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沧海(上下)
QQ咨询:
有路璐璐:

沧海(上下)

  • 作者:简繁
  •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 ISBN:9787020038787
  • 出版日期:2002年08月01日
  • 页数:1256
  • 定价:¥65.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 出版社
    • ISBN
      9787020038787
    • 作者
    • 页数
      1256
    • 出版时间
      2002年08月01日
    • 定价
      ¥65.00
    • 所属分类
    内容提要
    《沧海》(上下卷)是旅美画家、艺术大师刘海粟**的研究生简繁先生根据刘海粟和夫人夏伊乔的回忆.以及其他相关人物的回忆和访谈,对20世纪中国美术家的命运所作的客观而生动的记录。作品从不同角度,冷静而理性地向历史和读者再现了一个立体的.完整的、真实的世纪老人刘海粟,同时,还触及了美术界的是非恩怨,读者从中可以窥见20世纪中国画坛之一斑。
    本书材料翔实,内容丰厚,**文学性和可读性。尤其是关于刘海粟大量隐秘的披露,更具独特价值。应当说,这是迄今了解和研究中国现当代美术史和刘海粟的*佳文本。
    目录
    目录:


    自序

    上卷
    一 这种ABCD的东西我是不教的!
    二 真诚
    三 刘海粟离得很远,很陌生
    四 我的要求是不是过分
    五 没有他们党委考虑的余地
    六 “世故”很重要的
    七 一定要高于生活
    八 你会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I
    九 不会有人再敢欺负你啦
    十 是不是可以请一些文学界的人
    十一 我就是要树立一个艺术的宗教·
    十二 这种人你以后不要往我这里带I
    十三 就让刘老随便谈吧
    十四 “当初老师真的跟她有说不清的关系?
    十五 你全力来画《曙光普照乾坤》·
    十六 老师知道的
    十七 女人都是要背叛你的
    十八 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十九 骂骂骂骂,一直骂个不歇
    二十 钥匙全都在这里
    二十一 我只可以告诉你一句话
    二十二 三个字:近无人
    二十三 实在太渴望女人了!
    二十四 东方画坛的狮子
    二十五 请刘老谈谈你的诗词
    二十大 你一定要带去香港、台湾发表
    二十七 康先生骂孙中山,我就批评他
    二十八 要成就大事业,一定要先立德
    二十九 他是周湘的儿子?
    三十 牢狱之灾
    三十一 拿出去会闹笑话的
    三十二 画家同对象一起沉浸在虔诚之中
    三十三 失意泰然,得意淡然
    三十四 老实说,我理解汪精卫
    三十五 噢,我哭了
    三十六 吓得我魂飞魄散
    三十七 你滚,你滚!
    三十八 向刘海粟下战书
    三十九 世界这么大,何至于无路可走!
    四十 你就先这样活一阵子吧·
    四十一 全校师生争着揭批“刘家店”·
    四十二 对刘海粟的批评越加刻薄尖锐了·
    四十三 在缔造历史的同时,也缔造了荒诞!
    四十四 她死了
    四十五 傅雷指责他·
    四十六 刘海粟的表情深沉下来了
    四十七 到美国重新开始
    ……
    编辑推荐语
