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宫斗——青蔷天(全二册)
QQ咨询:
有路璐璐:

宫斗——青蔷天(全二册)

  • 作者:柳如烟
  •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 ISBN:9787801737250
  • 出版日期:2008年01月01日
  • 页数:0
  • 定价:¥48.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宫门一入深似海。青蔷、紫薇姐妹,两个原本天真纯洁的女儿家进了皇宫后,充满了未知与变数的世界就此展开。装神弄鬼的大皇子,不动声色的二皇子,高深莫测的淑妃,面目模糊的皇帝……所有知道和不知道的人,谁都像敌人,谁都又不像敌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皇宫的感觉”?自己的命运,却又掌握在谁的手中?
    文章节选
    **章 淑妃
    靖裕十一年初夏,皇恩浩荡,赐淑妃沈氏归宁。
    “参见淑妃娘娘,愿娘娘凤体安康,千岁千岁千千岁!”
    两个妙龄少女齐齐叩首下去,大的十五六岁,一身绛衣,亭亭玉立;小的只十二三岁,满脸稚气,一双大眼睛向上偷瞟一眼,连忙低下去,乌溜乌溜地转。
    “起来吧,自家人,不用大礼的。到姑姑这里来,叫姑姑好好看看。”珠帘内端坐的华衣女子笑道。两个少女对望一眼,起身,早有太监内侍用一柄嵌珠金如意打起帘子,帘内那女子的面目露了出来,满头珠翠映着一张绝色的丽颜。
    淑妃一手拉起一个少女,仔细端详手脸。两个少女都激动得浑身颤抖。淑妃放开她们,笑道:“好、好,一双美玉雕成的人儿。兄长,你真是好福气。”
    立身于帘外阶下的男子闻言深揖在地,忙道:“都是托娘娘洪福荫庇。幸她们各自也都努力,尽力不负娘娘厚爱。大女紫薇,自幼习琴,爪音也还听得;小女素馨,亦能画两笔草虫翎毛,另外各自女工针线,贱内也都时常看顾。”
    淑妃颔首:“很好,那都是用得上的……”却转脸问两个女娃,“你们说,咱们沈家为何三代高居上位?”
    紫薇福了一福,毫无惧色,盈盈回答:“那是因为沈家历代蒙受君恩,皇恩浩��。”
    素馨也福了一福,毕竟年岁小,颇有一番孩子气:“那是因为爷爷、爹爹忠心为国,勤奋努力。”
    淑妃又笑了,这一笑真可谓风华绝代,她拉着两个侄女的手,摇头道:“不是。我们沈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我在宫里受宠;我的姑姑也在宫里受宠。以后你们两个也要入宫,也必须受宠。那样你们的兄弟才能继续沈家的荣华,你们的侄子侄女才能继续沈家的富贵—明白吗?”
    两个小女孩再次对望一眼,愣愣地点头,淑妃手一摆,轻声道:“来人哪,看赏,送二位小姐下去吧……哥哥,本宫在内苑也时常想起自己的花园子,就请哥哥带路,叫本宫故地重游吧。”
    上代沈夫人在世时,偏爱莳花种草,整个京城都有名。现今老夫人虽已过世,这花草却依然有下人精心打理,花团锦簇郁郁葱葱,煞是醉人。淑妃轻摇玉步,环佩叮当,身后三步远外亦步亦趋随侍着尚书沈大人,太监宫女们则依照吩咐,都在后头遥遥随着。
    “……哥哥,她已然有娠了。”沈淑妃忽道。
    沈尚书身子一震:“那……那可有什么办法?”
