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你到底要什么

你到底要什么

  • 作者:张琴
  • 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
  • ISBN:9787806806340
  • 出版日期:2008年08月01日
  • 页数:334
  • 定价:¥29.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806806340
    • 作者
    • 页数
      334
    • 出版时间
      2008年08月01日
    • 定价
      ¥29.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本书是张琴女士的**部长篇小说。该书以改革开放三十年的风雨人生为背景,着力于对成功与失败哲理上的探讨,同时以女性特有的细腻,刻画了一代下海人对爱情的执着追求。该小说以独有的手法,描绘了都市群体波澜壮阔的情感生活。
    这是一部反映都市生活题材的长篇小说,全文以改革开放时期人们的思想变革为背景,以爱情为主线,讲述了下海人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成功与衰败、迷茫与困惑。作者以平民的心态表现人物各自独特的性格,以及对生活的理解和热爱。
    文章节选
    **部 众兴制药厂的男男女女们
    吴鸿影终于在渺茫的等待中盼来了希望!
    她在家把要换洗的衣物,以及厚厚的毛围巾利索地装进一个大箱子提上,匆匆来到机场,乘上了飞往哈尔滨的客机。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的俄式建筑一次次重复进入她视域,但却从未让她赏心悦目,传说中美丽的太阳岛,也从来没有引起她丝毫的好奇心。
    过去的几年中,每月10号这**,她会常常出现在哈尔滨这个城市——那天是探监日。
    今天不是10号,她来到这个城市,准备明天一大早接弟弟吴兵出狱。
    她住进一家宾馆,放下手提箱,脱掉鞋和袜子,光着脚向卫生间走去。
    洗罢手,她对着镜子将盘绕起的发髻放下,变成马尾型,往头顶上一撩,用夹子卡住。
    她去打开淋浴器,在花洒下,她总喜欢把水温调得很烫,然后不停地用双手将额前的碎发向脑门后推,仿佛想要彻底冲掉长久以来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无奈。
    她想:“从今往后,再不用去监狱那个阴森的地方,探视弟弟的同时,遇见沈自中;再不必因为探监这天,他去看一个魔鬼心态的女人晨慧,把自己带往一个痛苦的回忆中。”
    冲完澡,她没有从衣架上取下宾馆备好的毛巾服,而是打开自己随身带的箱子,取出一件浅灰色的提花睡衣套在身上,往墙边的那张床走去,仿佛只有靠墙睡才感到安全似的。
    她钻进柔软的被窝里,好像是结束了千里之行的人,进了宿营一样安稳、放松、宁静!她那一双北方女人既质朴又美丽的大眼睛,久久凝视着窗帘中间的那条缝隙,从暗夜一直盼到泛起青灰渐亮的黎明……
    睡眼蒙咙中,她忽然看到汇聚起来的片片雪花,像梅花瓣般地在空中飞舞,一阵呼啸的北风又将这些雪片吹散,好像麦穗尖似的从她脸上轻轻滑过……
    咣当一声,她猛地回过头,原来是监狱那扇铁门打开了,弟弟吴兵缓慢地从里边向她走来,漫天纷飞的雪花仿佛是一张硕大的帷幕,将她和弟弟笼罩在蒙蒙的雾状中,她顿时像木雕泥塑似的,唯有眼眶里含蓄多时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地滚落在雪地上。
    她迎着弟弟走去,弟弟也向她走来,就这样走啊走……可谁也靠近不了谁,相反,他们的距离是越来越远!
    恍惚中,她的前夫*镐京也出现了,他上前接过吴兵的包,搂住他的肩膀,两个人默无声息地走在她前面。
    她踩在他俩身后的脚印上,一步步地跟着走……
    这时,远方隐约传来一首箫管独奏曲,伴着沙沙的落雪声,她听着,她专心地听——感觉到这首乐曲既伤感又不陌生!
    她颤抖了一下,泪眼迷离地翻起身,一时间分不清这是梦境还是现实?这已是第二次,第二次她体验着满含苦味与挣扎的夜晚。她脑海中闪现出曾经类同的那��梦——当时,她刚参加工作不久,和车间小组长*镐京谈恋爱……
    母亲张守萍极力反对!
    她烦闷,她想不通,在那些苦思冥想的日子里,为了寻求逃避,她经常是一进家门就钻进自己的小屋,听着床头柜上那个闹钟哒哒哒的响声,独自度过寂寞的分分秒秒。
    数个不眠之夜后,她反应就不像以往那么敏捷。思路也不太清晰了,常常会产生一种幻觉,心跳到好像自己突然坠入了万丈深渊一样!
