与沈兄何关?而她性格太过刚烈,钻了牛角尖就不肯出来,竟用那样的方式报复我们……”声音一转,转为哀嚎,“不,她是在报复我,只是报复我一个人……”
    小姐一直以为她娘是难产死的,十五岁时才知道,夫人是自杀。
    老爷和左相是好朋友,在得知自己的妻就是*交好友寻找了十年的心上人时,就想把她让给左相,甚*写好了休书准备放她自由。却不想,夫人全心全意爱的,只有老爷。夫人羞愤悲苦之下,用一把火烧死了自己,用那样决绝的方式,宣告了自己的忠贞。
    因此,这一次小姐,用同样的方式,给老爷多年未愈一直流血的伤口上,洒了沉沉一把盐。
    老爷抱棺痛哭:“夕儿啊,是我害了你啊,是爹对不起你啊……我的夕儿,若你能活回来,爹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由着你啊……爹给你赔罪,爹重修你娘的坟,爹取消你跟沈诺的婚事,爹……”
    “岳父大人,你在说什么呢?”
    清悠飞扬的语音,仿佛来自天边,又仿佛来自地狱。
    我的心陡然一跳——时近黄昏,终于教我等到了主角。
    大开着的府门口,出现了一道人影,火红火红,几欲灼烧人眼。定睛看去,却是沈诺,穿着新郎的吉服,一步步,走了进来。
    大红色锦缎上用金线绣着龙凤呈祥,宽大的广袖与下摆水一般拖曳在地,他走过来,长发飞扬,带着三分的癫,七分的狂。
    是了,这个穿着吉服闯灵堂的男子,就是沈诺。
    小姐的未婚夫沈诺。
    小姐的命中克星沈诺。
    小姐生前……*讨厌的沈诺。
    府内三百余人,无一不是面色凝重神带悲伤,更有老爷左相和沈言哭得肝肠寸断,然而,只有他,依旧唇角上扬,竟是在笑。
    他沈诺,竟敢穿着吉服笑着进灵堂!
    左相先自色变,惊起道:“诺儿,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沈诺微微地笑,懒懒地答,每一步,都走得好轻佻,“当然是来拜祭我那未过门就死了的媳妇啊。”
    老爷沉下脸:“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吧。”
    沈诺挑眉:“奇了,同是沈家人,爹爹来得弟弟来得,为何独独我来不得?”
    “你还有脸说!”老爷气得跳脚,伸指指他道,“若非你行多不义恶习累累,更与红袖楼的小月亮纠缠不清,夕儿怎会不肯嫁你,若不是不想嫁给你,她又怎么会以死拒婚……”
    沈诺的目光胶凝在牌位之上,然后眉毛一跳嘴角一翘,又笑了:“这话说得更是有趣,我行多不义恶习累累也不是**两天的事了,你们先前不说,现在倒反来怪我。岳父大人,当初执意要把你女儿嫁给我的,可是你哪。”
    “你你你……”
    眼看老爷就要发火,左相轻轻拦住他道:“子先,你先别生气,看在我这张老脸的分上,就让诺儿拜拜夕儿吧,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有婚约在身啊……”
    老爷看了左相一眼,颓然而叹。
    有下人将香送到沈诺面前,却被他一把推开:“要这劳什子玩意儿做什么,来人,给我拿酒来。”随着这一句话,十二名青衣人列队直入,每人手上都捧着一坛酒。这些人我认识,都是沈诺的跟班。
    老爷震惊道:“你要干吗?”
    沈诺没有理他,径自取过**人手里的酒,掀去盖子,仰头喝了一大口,再挥袖抹嘴道:“好酒!不愧是十七年的女儿红!”
    “你你你究竟要干吗?”