    “办法?”沈淑妃轻笑,“本宫的‘办法’,上一次已然用了。她又不比那郑贱婢,毕竟是多少风雨一起过来的……这一次绝不能轻举妄动,你可知里面风声有多紧?万一让皇上起了疑心—”
    “可是,假使是个男的……”
    “那自然便是主上的第四皇儿—大皇子远在离宫,身上又背着当年那件事,并不足为惧;二皇子是上官皇后的嫡儿,不过皇后已死,倒也不怕;三皇子是我的孩子,只可惜……”淑妃随手在路旁花枝上扯下半朵牡丹,放在嘴里,咬那娇弱的殷红花瓣,“是时候了,该叫侄女儿们进宫里去了。”
    “娘娘,这两个女儿我都是悉心教养的,琴棋书画针黹女工丝毫不敢轻慢。”
    “那些有用,但是没什么大用。你以为皇上是谁?禁城中是个什么所在?哪个女子不是四角俱全貌比天仙?你以为本宫便是靠着琴棋书画针黹女工这些玩意儿,熬过几次杀身之祸、熬过上官皇后的死、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淑妃娘娘冷笑,把半朵撕揉得稀烂的花丢在地上,看都不看一眼。
    沈尚书垂手道:“娘娘……下官驽钝。”
    沈淑妃冷哼一声:“你倒知道自己‘驽钝’了?比起咱们父亲,你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你别忘了,我们沈家一非**,二非功臣,我们是三代外戚,半个朝堂的公敌。可现下连宫中都在传,淳儿、敦儿仗着我在里头走刀尖子拼出的那一点脸面,在京里越发无法无天了—你真是教的好儿子啊!”
    这话说得极重,沈尚书只觉汗流浃背,待要分辩,又不敢,何况自己那两个儿子的确是有些不检点之处—可是哪家高官的少爷,不是这样的呢?妹妹实在也太苛求了些。
    沈淑妃见他面色古怪,知道这个哥哥并未真听进去,不由暗自摇头叹息。说到底总是无奈,她不过是一个女人,步步如履薄冰自顾不暇,纵有天大手段,也只能在内闱翻云覆雨,也出不得这高高的黄瓦红墙—外头是只属于男人的世界。
    兄妹二人沉默着,只在花园中徐徐而行。来到凉亭外,尚书沈恪忙三步并作两步赶上前去,亲手卷起垂挂的湘妃竹帘。亭内早已摆满了各色蔬果蜜饯,沈尚书引淑妃娘娘落座,毕恭毕敬道:“两个犬子虽有些顽劣,可都还算有孝心的—这不,淳儿虽南下游历去了,可依然还记得娘娘省亲的日子呢;这可是今年的新云雾,是淳儿顶着大日头亲自看着那些茶女们挑着尖子掐下来的。”
    沈淑妃听闻此言,面色也微微和缓,叹道:“我不要这些虚妄,只求你们也多替我想想,也就是了……”话虽如此,却毕竟舒心,轻轻端起茶来,送到口边。
    —下一刻,*以端庄贤淑、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著称的淑妃娘娘却突然将满口的茶水倒喷出来,脸上都变了色,只是拼命地咳嗽。
    尚书沈恪给吓得愣住,忙问:“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沈淑妃犹自咳嗽,无法答话,只是怒瞪他,端的是秋波如电,眸光似雪。
    沈恪忽然醒悟,忙端起自己面前的那盏茶,轻轻抿上一口……这一抿,顿时气得他满面通红,青筋暴跳。沈尚书当即将那茶盏摔在地上,厉喝道:“去把茶房的人通通捆起来,不拘是谁,一人先抽十鞭子再说!”
    —原来不知是出了什么错处,那上好的云雾茶中,竟被人搁了满把的咸盐,又苦又涩,难以入口。淑妃娘娘全无提防,适才走得又实在有些渴了,便着了道,一下子仪态尽失,狼狈不堪。至于尚书沈恪,本来百般讨好还来不及的,此时更觉大伤脸面,又害怕妹妹不欢而去,也难怪他怒发冲冠了。
    但见主人如此,底下伺候的奴才们自然不敢怠慢,亟亟赶着去传令。沈尚书则忙着呼鸡骂狗,不迭地向妹妹赔罪;淑妃娘娘却余怒未消,只是冷着一张脸,不答话。
    不一时,去传令的人便回来了,却是满脸尴尬,想开口,又不敢。
    沈尚书皱眉问道:“怎么,这么快吩咐的事情都办完了?”
