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没有月亮的晚上——亦舒精选
QQ咨询:

没有月亮的晚上——亦舒精选

  • 作者:(加)亦舒
  • 出版社:南海出版社
  • ISBN:9787544222587
  • 出版日期:2002年10月01日
  • 页数:200
  • 定价:¥12.00
  • 砍价广告长条形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女主角海湄因刺杀继母未遂而被起诉。律师陈国维全力周旋,终于说服了海湄的继母撤去控诉书。十六岁的海湄从此无处安身,只好与三十六岁、且有家室的陈律师同居。同居十年,陈律师或忙于事务,或在外“偷香窃玉”。海湄孤独无伴,寂寞难解,神情反常,只好找到心理学女博士——周博士谈心治病。海湄把周博士当作朋友信赖,但没想到周博士是个同性恋者。失望的痛苦,严酷的现实使海湄无法适应。孤寂中又堕入赌场老板“爱”的圈套,*终又被抛进茫茫夜海……
    文章节选
    我爱夜。
    你有没有发觉,夜晚跟白天完全是两个世界?只有在太阳落山以后,这个城市才会渐渐露出媚态,在黑暗中,给予人们无穷的想象余地。
    只有在晚上,我才有充分的精力做我要做的事,有足够的胆量说我要说的话。
    夜色对女性仁慈,方便她们把岁月留住,在晚上,上了粉的肌肤仍然莹白,疲倦的眼神仍然闪烁。
    益发使我爱上夜晚。
    事实上,已经有多久我没在白天出来活动了?
    炙热的日光,人声喧哗,忙乱挤迫,我实在无法抬起头来,况且,白天没有我的事,我根本不知道大白天起个早来干什么。
    只觉得白天苍白无味。
    渐渐变为夜党的一分子,会员中曾有人说,我们都是吸血伯爵的徒子徒孙,否则怎么会对阳光有那么大的厌恶。
    我*普通正常的一日,在下午五点开始。这是银行下班的钟数,白领们辛劳完一整天,挤在公路车回家的时刻,而我却刚刚离床。
    我的一日三餐,自晚饭开始。
    打九时以后,细胞才逐渐活跃起来,即使不出去,也从一间房间走到另一间房间,阅读、听音乐、找朋友聊天。
    这时候,按摩与美容师也陆续报到,国维那里如果没有事,我就自由活动。
    还有什么比晚上驾开篷车兜风更好?
    我所喜爱的,是一个有月亮的晚上,阴凉、静寂、温柔,在我与夜之间,除了月色,只有蓬蓬的风,将车子开得飞出去,一枝箭般,水银样迅速,无声无息,进人另一空间,在那里,没有愁闷,只有欢乐。
    多么渴望到另一世界去。
    周博士说,人在极端不满现实的时候,会想到逃避。
    我笑。
    一早就知道了,没想到花了成百个小时与心理学博士谈话,所得结论,与自己的猜测一模一样。
    难道喜欢夜的人,都是不快乐的人?
