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跑动
QQ咨询:

跑动

  • 作者:许开祯
  •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
  • ISBN:9787514601121
  • 出版日期:2011年06月01日
  • 页数:312
  • 定价:¥36.8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跑动》讲述:南州市文化局长于佑安,工作上颇有理想,但不满足于现有的职位,欲谋位规划局长,以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负。故事刚开始,南州市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就因买官卖官被双规,南州政坛发生强烈地震,市委班子大换血势在必行。这时候于佑安发现周围的同僚都在跑官,他终于按捺不住,也开始了自己的跑官生涯。然而于佑安刚开始的跑动并不顺利,在接二连三的官场事故之后,经高人提点、同僚帮忙,于佑安渐渐发现了南州政坛复杂的官场内幕和派系关系,从此他的跑官生涯一步步走入正轨…… 许开祯,**作家。经历丰富,曾任政府秘书、国企
    目录
    **章 南州政坛地震后,于佑安意识到跑是一门综合功夫
    第二章 谋位规划局长
    第三章 因为改制的事,与副市长发生摩擦
    第四章 经过高人指点,于佑安逐渐认清局势
    第五章 跑离不开送,但要送得巧妙
    第六章 在形势彻底明朗前,绝不轻易放弃任何一条线
    第七章 在官场上,感情就是在关键时候想到你
    第八章 于佑安与规划局长的位子失之交臂
    第九章 向更高目标跑动
    尾声 上位市委秘书长
    凡事都要用心思,水浇到哪哪开花,肥施到哪哪长庄稼,心思呢?自然是用到哪哪结果。这是文化局长于佑安的人生格言,甭看它朴素,越是朴素的东西就越接近真理。
    下班时间已过了很久,于佑安还待在办公室。妻子方卓娅连着打了好几通电话,催他回家吃饭。于佑安说老婆你吃吧,我这里有客人。方卓娅生气道:“客人客人,**到晚就是客人,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
    于佑安笑笑,并不跟妻子生气。方卓娅是医生,在市人民医院儿科工作,医生是不懂政治的,就算懂,也只是皮毛。方卓娅眼里只有病人,于佑安很多事,她都不发表意见,偶尔说两句,也是点到为止。这一点方卓娅很聪明,不像有些女人,男人一当官,自己先就把持不住了,轻者参政议政,重者还要指点江山呢。方卓娅在医院的同事叶冬梅,每天都要花很长时间说她丈夫,丈夫单位每一件事,她都津津乐道,坐在办公室高谈阔论的样子就像她是撒切尔夫人,其实她只是���院财务科副科长。不过她丈夫倒是有权,南州市规划局长。
    方卓娅不,她从不在外人面前提自己丈夫,更不会对丈夫的工作说三道四。她对于佑安原来还要求高,指望着有朝一日也能夫贵妇荣一下,后来出了档子事,方卓娅醒悟了,知道男人有权并不是件好事,所以也不再抱那种妄想了。现在她对于佑安要求很低,**要注意身体,人可以卖给公家,身体不能。第二不能再有外遇,否则她拿手术刀把他阉了……
    这个“再”字,就证明于佑安已经有过一次外遇了。
    有了外遇妻子仍然能原谅你,一如既往地关心你,证明方卓娅是个好妻子,于佑安就这么认为。所以现在对方卓娅,于佑安基本上是言听计从,顺着她的性子的,当然有时候也会惹她生气。男人嘛,*大的特点就是不长记性。
    于佑安目前是南州市文化局长,对这个职位,于佑安心里是有怨言的。他曾做过不少努力,想让自己的“前程”更光明些,更有希望一点,谁知工夫总负有心人,于佑安非但没能“进步”,反倒离南州权力核心越来越远。他的老朋友、科技局长华国锐跟他有同样的境遇,也有同样的抱负,两人在一起,时常会发出一些生不逢时上错花轿嫁错郎的感慨。下午快下班前,华国锐又来了,先是唉声叹气一番,说这个科技局长实在没法干了,说是科技局,可跟科技沾边的事一点轮不上,整天就顾着给领导提鞋了。于佑安笑着说:“给领导提鞋也不错啊,领导就那一双鞋,你以为谁都能提,知足吧你。”华国锐怨气更大:“这鞋跟那鞋不一样,要是真能提到那鞋,苦死累死倒也值了,我提的是破鞋,领导早就扔一边的。”抱怨半天又说,“人家不把你当碟菜啊佑安,有油水的事,能挨着你我?”