    那天夜里,她在似梦非梦中,眼前出现了一辆缀满玫瑰与百合的花车,一位西装革履的陌生人从容沉着地走出来,他坚定地伸出手邀请她上这辆车。她惊愕了!当她反应过来时,便惊惶失措地转身奔跑……呼喊起未婚夫的名字:“*镐京、*镐京!”片刻后,那陌生人似乎从天上漂浮到她眼前,他镇定霸道的模样儿让她羞于和他面对,她在回避他目光的同时产生了某种冲动,越来越强烈的冲动——她抵抗起这种冲动。体会到的却是****的矛盾与焦渴……
    不知什么时候天上飘起了雪花,恰似今夜的梦境。雪花也像梅花瓣似的飞舞,纷纷落在房屋、树枝和地上,飞旋在空中的那些雪片凝结成冰茬,从她脸上碜碜地滑过,同样苍凉的箫管声在她耳边响起……
    那天夜里,她也像受到惊吓的孩子从床上一轱辘爬起,目光呆滞地望着漆黑的四周,无助的泪水刷刷刷地从眼眶往外涌,当时她分不清是幻觉还是在现实中,她不断唤醒自己!原来。那一切全是发生在互不相连的梦中!
    直*现在,她依然想不通,沈自中的面貌,为什么要在自已结婚前夕清晰地闯入脑海?这难道就是冥冥之中的预兆?
    那个梦境的次日清晨,她打开窗户,简直惊得目瞪口呆,眼前错落有致的楼宇,银装素裹的树木,都如同披上了一层加厚的白色外衣。
    产**倾向,她羡慕人家吴鸿影是高干子弟。你还不知道吧,高小引在学校可神经了,经常请来一个女的,站在我们班的讲台上,就朗诵她写的那些谁都听不懂的疯子诗;有**,她还手捧和平鸽,站在窗户前手一松,装出天使般的口吻说,‘这象征着和平与自由。’那个酸哪!高小引穿着喇叭裤,和吴鸿影一起听着贝多芬和勃拉姆斯的古典音乐,硬把自己往高雅人物里挤!还标榜什么她是我们班**时代新潮流的人!哼,我才不相信,她能和你这穿蓝制服的工人**产生感情?粱建东,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不顶用,高小引要是能嫁给你梁建东,我就把头割下来送给你!”她满怀信心地一直盯着梁建东,等待着这番话产生效果。
    粱建东漫不经心地一笑,表示对她的“高论”毫不感兴趣,并抖动着一条腿说:“大活人送给我都不要,要你个死人头?”
    高小引走进车间了,她看到梁建东对着刘春玲又说又笑,便将手提包猛地一下抡到背上,带着不屑的目光故意从他俩中间走过去。
    刘春玲一直看不惯她股傲劲儿,正好把对梁建东的不满也一并发泄到她身上“高小引,昨天下午还没打下班铃,你为什么提前走?”
    梁建东惊讶地看了刘春玲一眼,觉得这女人真是个好战分子,就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台前。
    高小引瞥了刘春玲一眼,用英文说道:“你跟谁说话呢?”
    刘春玲既生气又无奈,回了一句:“你装什么洋蒜呢!”
    高小引一边往前走,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半吊子!”
    刘春玲在她身后喊道:“高小引,你把扫药片的小扫帚放哪儿去了?”
    高小引头也不回,继续用英语回答:“不知道!”她突然又掉过头,对刘春玲大吼一声,“你见谁没下班就提前离开车间了?”完后,她对着吴鸿影做了个鬼脸。
    又一本正经地对*镐京说:“组长,我去更衣室换工服了。”
    她来到更衣室,从提包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卡式录音机。靠着一排换衣柜,按下开关。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响了起来,她朦胧起双眼听着,身子配合强劲的曲调前后晃动……
    刘春玲在她的工作台前翻来覆去找她们俩共用的扫药片的小笤帚。怎么也找不到,她便追来更衣室,准备寻事。
    她看到高小引正摇头晃脑地哼着曲儿,像发现新大陆似的,觉得这下机会来了,于是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气,踮起脚尖,难以自控地晃动着身体,一步一步地往外退。
    她出了更衣室,便一溜烟似的跑向办公室,要找车间韩主任,准备点高小引一炮。
    韩主任四十多岁,丈夫在公安局工作。
    刘春玲常主动提出调班,根据韩主任丈夫的休假日确定自己的换休假。韩主任觉得这姑娘挺懂事。
    她一跑进办公室,直截了当地说:“韩主任,高小引因为和吴鸿影关系好,所以组长包庇她,不汇报她经常迟到早退的事,”她又用煽动的语气说,“你是不明真相,高小引常把我和她共用的工具藏起来,我要是问她,她就操起极不标准的英语回答我,呜哩哇啦的,不止我一个人烦,车间的男女老少对她这种怪异行为都很反感!”