    周博士没有说。
    **次约见她的时候,请她到舍下来,愿多出一倍酬劳。她拒绝。
    她说她的办公时间是上午十时*下午三时。
    我愿意让步,准六��正到她诊所。
    她叫秘书重复,她每天上午十时*下午三时才办公。
    显然不愿做我的生意,也不必勉强。
    试想想,在白天叫我出去多么残忍,太阳的**道金光便能叫我灰飞烟灭。
    为什么不是晚上呢?红色的灯,绿色的酒,对牢心理医生,诉说我的衷情。
    白天叫我怎么见客?我甚*没有白天穿的衣服。
    好几位女士都说周博士是一流的,有什么解不开的结,被她一分析,立刻释然。她又是个女子,不会引起流言。
    *后还是去了。
    因为那个梦的缘故。
    并不是去找她解梦,只是想告诉她,有这么一回事,有这么一个梦。
    这样的梦,永永远远不可以让国维知道。
    那日中午起床,女佣进来拉开厚厚的窗帘,水晶镜里照出一张卸了妆的脸,皮肤白里透青,隐隐可以看到微丝血管。
    我知道情况不妙,但没想到糟糕到这种地步,这面孔不是真人的面孔,这是一座冻蜡的像,我用手抚着脸庞,星光下的飞车并没有留下欢愉的痕迹,昨夜的欢笑早已消逝在昨夜。
    也许去见周博士的时间真的到了。
    但在中午,该怎么化妆?我弄不懂。
    终于架上一个墨镜,叫司机送我去。
    几乎不认得白天的街道亦即是我夜里出没之处,苍白丑陋的大厦,人群似蚂蚁般钻进钻出,车子一寸寸蠕动……
    有什么事非要在白天做不可的呢?为什么一切都得挤在那几个钟头内做妥才谓之正常?
    到了目的地,我觉得晕眩,睁不开双眼,心跳,胸口作闷。
    幸亏诊所幽静阴暗,一进门,看到一大束夜来香,雪白的花蕊正吐露芬芳,使我安下一颗心。
    已是秋凉了,这该是*后一束五簪。
    周博士与我,是这样结下的交情。
    她出现时,只看她一眼,就觉得不枉此行。优雅地穿着米色的凯斯咪毛衣与长裤,她像是看穿了我的心,“威士忌?”她问。
    使我几乎没感激得跪下来。
    从此之后,每个星期三中午,我总会设法把自己自床上拉起来,站在莲蓬头下,淋*灵魂苏醒,为见周博士,这一切是值得的。
    她是我生活中**与夜没有关系的人。
    她是黄昏,与夜十分十分接近,似明似灭,有那种暧昧的味道,使人放心。
    国维问:“有点意思吗?那帐单为数*巨。”
    “她值得那数目。”我答。
    以后,他就没有再问。
    我喝完那杯威士忌之后,周博士问:“我可以为你做什么呢?”
    我茫然,我不知道,我不晓得她可以为我做什么。
    隔了很久很久,我说:“我希望你做我的听众。”
    “那是我任务之一。”
    我放下心来,她会替我保守秘密。
    **次,我什么也没说,约好第二个星期才去。
    当日夜里,国维照例有应酬,一句“不招待女宾”,我便得自己打发时间。
    到海滩去。
    地方相当偏僻,独自怕危险,拉了人陪,他们心神不宁,一片黑水,只听得潮汐沙沙上落,太过诡秘了,没有月亮。都说:“没有什么好玩,还是走吧。”
    只得听从劝告离去,觉得非常扫兴。
    那一夜,又比往时喝得多一点。
    在舞池中,一个油头的小伙子要伸手来拉我,我问避他,一错脚,脸朝下摔在地板上,脸颊与鼻节瘀肿一大块,得赶去急症室照爱克斯光。
    要完全摆脱白天,是不可能的事。
    周博士见怪不怪地看我一眼,“他打你?”
    我摇摇头,“摔跤,真的。”
    “喝醉?”
    “要真的烂醉如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陈先生怎么想?”周博士问。
    我看着窗外,茶色的玻璃把世界切成两半,在这里面,我才是*重要的,我的七情六欲需要人聆听同情,管它饥荒战争瘟疫。
    我平静地说:“他?我没看见他有好几天了。”
    “陈先生不知道你的鼻子几乎跌成两截?”
    “不。”
    “他是否知道并不重要?”
    我微笑,“周博士,你未婚吧?”
    “是,我未婚。”
    “那么你不会明白。”我说,“我今天并不是来讨论婚姻生活。”
    “你想说什么?”
    “我时常做一个梦。”
    “重复性?”
    ……
    编辑推荐语
    小时候的理想,达不到十分之一,但现在一支好听的曲子,一场值得看的电影,都能令有我高兴。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