    于佑安知道华国锐说的鞋是怎么回事,*近市里分给科技局一项工作,为南州科技事业树碑立传,重新梳理和总结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南州科技发展历程,说是要为南州竞争中国十大科技城作准备。这种事做起来自然没多大兴趣,热情就更谈不上,且不说南州过去三十年科技发展值不值得总结回顾,这种总结回顾跟你个人的发展前景有没有必然联系,单是竞争十大科技城这一说,就很有些滑稽。“科技南州”是上届政府提出的,南州实在找不到突围的路,政府绞尽脑汁,搞了几次专家会诊,又论证了若干次,*后竟提出个“科技南州”的口号,让人哭笑不得。南州有什么科技呢,卫星、导弹,还是高速火车?就连号称南州科技园的电子城,也不过是帮深圳人卖一大堆淘汰的电子玩具。而于佑安心里一直有个情结,就是想把南州的宣传支点和打造方向定位到文化上,“文化南州”四个字在他心里活跃了好些年,到现在仍然按捺不住地要往外跳。
    这是闲话,华国锐真正的牢骚,来自*近新上的科技大厦项目。这项目*早是由科技局立项的,从申批到征地再到项目发包,也都是科技局在操作,因为项目主体就是南州科技局,可那时华国锐不是科技局长,等他当了科技局长,项目又被前局长带到了新单位城西新开发区,前局长现在是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以前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现在是和尚走到哪佛像供到哪庙也搬到哪,华国锐上午参加了科技大厦开工仪式,面对三个多亿的大项目,心里当然愤愤难平!
    发完牢骚,华国锐说:“得动作啊于局,这么干耗着不行。再耗下去,热闹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怎么动作?”于佑安不紧不忙地问了一句。
    “还能怎么动作?一跑二送三要,我就不信,别人能做到的,你我做不到。”华国锐说得理直气壮。仕途走到他和于佑安这一步,算是个大坎儿,这个坎儿越不过去,你就原地踏步一直熬到老吧。华国锐当然急。
    “老套,这话说多少遍了,能不能来点新鲜的?”于佑安显得失望,还以为华国锐今天来有什么伟大创新呢。
    “那你来点新招啊,兄弟我也跟着沾沾光。”华国锐接过话,开涮起于佑安来。两人在南州是典型的死党,一个战壕里的兄弟,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一起做。于佑安模棱两可地笑笑,他脑子里是有一些想法的,但这些想法尚不成熟,还不便讲给华国锐。
    无聊中,华国锐拿起桌上一份文件,见是市委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党员干部作风建设》的通知,扫了一眼放下,取笑道:“还在洗脑啊,不错不错,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说完不过瘾,又道,“你是想做焦裕禄还是想做孔繁森,眼下南州就缺这样一个典型,反面的太多了,正面的就只好看你的了,你老兄要是冲刺成功,那可名垂青史啊。”
    于佑安没有心思开这种玩笑,同僚之间偶尔说说牢骚话可以,上纲上线的。话,于佑安从来不说,这点他比华国锐修炼得好。祸从口出,这是官场大忌,对于一个想在仕途上有大作为的人来说,管好自己的嘴比什么都重要。
    又东拉西扯一阵儿,华国锐走了,临出门时又强调:“你不动我可动了,到时别说我没吆喝你。”
    于佑安苦笑一声,将自己强制性地关在办公室,脑子里开始活跃一些事儿了。
    两个多月前,南州市委书记巩达诚和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卓群双双出事,巩、*二人暗中建立地下人才市场,封官卖官,收受贿赂,在南州公开选拔正处级干部,明码标价,将个别职位价格炒到百万元以上。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