    韩主任:“高小引的老毛病又犯了,你先回车间吧,我这儿有客人。”
    刘春玲觉得说得还不尽兴,又补充说:“上班都快一个小时了,高小引还呆在更衣室里偷听命运交响曲,她手舞足蹈,那个入迷劲儿,我都走在她跟前了,她居然都没有发现。”
    韩主任:“你先走吧,过一会儿我就去处理她的事情。”
    刘春玲看了韩主任办公室坐的客人一眼,觉得有点面熟,便轻轻地闭上门。她没有走,她要听她们在里边说什么。
    那位客人说:“吴鸿影每次上夜班,都是由*镐京接送,这些我不是不知道的……”
    刘春玲恍然大悟。怪不得觉得面熟呢,原来韩主任指的客人就是吴鸿影的母亲张守萍,这下,她更不能走了。
    韩主任:“客观地说,他们俩是在工作中建立起的感情。”
    张守萍:“我的姑娘我了解,我看左右她的是感恩心。”
    韩主任:“工作上一丝不苟的人,生活上一般也具备责任心。”说到这儿。她给张守萍倒了杯开水,一边递一边说,“*镐京这孩子很勤奋哪!”
    张守萍接过水杯说:“谢谢!他们这一代人不像我们那个时候,让繁琐的家务搞得那么辛苦。现在社会发展了,人们的生活随之变得简单。洗衣物用洗衣机,做饭就不用说了,到处有半成品可买。擦桌子扫地,这些不用动脑筋的活儿,说着话聊着天的功夫,顺手就都做了,多活动活动身体还能起到锻炼的作用,关键是结婚后要朝夕相处,那牵扯的问题可就多了。韩主任,我们俩换个位置,假若吴鸿影是你女儿,你同意她和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的人处朋友吗?”
    韩主任说:“用发展的眼光看,*镐京是有前途的,”她又补充道,“这孩子的人品也不错。”
    吴鸿影的母亲答道:“可问题在于他们俩根本不具备共同生活的基础啊!我们都是有生活阅历的人,懂得双方在相处过程中,看似提不上串的那些矛盾是*折磨人的。他们俩生活环境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不同,生活习惯就更不相同了,如果在一起过日子,步调都统一不了,怎么可能生活得愉快呢?”
    刘春玲听到这里,差点笑出了声,她赶快用手捂住了嘴,扭身便往车间跑,路上,她不知出于什么心态,抑制不住地前仰后合,嘿嘿嘿地笑个不停。
    她进到车间,幸灾乐祸地看着*镐京,对他打着哑谜的手势。
    *镐京仰起头,根本看不懂她在干什么?很快就又低下头干起活来。刘春玲灰心地回到自己的工作台前,但没有放弃对周围情况的观察。
    她趁吴鸿影去水管洗手这点功夫可逮住空子了,凑到*镐京跟前,神秘地说:“组长,吴鸿影她妈找上门来了。”
    *镐京想了想,说道:“她母亲是反对我们交往,可她了解她女儿把面子看得很重,会找上门?”他摇了摇头,断言:“我不信!”
    刘春玲拽着*镐京的胳膊说:“信不过我?立马去韩主任办公室证实!”
    *镐京看她这么肯定,对自己的看法动摇了:“你看见她妈来了?”
    刘春玲答非所问地说道:“高小引个神经病,还给我耍架子呢!”
    *镐京:“我问你怎么知道那人是吴鸿影的妈妈?”
    刘春玲是不是在吊*镐京的胃口?不知道,反正她就是不接他的茬,只在说自己想说的:“组长,高小引不知哪根神经错位了,把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从学校哼到咱们厂!”她指着手腕上的表说,“这不,都几点了,她还呆在更衣室里听呢。”
    说着,眼睛向上一翻,回忆似的也轻声哼了起来……正哼着,她又打住。猛醒似的说道,“噢,对了,我是去给韩主任汇报高小引,才发现吴鸿影她妈坐在那里的,这你该相信了吧?”不等*镐京回答,她在鼻子里“哼”了一声,又转移了话题,得意地说,“我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当场把高小引美美告了一状!”