    那人支吾道:“大人,后面……后面……后面实在是乱……乱成一团了,那个……”
    沈恪直给气得眼前发黑,这些家人仆役平日里也算是精明能干的,怎么今天这种场面,却给他大砸其锅,唯恐他在娘娘面前丢丑丢得不够吗?
    —却听那人接着道:“郑茶房在满院子赶着青……青……小姐乱跑,说她存心害人,吵嚷不休,小的们实在是……拦不下她们,故而……”
    尚书沈恪忽然脸色一白,不说话了;而一直缄默不语的淑妃娘娘却插口问道:“青小姐?哪个青小姐?”
    那人不敢回话,只偷眼向沈尚书望去,淑妃娘娘的目光便也跟着落在沈恪身上。尚书大人终于无奈,蹙眉跺脚道:“娘娘,您不知道,微臣府中有个……有个‘疯女’,实在是行事乖张、无法无天的,**之事,怕就是她在其中捣鬼……微臣一定严加管束,严加责罚!”
    沈淑妃那一双如刀的眸光依然不离尚书大人的脸,缓缓发问:“既是疯女,怎还待在府中?怎又……叫她‘青小姐’?”
    尚书沈恪此时已然汗如雨下,他犹豫良久,方才压低声音道:“孽障,孽障!娘娘……微臣当年外放苏杭,曾……与一名风尘女子结交,后又替她赎身,带回京师,她给我生下一个女儿之后,没几年便亡故了……故此……实际上……那也是……也是下官的女儿……”
    淑妃道:“原来是庶出,那也无妨,都是我们沈家的骨血,交与夫人养育不就好了?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
    “实在是……实在是此女乖戾异常,不堪管教。贱内也很为难……整日里只在园中游荡,谁的话都不听,满口都是些邪词歪理—不怕娘娘见笑,自她母亲死后快十年了,她却连一声……一声‘爹爹’都未曾叫过我—绝不是有意欺瞒娘娘,只是……只是生出如此疯癫的不肖女儿,实乃家门不幸,微臣哪里还有脸四处宣扬?”
    沈淑妃登时明了,想是这少女出生时,生母已经失宠,遭嫡母嫌弃,生父冷遇,因此便无人教养理睬,如杂草般在府里悄然长大。若不是一番变故闹到无法收拾的地步,好面子的沈大人也许一辈子也不会对人讲起的。
    —没想到**竟有如此奇遇,沈淑妃微微合上眼,闭目一笑。
    与世间大多制式府第相似,尚书府的小偏院里居住的都是些粗使的下人仆役,就连稍有些头脸的丫头们,也都随着主子住在内院中,嫌弃这里污秽肮脏,不愿履足,生怕辱没了身份。可这一日,院子里巴掌大的地方却挤了不少人,都在指指点点,围观一个腰圆肚滚的肥大婆娘,手持烧火棍,团团追赶一名粗使丫头打扮的女孩儿。
    瞧那女孩儿的身量,不过十三四岁年纪,头发乱蓬蓬束着,粗布衣衫上全是褶皱和污迹。身手灵敏,地方虽小,却也腾挪得开,倒把那胖大婆娘追得气喘吁吁,却也够不上她半片衣角。
    那婆娘恼羞成怒,口中便登时喷出无数污言秽语来。围观的人瞧着更觉有趣,也不知是谁促狭,暗地里竟伸出一只脚来,横在旁边。那小丫头只顾身后追兵,一个不留神,便绊在上面,重重跌倒在地,牙齿陷进口唇中,嘴上顿时鲜血长流。
    众人轰然大笑,场面雷动。小丫头咬牙想要爬起身来,那婆娘却已追上,将烧火棍夹在腋下,一拳打在她身上,口中骂道:“小杂种,叫你设计老娘?不想活了是不是!”
