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快跑,妈妈牛!
QQ咨询:

快跑,妈妈牛!

  • 作者:曹保印
  • 出版社:上海书店出版社
  • ISBN:9787545802665
  • 出版日期:2010年08月01日
  • 页数:163
  • 定价:¥18.00
  • 关注微信领礼券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一头被偷走的母牛(妈妈牛),在经历了长途运输的痛苦、目睹屠宰厂里的血腥之后,更加思念曾经温暖的家,思念家中的小兄弟俩和小牛,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生历险记:在**之内,妈妈牛与狼狗搏斗、与汽车赛跑、穿过铁路、越过冰河……整个逃生过程俨然一部好莱坞大片,既充满幽默滑稽和传奇历险,也充满紧张激烈和真挚情感。
    与妈妈牛的逃生过程交替进行的,是小兄弟俩*真的亲情故事。小兄弟俩(铁蛋、钢蛋)都身患重病,却无钱同时治疗,只能救一个、放弃一个。兄弟俩决定抓阄选择命运,弟弟在阄上作弊,故意把生的机会让哥哥,其情其景,令人落泪。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原型人物胡述章、胡帅兄弟,曾被全国数百家媒体报道。在到医院治病时,兄弟俩听到了妈妈牛的消息,于是,从医院里跑出来,去救被“奶牛怪圈”保护的妈妈牛。在*后的关头,妈妈牛得救了,兄弟俩抓阄治病的故事,也传遍了城市。
    在爱的力量作用下,包括曾经偷牛、杀牛、追牛的人,纷纷捐款救助兄弟俩,妈妈牛也因英勇的逃生故事,而感动了城市的人们。立春这天,小城**树起一尊爱的雕像:妈妈牛与小牛、兄弟俩,相亲相爱地依偎在一起。
    文章节选
    第1章 生死一线
    黄昏,冰冷的风中,家的味道已经散尽。
    车轮滚滚,妈妈牛正离家越来越远。她不知道车将开到何处去,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回到那个虽然清贫,却依然给了她很多幸福的家。
    就在昨天深夜,在风雪交加之中,村里出了名好吃懒做、爱偷鸡摸狗的邻居红眼儿,把她悄悄牵出了温暖的牛屋,又飞快地溜出了家门。
    出门时,妈妈牛特别想“哞”地叫一声,把这件怪事儿,告诉钢蛋、铁蛋兄弟俩和爷爷,还有和兄弟俩住在一问屋、刚出生十几天的小牛犊“招福”。
    不过,她想,也许红眼儿真是有急事,需要自己帮忙。比方说,他八十八岁的老娘突然病了,要赶紧用牛车送往医院。如果大叫一声,还不把正熟睡的他们都吵醒了?想到这儿,妈妈牛就没叫,只是跟在红眼儿身后,匆匆出了门。
    现在,妈妈牛真后悔。
    其实,刚出家门一会儿,妈妈牛就后悔了。红眼儿并没领她走进自己家的破门楼,而是用棍子狠狠打着她,朝村边那条大河的方向小跑。
    到了河边,红眼儿也没止步,他死命拉紧妈妈牛的鼻环,把她朝冰面上拖。妈妈牛不想在冰面上走,她拼命后撤,拉拉扯扯中,鼻环把鼻子扯得像火烙一样疼。*终,妈妈牛还是走到了冰面上,有好几次,她都差点儿滑倒。
    横过了大河,红眼���又牵着妈妈牛,走了好长一段路。在一处灯火昏暗的市场角落里,他们终于在一辆汽车旁停下了。车厢里站满了牛,只是,所有这些牛都沉默着,连轻轻的反刍声也没有。这种气氛,让妈妈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很快,妈妈牛的缰绳,被红眼儿递给了一位满脸横肉、两颗外露的大门牙隐隐闪着金光的壮汉。壮汉名叫白眼儿,是一家屠宰厂的老板,红眼儿喊他“表哥”。白眼儿右手接过缰绳,左手递给了红眼儿一叠油乎乎的钱。
    妈妈牛看见,红眼儿接过钱时,眼睛更红了,仿佛两盏通了电的红灯笼;而且,红光里还透着绿光,那双眼睛,像极了一头饿狼的眼。
    蘸着早就流得长长的口水,红眼儿飞快地点完了钱,又幽灵一样转眼间离开了市场,连招呼都没再给白眼儿打一个。
    红眼儿幽灵般的身影刚消失,白眼儿就从油腻的工装裤里,掏出一把大号老虎钳、一枚粗粗的“丫”字形长铁钉,绷紧满脸横肉,朝妈妈牛大步走来。看到他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妈妈牛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他这是要干什么?”