    *镐京:“你凭哪点断定那人是吴鸿影的妈妈呢?”
    刘春玲身体向上一挺:“我猜出来的!”她往四周张望了一番,凑近*镐京说,“你还别说,那张脸跟吴鸿影长得要多像有多像。组长,你千万不要给吴鸿影说我去韩主任那儿汇报高小引的事,她要是把这话传给高小引,”她用眼睛向车间瞟了瞟说,“梁建东那个**傻瓜和高小引那个**神经加在一起,还不把我给吃了?组长,你又不是知不道,那俩穿一条裤子还嫌肥呢!”
    *镐京根本没心思听她扯高小引和梁建东,只想进一步落实情况,他将远离的话题又拉回来说:“刘春玲,你刚才说吴鸿影她妈找韩主任的事,到底有没有准啊?”
    刘春玲硬拽住*镐京,边走边说:“走,我让你也趴在韩主任的窗根下听一听,你就知道那个人到底是不是她妈。”
    *镐京甩开她的手,问道:“你听见她们说什么没有?”
    刘春玲又拽住他,说道:“我当然听见了,出了韩主任办公室的门,我还听了好长时间呐!组长,她妈说呀……”突然,她停住嘴,手也从*镐京的胳膊上松下来。
    原来是吴鸿影洗完手了,她正向这边走来……
    刘春玲虽说打住了话头,到底还是心痒难耐,她晃着头,竖起一根手指,挡在嘴巴中间:“嘘……组长,你千万要保密!你记住,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等过一会儿,我再详详细细地把情况告诉你。”
    刘春玲跟*镐京说完这些。便溜出车间,又来到韩主任办公室门口,这次是的衣服,可是不要标新立异,必须富丽而不浮艳,因为服装往往可以表现人格。”
    她边读,边打量起刘春玲的穿戴来,并话里有话地说道:“这既不是我的读后感,也并非我要有意指向某一个人,完全是作者在书上有针对性地写的。”
    *镐京向高小引走来。
    高小引依然大声朗读:“不要向人告贷,也不要借钱给人;因为债款放了出去,往往不但丢了本钱,而且还失去了朋友……”
    *镐京:“高小引,这是什么地方?大家都忙于生产,你在工作时间朗诵,读的都是什么呀,什么钱不钱的。”
    高小引摇着头说:“组长,书上写着那么多,你都记不住,偏听到一个钱字。”
    *镐京没搭理她,看了看机器上贴的英文字母,气不打一处来地说:“正经点儿,你为什么要给机器上贴英文字母?”
    高小引顽皮地对他一笑,举手说道:“向组长的爱国主义精神学习,向组长的民族自尊心致以崇高的敬意!告诉你吧,我今天在机器上写英文,就是等着有**外国人在机器上写汉字!这叫超前意识,你懂吗?”
    *镐京无奈地说:“常有理!”
    韩主任送走吴鸿影的母亲,直接来到车间。
    高小引背对着她。
    韩主任上前一把从高小引手上夺走了那本书。
    高小引头也没回,顺手一推。
    韩主任险些被掀了个仰面朝天。
    吴鸿影和刘春玲同时扶住了韩主任。
    *镐京情绪激动,大吼一声:“高小引,你太过分了!”
    韩主任强自按捺着,对高小引说:“走,到我办公室去!”
    高小引完全是一副抗议的姿态,昂着头,看也不看韩主任。
    梁建东走到韩主任身边,息事宁人地说:“韩主任,你还不了解她的性格吗?
    别和她一般见识!”
    高小引斜了斜眼睛看梁建东时,却发现韩主任气得已是浑身发抖,她意识到是自己过分了,这才猛地一下推开了围上来的人群,主动向韩主任办公室走去。
    *镐京看着已经散去的同事,吁了口气,低声对吴鸿影说:“你也得注意点,车间不少人说你和高小引走得太近。”
    吴鸿影没有吭气。
    高小引走进办公室,不等走在她身后的韩主任说话,给自己已经找到了位置,扑通一声坐下去,大腿跷二腿,像要把屁股钉在凳子上一样,头仍然偏着。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