    那小丫头身子不能动弹,却毫不示弱,抢白道:“我不是‘小杂种’,我才不是!是你先欺负我的,明明是你打破了东西,却栽在我身上!你会害人,我自然也能害你!”
    那肥大婆娘不由分说又是一拳,骂道:“小疯子,你少在老娘面前摆你的‘小姐’架子,你娘是婊子出身,你就是婊子的种—不是‘杂种’是什么?呸!还以为自己多**咧!”
    那小丫头满脸都是尘土,嘴上鲜血淋漓,眼中涌出滚滚热泪,却犹自咬着牙,嚷道:“不是就是不是,随你怎么说,你打死我,我也不怕!”
    那婆娘见她还敢顶嘴,更是愤怒,又要动手。却忽然围观的人群尽皆噤声,个个面如土色,急向两厢退去,让出中间一条通路:
    但见一个华衣女子,带着一种温和淡定却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仪,带着满头满身无法逼视的矜贵光芒,姗姗而来。珠绣丝履踩在肮脏污秽的地面上,依然能步步生莲。
    “放开她。”那华衣女子吩咐道,甚至连她的声音都是淡淡的。
    自然,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小丫头咬着牙,挣扎自尘土中爬起来,愣愣地望向面前的救星,她简直以为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仙灵。
    而那华衣女子也对她微微一笑,一边眉毛轻挑,侍立在旁的另一位装扮不俗的女子,便走过来,走到她身边,低垂着头,在尘土中向她跪拜,口中道:“二小姐,奴婢有礼了。请您跟奴婢来,奴婢为您更衣。”
    —天为你打开了哪扇门?又会布置怎样的一番美景呢?
    第二章 青蔷
    沈淑妃轻笑道:“喝口茶吧,可是没有加盐的。”
    那小丫头脸上忽然一红,略有些忸怩,垂首道:“可真对不起,我原不知道是给你喝的茶。”她已洗了澡,换了一身新衣裳,头发绾成双鬟,露出如玉的小脸来,眉似柳叶眼如点漆,竟然颇为明丽好看,是个美人坯子。
    淑妃反问道:“那你若是知道呢?”
    小丫头似没听懂,疑惑道:“知道什么?”
    淑妃道:“你若知道喝茶的是我,你就不会往茶壶里放东西出气了?”
    小丫头璀璨一笑,满脸明媚,道:“会啊,只不过下次我会打探清楚,放在沈紫薇的茶里。”
    沈淑妃不禁莞尔,道:“怎么?你不喜欢你姐姐吗?”
    小丫头微微有些黯然,声音有些低落:“我可没有见过她,她住的地方,我若去了,会挨打的—只不过……只不过她是‘尚书大人’的心肝儿,她也*会发脾气,谁都怕她。”
    沈淑妃又一笑,道:“你实在是个很聪明的孩子……没关系,没有那杯茶,我也不认得你,不是吗?”
    小丫头的脸更红了,头也垂得更低。两厢伺候的女官,见她这个样子,也都以袖掩口,哧哧笑起来。
    “你叫什么?”淑妃问。端起那杯茶,送到口边。
    那小丫头猛然抬起头来,一双明湛湛的秋水眼望定沈淑妃,朗然回答:“我叫‘青蔷’,”又顿了顿,续道,“这名字是我自己起的—我叫‘沈’青蔷。”
    淑妃心中暗笑:原来如此。这女孩儿心性好大!蔷薇蔷薇,姐姐叫紫薇,她便定要叫青蔷。真的是铆足了性子,非要压那位千娇百媚的尚书正牌千金一头不可吗?
    却又问道:“原来是你自己起的,哥哥送你读过书吗?”
