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有路网!
伏義九九:柏杨谈历史
QQ咨询:
有路璐璐:

伏義九九:柏杨谈历史

  • 作者:柏杨 蔡志忠 绘
  • 出版社:北京三联出版社
  • ISBN:9787108027726
  •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01日
  • 页数:157
  • 定价:¥15.00
  • 分享领佣金
    手机购买
    城市
    店铺名称
    店主联系方式
    店铺售价
    库存
    店铺得分/总交易量
    发布时间
    操作

    新书比价

    网站名称
    书名
    售价
    优惠
    操作

    图书详情

    内容提要
    三国时代注解《九章算术》的大数学家刘徽说:“昔在包牺氏始画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类万物之情,作九九之术以合六爻之变。”刘徽认为环抱八卦,手握算筹,完全是一派智者形象的古代圣人伏羲,是具有高度智慧的人物。的确,伏羲可说是中国的智慧起源,伏羲氏并不是单一个体,而是一个整合型的代表人物,就像我们看文字的创造者仓颉一样,仓颉绝不会是文字的创造者,文字起源源远流长,仓颉是文字发展中集合众人智慧的杰出整理者。
    古代的圣哲以女娲与伏羲*具代表性,女娲抟黄土造人炼石补天被视为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伏羲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是智慧的起源。在女娲与伏羲像中,伏羲在右手拿着画方的矩,女娲在左手持画圆的规。
    到了春秋时代,伏羲的“九九之术”已经是老少成宜琅琅上口的歌诀了。齐桓公初登君位励精图治,于是贴榜示广征四方贤才,有一个老翁也跑来应征,齐桓公问他有什么样的本事才华,老翁回答说他会唱九九歌,懂得九九乘法表。齐桓公认为这并不算是什么特别伟大的才华,老翁回答说,虽然这不是什么本领,但是如果连他这名只会唱九九歌的人都可以受到重用,还怕没有真正有本事的人来投靠吗。齐桓公觉得说得有道理,于是任用他当大夫,果然因此吸引许
    文章节选
    帝王之死
    帝王之死,不比你我小民之死,而帝王复又死于非命,那就更严重。你我小民死啦,就是死啦,即令被人在黑巷子里暗下毒手,或“被一位年轻丈夫一枪打死”,报纸上能刊出“无名男尸”新闻,就很体面矣。而帝王也者,如果也上演这种节目,恐怕就势如山崩,丝毫不爽的引起百千万人头落地。所以,帝王死于非命,不仅关系他一个人,也关系百千万人,甚至关系他身家所系的王朝或政权。
    可怕的掘墓人
    小民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一旦得罪了尾大不掉之辈,就人人得而“诛”之。帝王老爷不然,他们像一个严重的传染病患者,生活在刀枪剑戟构成的严密保护罩之下,不要说照他御肚上捅刀子,纵是见他一面,都难如上天。结果竟然势同猪狗,被杀被宰,其中一定有非凡的奥秘。这奥秘探讨起来也稀松平常,盖任何人都没有力量干掉一个帝王,有力量干掉帝王的,只有帝王自己,也只有他才有资格充当可怕的掘墓人——掘他自己性命的墓,掘他自己王朝政权的墓,掘百千万别人的墓。当他阁下掘得起劲时,兴高采烈,意气轩昂,谁都阻挡不住。胆敢有人阻挡,劝他两句,谏他两声:“老哥,别掘啦!”景观可是大银幕的,他会立刻翻脸,口中念念有词,“嗖”的一声,铁帽祭出。于是,忠臣义士,入狱的入狱,杀头的杀头。
    枷锁
    在政治挂帅下,中国史书成为诈欺大本营。遇到帝王老爷们哎哟哎哟,端不起嘴脸,栽倒在地时,总是“讳”个没完。或语焉不详,或根本成了没嘴葫芦,把人气得吐血。呜呼,要想中国现代化成功,**件事应该是砸碎政治挂帅的枷锁,先使吏迹显示出来真正面目。
    尊重事实
    孙观汉先生说:“尊重事实。”中国人必须有能力、有胆量说真心话,说老实话,洗清涂抹在事实头上身上的任何东西,不管它是污垢,或是脂粉。
    千挑万选