    刘海粟斜眼看看夏伊乔,没有搭理她,继续说:“人生复杂啊,光是成家和这一段写起来就非常好。我们这一辈人,我周围的朋友,经历都是这样的,女人都是要背叛你的。郁达夫是个才子,人很厚道,在新加坡的时候我们天天在一块。他同王映霞也是蛮爱的。后来这个女人品质坏啊!跟了一个做教育厅长的朋友跑掉了,到福建去了。还有一个徐悲鸿也是这样。他在做我的学生的时候,蒋碧薇已经许给一个苏州人,他同她私奔出来的。后来认识了蔡元培,派他去法国留学,他还要两个人的费用,品质坏极了!后来蒋碧薇又同张道藩有了关系,她写了一本书,把徐悲鸿骂得臭得要命。廖静文当初是徐悲鸿借口招秘书,把她给弄到的。徐悲鸿刚刚死,她就……”
    陈世良端饭菜进来。夏伊乔不耐烦地说:“你们要是想说,等吃完饭痛痛快快地说个够!”
    刘海粟皱着眉头,吧嗒吧嗒嘴,没有再说话。
    夏伊乔说:“你们男人,一辈子总归是两件事情,一个是名,一个是女人。名是越大越好,女人是越多越好。男人为了名,可以牺牲女人,等到有了名,又可以弄更多的女人。你们说了那么多的大道理,我看其实就是这么一回事情。”夏伊乔对我做鬼脸,仰起脸呵呵呵地笑。
    刘海粟狠狠地瞪她,大声训斥:“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夏伊乔依然大笑。
    晚上,等把刘海粟服侍睡好了,陈世良回家去了,夏伊乔和我坐在沙发边的台灯下闲聊。
    夏伊乔说:“真的是很奇怪的。你们男人见到漂亮的女人,总归是想尽法子把她弄上床,可是说起道理却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我不知道什么叫作不动,我从来没有见到过。依我想,如果真的有男人见到女人不动,不是这个男人有病,就一定是那个女人长得实在太不成样子!”
    夏伊乔用手挡在鼻子上,抿着嘴,轻轻地用鼻子出气笑。
    “小猴子,你每天听老师说了那么许多,今天换个口味,听师母同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同你一样是画画的,你不要管他叫什么名字,只管听我说就好了。这个人比你聪明,14岁就敢一个人从乡下跑到上海去学画,之后回到家乡就办了一个教别人画画的学馆,一班弟子全都是同他年纪大小差不多的女孩子。这些女弟子全都崇拜他,喜欢他,整天围着他打转,讨他的欢心。他倒是只喜欢其中的一个女孩子,就是他的表妹。春天,他带表妹去桃树林画桃花,在那里,他对表妹动了。”夏伊乔故作神秘地问我,“什么叫动了,你懂吗?”
    我说:“我懂。”
    夏伊乔又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哎,是的,你也是男人嘛,你怎么会不懂呢!动了之后,他答应一定要娶她做老婆,她说这辈子非他不嫁了,两个人就这么说好了。但是后来,他同别的女人拜堂成亲了。他说是他的父亲说的,她同他的八字不和,她会把他给克死掉。他当然不能给她克死掉,因为他还有很大的人生理想要去实现,所以只好听从父命。他说拜堂归拜堂,但他心里真正记挂的是表妹,整夜整夜地就只想着表妹,和衣坐到天亮,对拜堂的女人坚决不动的。”夏伊乔用鼻子轻轻地出气笑,“你们男人总归是喜欢胡说八道的,这种故事也编得出来!老师说,从来的女人都是背叛男人的,这个话怎么说呢?后来这个人没有娶他的表妹,他的表妹却真的一辈子没有嫁人,而且从来不允许任何男人踏进她的房门一步。你说这两个人究竟是谁背叛了谁呢?”
    我问:“师母说的是老师吧?”
    夏伊乔说:“你这么聪明,你自己去想好了。”她仰脸无声地笑,“小猴子,同你开玩笑的。不过老师这个姓杨的表妹,我倒是真的见过的。”
    “她一定长得很漂亮吧?”
    “啊——呀,你这个问题问得够傻的,八十多岁的老太婆,还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前年的秋天,老师刚刚平反不久的事情。当时老师的家乡常州建了一个恽南田的纪念馆,请我们去剪彩。有**来了一个老太婆,说是老师的表妹,姓杨。我一猜,就是她了。这个人个子不高,很瘦弱。”
    “不是像杨玲这样高挑的?”