    沈青蔷脸上顿时浮上一抹狐疑,似没听懂。方才替她梳洗的那名近身宫女忙笑道:“二小姐,娘娘是尚书大人的妹妹,是二小姐的姑姑呢,可不能‘你啊’、‘我啊’随便叫。”
    淑妃娘娘一笑,道:“琼琳,不必和她讲规矩,还小呢,还是个孩子;像她这个年纪,一味关在屋里养尊处优,断是没什么大出息的—青儿,我叫你青儿好吗?我是你的姑姑,咱们是一家人的,可千万别拘束。”
    沈青蔷迟疑道:“……姑姑?”
    沈淑妃点头微笑。
    忽然,青蔷问:“姑姑,那……那你和……和‘尚书大人’,谁比较厉害?”
    真真是稚子口角,淑妃娘娘不禁莞尔,大宫女琼琳则咯咯笑道:“二小姐,娘娘是皇妃呢,尚书大人只是臣子,你说谁厉害些?”
    青蔷似恍然大悟,忽然一下子从椅上跳下,径直走到淑妃膝前,大声道:“那姑姑你对他说,叫他放我出去吧!”
    “出去?”沈淑妃一愕,似没听懂,“你要到哪里去?”
    沈青蔷又跑到窗前,用手指着远处花园的围墙,说道:“我要到外面去,到没有人叫我疯女,动不动就要打死我的地方去。”
    淑妃定定地望着她的脸,望了许久许久,语气突然一转,竟仿佛暖风二月忽然起了“倒春寒”,适才的和煦温暖荡然无存。她冷冷道:“出去?你竟然想出去?墙内再如何,总有三餐一宿,有沈家一日,便保你一日安稳—墙外呢?墙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十丈红尘,步步危机,你一个孤身女子,无亲无故无依无靠,便不怕活不下去吗?”
    青蔷却轻轻一笑,道:“我是不知道墙外是什么样子—可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该出去看看的,不是吗?我从小就生在这里,每日抬起头来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四方天空……有时候我都想,要是一辈子就这样过了,可怎么好?与其那样,我宁愿去面对‘未知’,哪怕死于‘未知’,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沈淑妃望着她,似有些不可置信,又似忽觉哀伤,她的声音低下去,宛若叹息:“青儿……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可你知道吗?你要的这种东西,注定是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为什么?”沈青蔷大吃一惊,急道,“你不肯帮我吗?”
    沈淑妃缓缓端详着她的脸,忽一笑,摇摇头,答道:“青儿,这件事,我可帮不了你,这世上没人能帮你……你是一个女人,你必须附庸男人才能生存;女人的世界就在墙内,就在这四方天空下;所以我出不去,你也出不去—普天之下都是这个道理,这是命中注定的事……”
    “谁说的?我不信!”沈青蔷的一双柳眉忽然攒在一起,愤愤喊道。
    淑妃娘娘却避而不答,却忽然问道:“……你爱过男人吗?”
    沈青蔷一呆,面上突然浮出两抹绯红,摇了摇头。
    沈淑妃笑道:“你果真还是个小孩子呢……怨不得你不懂的。”
    沈青蔷的脸更红了,从没人对她说过这种话;从没有人把她当成一个可以谈话的对象。
    沈淑妃似轻叹了��声,复又端起茶盏来,却不喝下,只是闭目嗅那茶香,良久,又将茶放下,转头吩咐琼琳道:“去将本宫带出来的首饰拿过来,连匣子一起。”
    琼林答应了去了,片刻便取了一只小小的镶珠金匣出来,自怀中掏出钥匙,开了锁,里头的宝器珠光一齐喷射而出。
    沈青蔷呆住,但见满匣琳琅奇珍,都是连做梦都梦不到的璀璨好看。沈淑妃将纤纤玉手伸入匣中,拈出一朵内造簪花—每一片花瓣都是宝石打磨而成,末端连有细长金丝,拿在手上,花瓣还能微微颤动,便似真的一般。
    —沈淑妃将那宝石花簪在青蔷发上,笑道:“真漂亮呢,青儿,你一戴上这花,倒像是个大姑娘了……”
    青蔷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鬓边,脸上却突然转出一层凄凉颜色,她一咬牙,将那花硬生生拆下来,也不顾钩散了半边青丝—她一眼也没多看,便将簪花放回匣中,坚定地摇了摇头。
    淑妃娘娘双眼微眯,再一次打量面前的小小女孩儿,问道:“怎么,不喜欢吗?”
