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外国文学名著典藏-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选
QQ咨询:
有路璐璐:

外国文学名著典藏-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选

  • 作者:(法)普罗斯佩尔·梅里美 刘晖
  • 出版社:中国文联出版社
  • ISBN:9787505953024
  • 出版日期:2007年01月01日
  • 页数:310
  • 定价:¥27.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梅里美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中鲜有的学者型作家。他文字底蕴深厚,虽然不具备司汤达、巴尔扎克等人的锐利批判锋芒,但他在小说中将瑰丽的异域风光,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和性格不循常规的人物结合起来,形成鲜明的画面,是法国现实主义文学中难得一见的手笔,所以仅以十几个短篇就奠定了在法国文学史上颇高的地位。他的代表作《卡门》经法国音乐家比才改编成同名歌剧而取得世界性声誉,“卡门”这一形象亦成为西方文学史上的一个典型。
    本书选取梅里美六部中短篇小说。《马铁奥·法尔科内》、《古瓶恨》、《伊尔的美神》、《柯隆巴》都是名篇。
    文章节选
    马铁奥·法尔科内
    出了韦基奥港,往西北,朝海岛的**走,地势就迅速地升高,沿着弯弯曲曲、坎坎坷坷、时时有巨岩挡路的羊肠小道,走上三个钟头后,便来到了一片十分广阔的丛林的边缘。丛林是科西嘉牧人和躲避官府的犯人的家园。要知道,科西嘉的农人,为了省却施肥的辛劳,便放火烧他一片树林:如若火焰烧过了范围,那活该倒霉,他们才不管呢;无论如何,他们确信一点,即在大火燎过、树木成灰的这片沃土上播种,必然会有好收成。到了收获季节,他们只割麦穗,麦秆则留在田里,因为,要统统割下就太费劲了。而留在土中的树根并没有死掉,到来年春天,便发芽抽条,生出密密麻麻的枝条来,不消几年,就又长得有七八来尺高了。人们叫做丛林的,正是这种劫后余生的林木。它包括了各种不同的大小灌木,杂乱无章,纠缠混淆。只有手持利斧,披荆斩棘,才能开出一条通道,说到丛林的枝叶浓密和杈桠缠绕,便是灵巧的岩羊也钻不进去。
    如若您杀死了人,您就跑到韦基奥港的丛林中去吧,您可以平安无事地在那里活着,只要您带着一杆好枪,还有火药与子弹。不过别忘了,您必须带上一件有风帽的棕色大衣,既当被子,又当褥子。牧人会给您羊奶、奶酪和板栗,您根本用不着担心官府的缉拿和死者亲属的复仇,当然,您进城补充装备的时候,还得小心在意。