    白眼儿走到妈妈牛身旁,用拿着老虎钳的左手,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似乎是想安慰她,别怕别怕。妈妈牛轻轻“哞”了一声,抬起了头。
    就在这时,白眼儿以闪电般的速度,将那枚“丫”字形长铁钉,狠狠刺穿了她的上下颌;还没等妈妈牛反应过来,老虎钳就拧弯了长铁钉的两个角。
    鲜血,顺着妈妈牛的嘴角,流了下来。
    妈妈牛疼得浑身颤抖,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她想大声喊叫,却根本张不开嘴。“丫”字形长铁钉,已把她的上下颔拧在了一起。
    “好了!”白眼儿倒是大叫了一声,“赶上车去!”
    几个同样凶神恶煞的人,手里拿着粗木棍,粗暴地抽打着妈妈牛,把她往车厢里赶。踩着一块斜放的铁板,妈妈牛被赶进了车厢,和那群沉默的牛挤在了一起。这时,妈妈牛才发现,所有的牛都被铁钉穿透上下颌,拧住了嘴。怪不得,她刚才连大家反刍的声音都听不到。这种可怕的事,妈妈牛从来没经历过。
    车厢冰冷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儿。
    妈妈牛站在车厢靠边的地方,愤怒的眼睛瞪着白眼儿,还有那群拿着木棍的人。如果有防备,凭着妈妈牛的力气,早就把他们顶翻踩扁了,可现在,她却只能愤怒地瞪着他们,愤怒地喷着鼻息,悲愤极了,却又无可奈何。
    汽车,很快开动了。
    妈妈牛看见,汽车又渐渐驶近了村边的那条大河,然后,顺着几乎和大河平行的公路,飞驰起来。从黎明到黄昏,白眼儿他们中间只停了两次车,一次是中午,在路边的小饭馆吃饭、给汽车加水;一次是下午,走进路边的小树林撒尿。
    可是,一整车的牛,一整天,就那样被拧死了嘴巴,站在颠簸的车厢里。妈妈牛并不知道,她还算幸运的,才刚刚站了**。车上的很多牛,已经像她这样,不吃不喝地站了整整三天三夜,悲苦无比的神情,令妈妈牛不敢看。
    “吱”的一声,飞速行驶中的汽车,突然急刹车,停了下来。
    妈妈牛们*害怕急刹车,每一次急刹车,都会使它们大吃苦头。在惯性的作用下,它们在汽车停住的一瞬间,会猛地同时朝前冲,随后,牛和牛就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更可怕的是,在撞到一起的过程中,有的牛因为收不住腿,而猛地跪倒在车厢里,结果,不是腿被生生折断,就是蹄子被生生折掉。
    这一次,悲剧还是不可避免地,又一次发生了。
    和妈妈牛站在一起的,是一头英俊的壮年公牛,如果是在田里耕作,这头牛一定是*棒的!看着它,妈妈牛甚*想起了小牛犊招福的爸爸,那也是一头英俊的公牛,头常常昂得高高的,像威风的*子。然而,由于急刹车,这头公牛就猛地跪倒在了车厢里,从此再也没能站起来:两条前腿全都折断了。巨大的疼痛,让这头一向坚强的公牛汗如雨下,浓密的背毛全湿了,身体哆嗦得像风中的叶子。
    车停在了桥中间的右栏杆边,如果再往右一步,就开到冰河里去了。
    原来,桥上正在施工,一堆高高的干沙土,占据了右边大半个桥面。在左边小半个桥面上,仅有一条可供一辆汽车缓缓通过的窄路。如果白眼儿的车冲上了沙土堆,很可能会翻车,然后掉进冰河里去。
    桥头其实立有“前方施工,单车慢行”的牌子,只是,白眼儿急着赶路,再加上疲劳驾驶,压根儿就没发现。
    白眼儿从车上下来,满脸惊恐,站在地上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抖着,连路都快走不成了。别看他长得凶神恶煞的,实际上比谁都怕掉进冰河里去。
    “你想要老子的命啊!”白眼儿指着司机的鼻子,凶巴巴地骂。
    高高瘦瘦,长得像长腿木偶一样的司机,早吓得脸色苍白,刚一下车,就瘫坐在地上。过了一会儿,当他终于站起来时,屁股上却湿了一大片,一条裤腿也是湿的。你说怎么着?他居然被吓得尿了裤子!