    青蔷飞快地摇了摇头,断然道:“喜欢的,但我不要—你给我这个,我没东西可以给你……所以,我不能要。”
    沈淑妃眼睛一瞬,轻嘘一口气,伸出手,抚上青蔷的头顶,缓缓道:“你真是个有趣的孩子呢……我可从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孩子……青儿,要不然……要不然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
    旁边端着匣子的琼琳手一抖,忍不住低呼一声:“娘娘?”
    沈青蔷轻轻躲开淑妃娘娘沁凉的玉手,她实在不习惯和人这么亲密;沈淑妃也不以为忤,笑着,徐徐说道:“假如……假如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不会有人胆敢对你不敬;在那里有生为女人*大的荣耀和骄傲;在那里……若你足够聪明足够谨慎,若你能活着闯过那些看不见的腥风血雨,你就可以比任何人都尊贵,你就可以把全天下的女人、甚至男人都踩在脚底下—你愿不愿意去?”
    沈青蔷摇头道:“我并不想把别人踩在脚下,我也并不想要什么荣耀尊贵。我只想……”
    沈淑妃断然道:“青儿,我是你的姑姑,你要相信我的话。纵我们强过男儿,纵我们志高于天,我们依然是他们的妻子和女儿,都必须对他们唯命是从。我们永远不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永远也不能到自己想去的地方去,永远不能爱自己想爱的人……这是上天注定的事,谁都不能改变—你若不服,就只有两条路—要么拼了这一生,去我带你去的地方;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
    —沈青蔷茫然望着面前这个仙女一样的人物,在她的记忆中,从没有谁曾对自己如此亲切。那些繁复的衣饰、那些璀璨的钗环耀花了她的眼,她盯着淑妃娘娘额前悬着的一颗偌大的碧玺垂饰,几乎失神。
    许久,她低声问道:“因为我不听他的话,因为我不肯叫他‘爹’,所以……所以大家都叫我‘疯女’,都欺负我、恨我—是不是?”
    在沈家,她从来都是多余的人,生母早丧,生父凉薄,嫡母则视她如眼中钉肉中刺。是什么时候开始呢?她开始穿上粗布的陋服,脸上涂着炭灰,窝在下人房里。这样生父嫡母看不到她,也就不会百般挑剔;兄弟姐妹看不到她,也就不会恶意捉弄……
    她不是不寂寞的:曾有个新入府的小丫头,不知道她的身份,把她视为同类;看她因为犯了错被责罚,替她从厨下偷来冷食果腹。可她却把那些食物倒在地上,把那小丫头骂得一路号哭着离去,只因那小丫头天真无邪地对她说:“我们都是天生的贱命人,再分个彼此,越发不能活了。”
    —她不是!不是!她与她们不一样!她们见到“老爷”一瞪眼便会害怕得发抖,她们看到“夫人”对自己笑一笑就如沐春风,她们任那些管事们在身上摸摸捏捏,躲都不敢躲一下,还对着那不住颤抖的肥硕下巴努力挤出笑容—她和她们不一样!
    “……你不甘心是吗?”淑妃娘娘问。
    沈青蔷忽然泪流满面,只是不住点头。
    “很好。你是该不甘心的,我并没有看错人。沈家没有甘心自己命运的怯懦女人!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带你去一个地方;在那里,人命轻贱,鬼蜮纵横—在那里什么都可能发生,也什么都可能实现……你若肯用命去赌,说不定真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愿不愿意去?”