    18××年,我在科西嘉的时候,马铁奥·法尔科内的家就在离丛林半里远的地方。他在当地堪称富户,活得很有派,就是说,他什么活都不干,靠着由雇佣的牧人照应的畜群过日子,而那些游荡的牧人,为他山上山下地到处跑,赶着畜群转悠着寻找水草肥美的牧场。当我在那件我将叙述的事情发生两年后见到他时,我觉得他年龄*多只有五十岁。你们不妨想象一下,这是一个小个子,但却强壮,头发鬈曲,黑如煤玉,鹰钩鼻,薄嘴唇,眼睛大,炯炯有神,脸的肤色如同靴子的里子。他的枪法神奇无比,闻名遐迩,尽管在当地不乏众多的神枪手。比如说吧,马铁奥打岩羊从来不用大粒霰弹,远在一百二十步之外,他一枪命中,说打脑袋就中脑袋,说打肩膀就中肩膀,从不失手。夜晚开枪也同白天一样,百发百中。他的这一本事是别人告诉我的,对从未到过科西嘉的人来说,这种本领兴许令人无法相信。在深夜,人们在八十步开外的地方,放上一枝点燃了的蜡烛,蜡烛前再挡上一张盘子大小的透明纸。他举枪瞄准,然后,一人吹灭蜡烛,再等一分钟,他在漆黑一团中开枪,四次中有三次能打穿透明纸。
    这一如此超凡的身手,使马铁奥·法尔科内在地方上享有很大的声誉。人们既视他为好朋友,也看他作危险的敌手:此外,他热心助人,乐善好施,同韦基奥港地区所有的人全都和睦相处。但是,听说在他娶得妻子的科尔特,当年他曾毫不客气地杀过一个情敌,而且,这个对手无论在沙场上还是在情场上都是一把出了名的好手。至少,人们都说,马铁奥一枪撂去,就把正对着一面挂在窗前的小镜子刮胡子的那家伙送上了西天。事情了结后,马铁奥从从容容地结了婚。他妻子朱塞葩先是给他生了三个女儿,这令他十分气恼,*后,总算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福尔图纳托:儿子继承了香火,成了全家的希望。女儿们都嫁了好人家:当丈人的在必要时,完全可以指望女婿们两肋插刀,鼎力相助。儿子眼下只有十岁,但已经看得出,将来要成大器。
    秋天的一日,马铁奥和他的妻子早早出了门,要去丛林的一处疏朗地巡视放牧的牲畜。小福尔图纳托想跟他们一起去,但疏朗地太远;再说,总要有人留下看家;于是,父亲拒绝了他的要求:我们将看到,他对此会不会后悔。
    两口子已经走了好几个钟头了,小福尔图纳托静静地躺在家门前晒太阳,眺望着远处青黛的山岭,心想着,下星期日,他就要进城,去他那位当伍长的叔叔家吃饭了。突然间,他的遐思被一记清脆的枪响打断。他站起身来,转身朝传来枪声的平原望去。接着,又响起了几记枪声,零零星星,但却越来越近。终于,在从平原通向马铁奥家的小路上,出现了一个男人,头戴一顶山民们常戴的尖顶软帽,一脸大胡子,衣衫褴褛,拄着一杆长枪,艰难地拖着步子走来。他的大腿上刚刚挨了一枪。
    这人是一个强盗,夜里进城购买火药,半路上中了科西嘉轻步兵的埋伏。经一番奋力自卫后,他总算突出重围,但轻步兵穷追不舍,他只得以岩石作掩护,且战且退。追兵离他不远,负伤之躯又不允许他赶在被人追上之前逃入丛林。
    他走到福尔图纳托跟前,对他说:
    “你是马铁奥·法尔科内的儿子吗?”
    “是啊。”
    “我是贾奈托·桑皮埃罗。黄领子正在追我呢。快把我藏起来。因为,我实在走不动了。”
    “假如我不经过我父亲的同意就把你藏起来,他会说什么呢?”
    “他会说你做得对。”
    “谁知道呢?”
    “快把我藏起来,他们就要来了。”
    “等我父亲回来再说吧。”
    “叫我等!这是什么话!五分钟后他们就会赶到。快呀,把我藏起来,不然,我就把你杀了。”
    福尔图纳托冷静异常地回答他说:
    “你的枪膛是空的,你的腰囊中也早就没有子弹了。”
    “我还有我的匕首呢。”
    “可是,你能跑得过我吗?”他就地一跳,就蹿到那人够不着的地方了。
    “你不是马铁奥·法尔科内的儿子!你就这样让我在你家门口被他们抓住吗?”