    一辆又一辆汽车,紧紧挨着,排着长队,缓缓从窄路上通过。停在一旁的白眼儿的车,根本就挤不进去。没办法,他们只好蹲在一边,看着别的车过桥。
    就在等候过桥时,车厢里发生了骚动。
    透过车厢的缝隙,几头站在靠近车厢边上的大公牛,清楚地看到了冰河,看到了冰河岸上的向阳处,有几蓬没被冰雪盖住的野草。
    水和草的气息,伴着冰冷的风,扑面而来。
    这时,剧烈的饥饿感、巨大的求生欲,像迎风的野火一样,疯狂烧灼着公牛们的心。于是,它们不顾一切地、拼尽全身的力气,用坚硬的牛角,疯狂地猛顶围在车厢周围的木栏,还用身体猛撞车厢板——
    “咚!咚!咚!”
    剧烈的顶撞声,惊动了白眼儿。很快,木棍挂着风声,伴着怒骂,雨点儿般落在公牛们身上。然而,身体的疼痛,刺激起它们惊人的力量,它们更加用力顶撞木栏和车厢板。其他的牛也骚动起来,整个车都在晃动。
    “妈呀——”
    随着瘦司机一声猫头鹰般刺耳的尖叫,木栏被顶断了,车厢板也被撞掉了,两头个头*大的公牛,冲下了车。可是,由于车离桥栏杆太近,这两头公牛没有跳到地面上,而是冲着冰封的河面,像两块巨石一样砸了下去。
    “啪!”
    “啪!”
    随着两声巨响,它们重重砸在了冰面上,将冰面砸出了两个大窟窿。
    一头黄色的公牛,整个身体都掉进了冰窟里,只有头还露在外面,但很快,它的头也消失在了冰窟里。
    另一头黑色的公牛,虽然也掉进了冰窟里,却只是头、前胸和两条前腿掉了进去,大半个身体还在外面。尽管如此,它也没能从冰窟里抬起头来。
    白眼儿看着这一幕,好半天没回过神儿来。
    ……
    目录
    序 自由和爱 沈睿
    第1章 生死一线
    第2章 仇人相见
    第3章 幸运共享
    第4章 十面埋伏
    第5章 情深谊长
    第6章 险情连连
    第7章 祸不单行
    第8章 冰河奇迹
    第9章 兄弟抓阄
    第10章 奶牛怪圈
    第11章 爱的雕像
    后记 春天总会到来
    并非多余的附录
    编辑推荐语
    评论员、“学习爱守护家”发起人鹿永建:
    人与动物的命运奇妙地交织和推进,*终绽放叫人热泪盈眶的奇迹!完成对本书紧张得喘不过气来的快意阅读后,你定然相信:一切奇迹都来自勇敢的品格、对自由的梦想和舍己的爱。
    主持人、地球奖获得者汪永晨:
    翻看这本书带来的猜想:在人与动物、人与自然还没有结为朋友的今天,在物欲高于情感的现实中,我们身边的动物和孩子在怎么活着。书中的故事,是妈妈牛创造的奇迹,也是兄弟俩创造的奇迹,更是孩子成长中的秘密。
    《社会记录》总策划、评论员*志安:
    你的书架上该有它的位置。虽然这是一本小说,但它来源于真实的故事,这些故事有时候读起来不那么让人愉快,但,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副总编辑、评论家孟波:
    曹保印给自己的系列小说命名为《大地上的孩子们》,其实,他的小说正是“大地上的文学”。如果说虚构儿童文学能培养孩子们想象力和创造力的话,那么《快跑,妈妈牛!》这类“新写实儿童文学”则能够让孩子们认识中国、认识社会。儿童文学需要这么沉重吗?我无法回答,但我从中读出了一份责任。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