    若“不甘心”,便要付出代价;若想改变命运,便要做许许多多“不得已”之事。给你一个主宰自己的机会,你下定了决心,便绝不能后悔了。
    “……直到今天,我也常想,我究竟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我的确改变了命运,却也被命运不可避免地改变了—多年前那个十四岁的无知丫头,她仰望着天空所做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梦:她想看看墙外的世界,想去从没有去过的地方,想和陌生的人儿交谈……谁也不能阻挡,谁也不能束缚—我原以为自己已经忘了……”
    —许多许多年后,沈青蔷站在***壮丽的宫殿之中,站在如同鸟儿轻盈的翅膀一般舒展开的飞檐之下,轻声说着这些话—即使在那**、那一刻,她一闭上眼睛,依然能看到姑母正盈盈望着自己,手边放着那只贵重无比的首饰匣子,她的音容笑貌犹在。
    淑妃娘娘轻轻一拍手,屏风后便转出了面无人色的吏部天官沈大人。沈淑妃亲自持着青蔷的手,交在沈尚书手中—沈青蔷愣住,她几乎无法思考,这个畏畏缩缩的男人真的是“尚书大人”吗?真的是……我爹吗?他的手……可有多么冷啊……
    “哥哥,”沈淑妃说道,“从现在开始,青儿便是沈家的二小姐。紫儿、素儿吃什么用什么,她便吃什么用什么……同样的,紫儿、素儿必须为沈家做的,她也必须去为沈家做—你明白了吗?”
    自此之后,沈青蔷离开了下人们的住处,搬入后院绣楼之中。吃穿用度,样样和她的姐妹们相同,每日都有嬷嬷、师父来教习礼仪、进退、女工、文字。
    亲生母亲还在时,她开过蒙学,是大约识得几个字的。被父亲弃置不管后,每每还在书房里自顾自取一本两本顺眼的书拿到下人房里读,不认识的字便随意猜着跳过去,努力把断断续续的文字组成可以讲得通的句子,这是她**的游戏。在尚书府的那一方蓝天下,做着自己的“猜字游戏”,度过****的日子。现在有了师父,她才知道那些半通不通的句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才知道那些书,其实并不是给女孩子读的—可是后来淑妃娘娘知道了,竟然只是笑,笑靥中甚至还颇有赞许之意。
    她的生父和嫡母以一种对待客人的冷淡而客套的方式对待她,教育她。这不是疼爱—淑妃娘娘早就告诉过她,没有人会平白无故为你做任何事。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福,得到是你的幸运,得不到才是应该的。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施舍上,这样的女人活该死无葬身之地。
    “青儿,永远别企望有人因为‘爱’你而给予你什么,这世上的一切都要靠你去做、去争、去设法,永远别忘记!”
    把那个尚书府里影子一般存在的见不得人的庶出女儿,变成如今的尚书二小姐、将入宫的贵人的,不是你父母的爱,而是你愿意为沈家而努力所得的报偿—沈青蔷,永远不要忘记!