    考据这玩艺儿,在中国历史上占重要地位。自从17世纪清王朝屡次大兴文字狱,杀人如麻,血流成河之后,文化人心胆俱裂。写吧,随时有被干掉的危险;不写吧,文化人除了写之外,还能干啥?不但心痒,手也很痒。千挑万选,终于发现钻到故纸堆里*为**。
    二流货色
    我们并不是看不起考据,但专门搞考据的却只能算二流货色,只会在文字数据里翻筋斗打滚。没有一个历史学家不懂考据,盖考据就是判断史料真伪。可是仅只搞考据,却并不是史学。犹如仅只会挖散兵坑,不见得会指挥大军作战一样。
    麻风病
    死鬼头目越来越多,太庙像春雨后的狗尿苔一样,林林总总。如果不加以特别标识,就分不清谁是张三,谁是李四,谁是王二麻子。于是乎,到了公元前13世纪的商王朝第23任帝子武丁先生挺尸之后,就在他的太庙门框上,挂起“高宗”招牌。这是一个创举,不久就像麻风病一样,猛烈地传染起来,成为中国帝王政治下,死鬼头目们的特征之一。
    谎话多如驴毛
    所谓“信史”,并不保证字字都可信。政治挂帅传统下,谎话多如驴毛。我们只是说,从那一年起,中国历史已有文字记载。
    一首悲歌
    每一桩凶杀案都是一幕悲剧,而把帝王干掉的凶杀,除了是一幕悲剧,还是一首悲歌。它包含了太多的音符,人性的和兽性的,人权的和官权的,智慧的和愚昧的,供人沉思。
    一块木头
    在儒家学派要求下,圣人不是圣人,而是一块木头。
    不算数
    学院派*大的特点是,他们只有能力在文件上找根据,没有几个人想到政治现实。自然科学家在实验室里研究出一套东西,总要先拿到外面当众表演,一切无误之后,才算成功。如果拿到外面当众表演时,轰的一声,脑袋开花,即令曾在实验室里头头是道,也不算数。
    庶子的原罪
    儿女不能选择爹娘,既经生出,便无法改变,这是作庶子的原罪,*大悲哀,君王的宝座永远只传给嫡子。有时候小老婆养的儿子(庶子)年龄比大老婆养的儿子(嫡子)大,庶子已三四十岁啦,嫡子还在那里吃奶,吃奶的娃儿照样继承大权。有时候庶子不但年长,而且能干,东征西讨,对**有伟大的贡献,嫡子却是一个白痴,白痴照样“天子圣明”,坐在龙墩上吆五喝六。
    权力欲里
    对一个在权力**打滚的庶子而言,只要他自认为他的力量已强大到可以“夺嫡”的时候,他一定“夺嫡”,或用谋用计,或动刀动枪,使自己摇身一变——把“庶子”的包袱变掉,而变成妙不可言的“嫡子”。呜呼,只有这种权力欲望,才能使生死决斗,接二连三,永不停止。
    权势挂帅
    传统史学家处理君王的地位时,满脑筋政治正确。夫政治也者,也就是权势挂帅,有权大爷高坐公堂,惊堂木一拍,大喝一声“呔”,手拿笔杆的朋友立刻心胆俱裂。心胆俱裂得久啦,就成了媚态可掬的一群奴才。只敢根据利害,不敢根据事实。
    政治市场
    拜读中国史书*大的困扰是,史书上称呼某人是君王时,某人可未必就是君王;史书上称呼某人不是君王时,某人可能正是君王。像曹操,史书上称为“武帝”,其实他“屁帝”也不是,不过一个宰相。又像曹髦,史书上称他公爵——“**乡公”,其实他硬是一个如假包换的皇帝。更糟的是,有些当过君王的人,因为不合乎当时政治市场上的规格,史学家索性大笔一挥,就把他从史书上挥掉,像西汉王朝第三任皇帝刘恭,在龙椅上坐了五年;第四任皇帝刘弘,在龙椅上也坐了五年,都是结结实实的坐。只因手无寸铁,狼狈垮台,
    不但在史书上不能占一席之地,反而看起来简直好像根本没有他们这两个人。
    身陷酱缸
    晋王朝第三任皇帝司马伦,史书只称他的原衔“赵王”,而南宋帝国第四任皇帝刘劭,连原衔也取消啦,直接称他“元凶”。这些入虽然王八蛋加三级,但评鉴是评鉴,谴责是谴责,事实是事实。你可以跳高捶胸,臭骂某君王是有史以来*坏的君王,连一条蛇都不如的君王,应该杀千刀的君王,但你不能拒绝承认他是君王。柏杨先生的头脑,就是这么简单明了。传统史学家的头脑就非常复杂啦,像鳄鱼一样,身陷酱缸深处,只把两眼露出缸面,看清政治风向,再行下口。政治既然主宰一切,拿刀的既可以一高兴或一不高兴,杀拿笔的,结论当然是成则王侯败则贼。诋毁为“贼”,仍不过瘾,还要进一步把他斗臭,舜帝姚重华先**明的“四凶”,不过开始草创,以后花样翻新,直到20世纪,更越来越勇不可当。
    正统与道统
    “正统”以及“道统”,把我们搞了个惨,也使学术界、史学界焦头烂额,甚至血染刀锋。