    沈诺还是不理他,望着牌位道:“丑丫头,我知道,你一向*讨厌我喝酒。小时候我偷偷地在酒窖里喝酒,你就去我爹那儿告状,害我挨我爹打,我喝一次你告一次我爹就打我一次,加起来大概不下于一百次吧。从那时起我就跟自己说,没关系,总有**,我所挨的板子我都会讨回来,也总有**,你再也管不着我喝酒。这**可总算是来了啊,我这就喝给你看,这可是你陪嫁的十二坛酒,是你出生时就埋于地下的佳酿。哈哈,柳夕啊柳夕,你有本事继续告我的状啊!”说着,他举起坛子开始豪饮,直把周遭一干人等全都看得瞠目结舌。
    沈大公子的酒量,是京城出了名的千杯不醉。他日日喝夜夜喝病得咳嗽了也照喝不误,每每被小姐看见了,小姐就会咒他:“你干脆喝死得了!”结果,他还没喝死,小姐却先死了。
    还有一次,沈诺从红袖楼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在花园里遇见小姐,呆呆地盯着她看。
    小姐恼了,说:“你看什么?”
    沈诺喃喃道:“真美……你是这么这么美,美得遥不可及,美得让我心痛……”
    小姐和他一起长大,朝夕十年,他从没夸过小姐一句好话,还一直叫她丑丫头丑丫头,这还是头一回夸她美丽,小姐整张脸都红了,正在颤悸时,却听沈诺又道:“小月亮,你果然是我的小月亮啊!”
    小姐这才知道他将自己当成了名妓小月亮,再加上他扑过来抱住了就要亲,*此怒火哪还能熄,啪啪两耳光扇过去不算,更狠狠踹了他一脚,直将他踹倒在地。然后奔去找左相哭,说大公子醉了羞辱她,结果可想而知,沈诺被禁足了整整三个月,才准他再出房门。
    两人积怨如此之深,却被误指成了鸳鸯,如何能怪小姐会想不开,寻了短见?
    那边沈诺喝得极快,没多会儿,一坛酒就见了底,他用力往堂前一掷,缸裂瓦碎,残酒肆流,老爷和左相的脸,都变得很难看。
    而他长臂一伸,仆人立刻将新酒奉上,依旧是撕掉盖子,仰头狂饮。一坛、两坛、三坛……
    沈公子嗜酒,路人皆知,但喝得如此不要命,我却是**次看见。他这个样子哪是喝酒,根本就是在倒酒。
    当他喝到第十一坛时,左相终于忍不住上前道:“够了,别再喝了!”
    沈诺不听。左相将他手里的酒打翻在地,暴怒道:“我说,不许再喝了,听见没有?”
    沈诺被那一打,踉跄向后退了两步,停下来时,目光凌乱,似是醉了。
    左相沉声道:“来人,送大公子回去!”
    仆人上前正要搀扶,却被沈诺一把推开,眼神再次转为清冽,哑声道:“把*后一坛拿来。”
    *后一个捧酒者望望左相又望望他,颤颤地将酒递上。
    沈诺接过后,挡开左相前来拦阻的手,对着紫棺道:“丑丫头,这一坛,我不喝,给你喝。”
    他将酒慢慢地洒在地上,然后拎着空坛转身,摇摇摆摆地貌似离开,但是才走三步,身形突然一顿,只听噗的一声,血花飞溅,落在他身前的地面,一片嫣红。
    “大公子吐血了!”有仆人惊呼,想上前搀扶,却再度被他推开。沈诺一手捂胸,一手提着那个空酒坛,转头看向灵位,淡淡一笑:“如你所言,我真的喝死了……我喝死了,你可就满意了?”
    他的眼中忽然有了泪光,伸指点点紫棺,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丑丫头,你果然一直是我的灾星啊……死了,也是。”
    话音刚落,他就啪地倒了下去。
    吉服如烂泥般摊在地上,映着四周清一色的黑纱与白花,咄咄逼人的红。
    目录
    【**夜】·朝夕 【第二夜】·破城 【第三夜】·成碧 【第四夜】·无衣

    【第五夜】·有狐 【第六夜】·仙劫 【第七夜】·千年
    编辑推荐语
    本书仍有着十四阙鲜明的****的叙述手法——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悬念设计,细腻微妙的情绪渲染,精致妥贴的人物内心刻画,再加上她经典的聊斋式魅幻爱情……展开本书,魍魉狐媚活色生香,仙神灵秀仪态万千,丝丝交集脉脉相连,皆化了十丈软红内的痴儿怨女,缘深情长……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