    目录
    **序
    卷一
    **章 淑妃
    第二章 青蔷
    第三章 紫薇
    第四章 棋局
    第五章 嫡子
    第六章 急症
    第七章 撞破
    第八章 魇魔
    第九章 宵行
    第十章 祭祀
    第十一章 玲珑
    第十二章 杏儿
    第十三章 神木
    第十四章 罗网
    第十五章 负心
    卷二
    第十六章 蝴蝶
    第十七章 稚儿
    第十八章 仙法
    第十九章 歌哭
    第二十章 画皮
    第二十一章 血痕
    第二十二章 白仙
    第二十三章 披风
    第二十四章 金镯
    第二十五章 兴废
    第二十六章 鸠毒
    第二十七章 波澜
    第二十八章 储君
    第二十九章 青丸
    第三十章 往事
    第三十一章 良佐
    第三十二章 分崩
    第三十三章 邓芳
    第三十四章 兰香
    第三十五章 珠簪
    第三十六章 符水
    第三十七章 莲心
    卷三
    第三十八章 流灯
    第三十九章 牢笼
    第四十章 相约
    第四十一章 相问
    第四十二章 临阳
    第四十三章 兄弟
    第四十四章 昭媛
    第四十五章 莲影
    第四十六章 黄庭
    第四十七章 乞巧
    第四十八章 夜半
    第四十九章 佳音
    第五十章 刺客
    第五十一章 成虎
    第五十二章 必死
    第五十三章 复仇
    第五十四章 曦光
    第五十五章 妙计
    第五十六章 神隐
    第五十七章 桃僵
    第五十八章 还魂
    第五十九章 雷霆
    卷四
    第六十章 贵妃
    第六十一章 惊梦
    第六十二章 梳妆
    第六十三章 认子
    第六十四章 天顺
    第六十五章 昭仪
    第六十六章 父子
    第六十七章 废立
    第六十八章 天问
    第六十九章 抉择
    第七十章 风起
    第七十一章 真相
    第七十二章 册封
    第七十三章 大典
    第七十四章 瑰宝
    第七十五章 花焚
    第七十六章 疯癫
    第七十七章 对弈
    第七十八章 敌手
    第七十九章 胜负
    第八十章 道路
    第八十一章 玉碎
    第八十二章 破茧
    第八十三章 一瞬
    终章 归去
    番外:倒影·月华
    后记
    编辑推荐语
    一向对后宫题材很感兴趣,书也好剧也好,后宫似乎总是个异常惨烈的所在。难得《青蔷天》能把那么多女人写得活灵活现,每一双眼睛、每一个真诚的笑容或冷漠的面具,仿佛都在一下又一下轻扣你的心。告诉你她们真的在那里,真实地活过、哭过、笑过、憧憬过、哀伤过、喜悦过、怨恨过……
    ——白精精
    这是目前我看过的后宫文里写得*好的一篇。人心鬼域,步步杀机,表现得****。沈家的三个女人,三种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厉害与心机,不愧是专门出后妃的家族。书里面的配角形象都很丰满生动,一直看惯的面孔,以为这人就不过是这样了,但在一转眼后,面具又露出另一张脸。让人在惊心动魄的同时,不禁折服作者的奇思妙想。
    ——hamaelhing
    我是真的被震撼了!今天把下部一口气看完,情节展开,谜底一个个揭开,真是精彩极了!每每出乎意料,又合情合理得不得了。*难得的是新意,真的是跟写烂了的宫廷套路完全不同!太棒了!我觉得写好一个人的挣扎、命运、情感就不易了,写好这么多人就更难能可贵了。也在追《宸宫》,觉得不错,但跟《青蔷天》相比,高下立判,毕竟,YY带给人的快乐比不上真实的冲突带给人的震撼。
    ——四时花开
    看宫廷文很久了,《后宫》就追过,匪大的也追过……说实在的,真没见过这样写的宫廷文。感觉怎么说呢?里面好像人人都很正常,可你稍微一寻思,又好像人人都有秘密——再多寻思两下,不得了,简直让人冷汗直冒。其实有个皇后太后跟我明摆着对着干倒无所谓,反正女主都是不死金身,总是有惊无险,*后会咸鱼翻身的。可是这本《青蔷天》,总看着觉得谁都像敌人,谁都又不像敌人,到头来谁都要怀疑谁都不能信,难道这就是那传说中“皇宫的感觉”?
    ——萧白衣 颠覆后宫,终结俗套“宫廷年”岁末**巨献!
    跳出《金枝欲孽》模式的宫闱悬疑小说,丝丝入扣、绝无冷场、令人喘不过气来的华丽宫廷画卷——将爱恨情仇烧成一朵极艳鲜花,燃在这苍天之下!
    “起点中文网新人王”柳如烟年度大作
    《两世花》作者锦瑟作序鼎力**!
    我的窗外是这深宫的暗巷,每一个夜里爱和死如花绽放,你有没有听见我青色的声音?在这胭脂红粉的沙场……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