    “完全不搭界的!她走路像陈世良一样勾着腰,撑着一根拐杖,脸上手上都是密密的皱纹。她来的时候,老师还在午睡,我请服务员帮忙老师穿起来,自己在客厅陪她说话。就是那么一歇歇功夫,她坐立不安的。我想找一点话同她聊,她有一句没一句,一个劲地哆嗦。我看看也不好再说话为难她了,就笑嘻嘻地陪她坐。后来老师出来了。她撑着拐杖抖抖索索地站起来,一句话没说,就哭了。老师问她,听说你一辈子没有嫁人啊?她还是没说话,就是哭。哭完了,坐下来。老师就说了,说他怎么样去欧洲,怎么样拜康有为做老师,怎么样弄模特儿的事情。就是现在你常常听到的这一套。杨表妹一直没有说,她就是盯牢了老师看,听老师说。她本来就生得瘦小,萎缩在那里,一会抓抓衣领,一会整整衣袖。头也抖,手也抖,浑身都抖。她一辈子没 有嫁过人,就她一个人,没有亲人的,我看了……许多话我不方便说,说了会伤害老师。等老师说完了,杨表妹把她的刺绣拿给老师看,说是她创造的一种特别的绣法,叫乱针绣。我不懂的,看起来蛮像油画的。杨表妹说她写了一本书,是总结乱针绣的, 想请老师写一篇序。老师一口答应了。杨表妹说一辈子能够这样,也算安慰了。”
    “这本书现在出来了没有?”
    “书出来了没有,我不知道,但是一直到现在,老师答应杨表妹的序也没有写。”
    “为什么?”
    “咦,我正要问你呢!所以老师说从来女人都是背叛男人的,这句话我听不太懂的。像杨表妹这件事情……杨表妹对老师倒是有真的感情的。她说当初老师闹模特儿的时候,她还绣了一幅女人体声援老师,好像是叫天鹅还是什么,我听了也忘记了。她问他,她给他做了一双鞋寄到上海,有没有收到?”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夏伊乔反问我:“他们70年没有见面了,还能是什么时候的事?所以我说杨表妹对老师是有真的感情的,一双鞋,她放在心上几十年,一辈子。”
    “老师有没有收到?”
    “他说收到了,叫她放心。杨表妹听了就笑了。依我在边上看,倒是觉得蛮奇怪的。他又不是当初出国去了,70年以后才回来。”
    “这倒是,上海离常州这么近,想见面随时都可以。”
    “哎!假使不是见了面,几十年啦,他连一封信也没有回给
    她的!她这样痴情地对待他,记挂他,值不值得?”
    “老师有没有说什么?”
    “他就是说,这几十年一直在为事业奔忙,兵荒马乱的,居无定所,所以没有能够好好地同她联系,也没有能够好好地关心她。他问她,过得好吗?她说,很好。谈了以后,老师留她吃饭。她说不吃了,就走啦。走了以后,她……杨守玉,回去以后……我猜想她是心里感到很难过,有各种各样的滋味说不出来,也不好说。后来常州有人来上海,私底下同我说,杨守玉见过刘海粟回去,就常常一个人痴痴呆呆地到处游荡,人家同她说话,不知道她是听到还是没听到,统统不搭理的。有**,竟然糊里糊涂走到河里去啦!”
    “淹死没有?”
    “没有。被别人看见救上来啦。他们说,她同老师见完面,神志就不行啦。”
    “在这之前是正常的?”
    “那天在宾馆见面她还是正常的,就是有点拘谨,一直抖。”
    “与老师几十年不见面,见了面,回想起往事,可能受了点刺激。”
    “依我看,也是伤感,觉得……啊呀,这种男人女人的事情*难说!”夏伊乔叹气,“他们说,四个月,就过世了。”
    “分别近七十年,在过世之前能够见老师一面,她也算了了一个心愿。”
    夏伊乔抿紧了嘴,虚眼看我,说:“他们说,她回去之后同亲戚说,她后悔了。”
    “后悔什么?”
    “后悔来见刘海粟。”
    “为什么?”
    ……


    大师刘海粟在他**的研究生简繁先生眼中是一个:自信心极度膨胀的人;反复无常失信于人的人;年既老而仍痴迷女色的人。无须为尊者讳,学生道出了一个立体真实的老师,但简繁不断在书中重复的一句话是:无论我的评价如何,老师始终是中国美术史上影响*大的一个人,他的历史地位无可动摇。事实上,因为这本真实的书,以及内文触及的美术界是非恩怨,远走美国的简繁已经同时得罪了刘海粟、徐悲鸿两大画派,而中国绘画界却正是由这两位大师的徒子徒孙扛着大旗。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