    孩子似乎有些动心。
    “我要是把你藏起来的话,你会给我什么?”他说着,凑近了一点儿。
    强盗往挂在腰带上的一个皮口袋了摸了摸,掏出一枚五法郎的钱币,无疑,这是他用来买火药的钱。福尔图纳托看到银钱,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一把夺过钱币,对贾奈托说:“什么都不用怕。”
    话音未落,他当即就在房屋边的一垛干草堆中扒了一个大洞。贾奈托蜷缩着身子蹲了进去,孩子用干草把他盖住,只留一点点缝隙让他透气,从外表来看,一点儿都看不出这草堆里还藏着一个人。此外,他还想出了一条别出心裁的野蛮计策。他抱来一只母猫和一窝猫崽,把它们放在草堆上,好使人相信,那堆干草好长时间没有人动过了。随后,他看到屋子边的小路上还有血迹,就小心翼翼地拿尘土盖上,这一切干利落后,他又镇定自若地躺下来晒太阳。
    几分钟之后,六个身穿黄领子褐色制服的兵,在一个小军官的带领下,来到了马铁奥家的门前。这个小军官还是法尔科内家的远亲。(要知道,在科西嘉,亲戚的范围要比在其他地方广得多。)他名叫提奥多罗·甘巴:这是个十分能干的汉子,强盗们都有些憷他,好几人已被他缉拿归案了。
    “你好啊,我的小表侄,”他说道,朝福尔图纳托走来,“瞧你,都长得这么高了呀!你刚才有没有看到走过去一个男人?”
    “噢!我还没有长得跟您那么高呢,我的表叔,”孩子回答道,装作一派天真的样子。
    “快了,快了。告诉我,你有没有看到走过去一个男人?”
    “我有没有看到走过去一个男人?”
    “是啊,一个戴着黑绒尖软帽的男人,身上穿的是一件绣着红黄两色条纹的上衣。”
    “一个戴尖软帽的男人,穿一件绣着红黄两色条纹的上衣吗?”
    “是啊,快回答,不要老是重复我的问题。”
    “今天早晨,神甫先生骑着他那匹叫皮埃罗的马,经过我家门口。他问我爸爸身体好不好,我回答他说……”
    “啊!小油条,你敢耍滑头!快告诉我说,贾奈托是从哪里走过去的,我们找的不是别人,而是他。我敢肯定,他走的是这一条小路。”
    “谁知道呢?”
    “谁知道呢?我就是知道,你见过他。”
    “一个睡着了的人还能见到有谁路过吗?”
    “你没有睡着,无赖;枪声早把你弄醒了。”
    “您还以为,我的表叔,你们的枪还能打出那么大的响声啊。我父亲的喇叭口火枪打起来,**你们的响多了。”
    “你给我见鬼去吧!该死的小混蛋!我敢肯定,你一准见到了贾奈托。说不定还把他藏了起来呢。喂,兄弟们,你们进屋去找找,看咱们要抓的人在不在。他只剩下一条爪子了,可这家伙鬼得很,决不会一瘸一拐地逃回丛林。再说,血迹也在这里消失了。”
    “爸爸会说什么呢?”福尔图纳托冷笑着问道;“假如他知道了,他不在家时,有人进了他的屋子,他会说什么呢?”
    “无赖,”甘巴队长一边说,一边揪住他的耳朵,“你知不知道,要让你改口,全在我的一句话?要是用军刀给你拍上二十下,你没准就会开口了。”
    福尔图纳托还是冷笑不已。
    “我父亲是马铁奥·法尔科内!”他一字一顿地说。
    “你很清楚,小滑头,我可以把你带到科尔特或巴斯蒂亚去。我将把你关进监牢,脚上戴上铁镣,睡在草堆上,假如你不说出贾奈托·桑皮埃罗在哪里,我还将把你送上断头台。”
    ……
    目录
    马铁奥·法尔科内
    古瓶恨
    伊尔的美神
    柯隆巴
    卡门
    蓝色房间
    编辑推荐语
    打破传统的插图形式,将作家与作品、历史与现实有机地链接。大量珍贵的图片,展示历史风貌,评析作品特色,揭示作家个性。浪漫派主题与古典风格的**结合。
    读者如果想了解法国文学的独特风情,可以先不去读巴尔扎克和雨果,完全可以从梅里美开始,透过梅里美的《卡门》、《伊尔的美神》《蓝色房间》等故事,就可以真切地体会法国文学所特有的纯正与雅致。从某一角度上说,他在艺术上的精致程度,远远超过他同时代的许多作家,也正是因为这一独特性和他笔下所蕴涵的思想艺术性,才使他在世界文学之林中大放光彩。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