    飞蛾扑火
    政权跟漂亮绝伦的美女一样,人见人爱。只要可能,还要飞蛾扑火,奋不顾身。现代民主政治,就是建立在这种共识的基础之上。
    瓶颈时期
    我们发现一项历史定律,即任何王朝政权,当它建立后四五十年左右,或当它传位到第二第三代时,就到了瓶颈时期。——所谓若干年和若干代,只是为了加强印象而设,当然不会有人机械地去解释。在进入瓶颈的狭道时,除非统治**有高度的智慧和能力,他们无法避免遭受到足以使他们前功尽弃,也就是足以使他们国破家亡的瓶颈危机。历史显示,能够通过这个瓶颈,即可获得一个较长期的稳定。不能够通过或一直胶着在这个瓶颈之中,它必然瓦解。
    瓶颈危机
    发生瓶颈危机,原因很多,主要的是,王朝建立伊始,人民还没有养成效忠的心理惯性。新政权就好像一个刚刚砌好的新砖墙,水泥还没有凝固,任何稍大的震动都会使它倒塌。一旦统治者不孚众望,或贪污腐败,或发生其他事故,如外患内讧之类,都将引发震动的炸药。不孚众望往往促使掌握军权的将领们兴起取而代之的欲望,贪污腐败则完全背叛了建国时的政治号召,跟当初赖以成功的群众脱节。外患内讧之类的伤害,更为明显。
    敲锣开张
    中国传统文化中,无论是青面獠牙型的匪徒恶棍,或白面书生型的大奸巨猾,只要夺取到政权,立刻就会把旧王朝一笔勾销,重敲锣,另开张,建立属于自己的新王朝。
    屠杀
    中国政治传统,对于像赶猪、赶狗般被赶下宝座的君王,新得势的君王们很少有宽容的胸襟,允许他们生存,绝大多数都是一场屠杀,恐怕他死灰复燃,来一个回马枪也。
    天生恶痞
    摇尾分子*喜欢用“天纵英明”,一个不折不扣的地痞流氓土匪恶棍,只要有了点权,或有了点钱,马屁精大笔一挥,或一声吆喝,这顶毡帽就轰然而出,该家伙想不戴都不行。舒服得久啦,连自己也都以为那可是真的。呜呼,铁帽压死人,毡帽骗死人。不过,“天纵英明”虽不可靠,“天生恶痞”却是例证斑斑。
    酱在回忆里
    老迈的政治**,往往酱在过去成功的荣耀回忆里,会丧失当年的警觉和勇气,并自信威力无边,疏于防卫。
    股东换啦
    一个政权一旦覆亡,就是覆亡,要想中兴,就跟把一个死人从棺材里挖出来,要他复活一样,除了耶稣先生外,任何人都不可能。只有一种情形是可能的——也仅只“可能”而已,那就是,招牌是老招牌,股东却换啦。
    走下坡
    一个王朝走向下坡的原因很多,但在封建专制政体下君王却往往是**的原因——即令不是**的原因,也是****主要的原因。
    政治挂帅
    经过史学家无耻的扭曲,伊(尧)姚(舜)翁婿二人,为圣为贤,字典上所有赞美颂扬的话,都往他们头上堆,把他们堆成两颗肿胀的病牙,没人敢碰,一碰就浑身抽筋,死于政治挂帅的巨棒之下(柏老赤膊上阵,剥下披到他们身上至少两千年之久的美丽外衣,让大家瞧瞧血脓交集的恶疮。并不是我有过人之勇,而是得感谢终于来临的民主时代,允许我们作深入研究)。
    人才去就
    人才的去就,在国际上,决定**的命运;在国内,决定政权的命运。
    掘墓人定律
    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很明显的现象:埋葬一个王朝,往往由该王朝的君王,亲自担任掘墓人。任何王朝都是庞然大物,如果它们的首领不自己猛掘自己的坟墓,它根本就不可能死亡。这种特殊的运转,我们姑且称之为“掘墓人定律”。
    祸连家族
    中华传统文化中*残忍的一面——祸连家族。直到20世纪的今天,仍然照行不误,只不过方式改变了一下(好比说:不准他们出国)。封建专制在中国造了太多的孽,连家庭亲情,都逃不脱魔掌。
    二居心
    政治学上**的“二居心”法宝,是打击忠心勇士*厉害的秘密武器。一旦被罩到头上,非死即伤。
    文化诈欺
    硬把绰号扣到祖先脑袋上的干法,是中华文化的特产,所以拜读中国史书,不能只看字面,还必须查考它是不是文字诈欺。
    幽暗面传统
    中华人有一种幽暗面传统,就是死不认错,胆敢有人指出他的过失,他的反应不会是感谢改过,准是老羞成怒。普通人尚且如此,身为大权在握的头目,就更强烈。
    看不清
    过度宠爱跟政治上不受制衡的权力一样,都能把人搞瞎了眼,看不清他所面对的危机。
    正名主义
    “是什么,就是什么。”这是我们小民的正名主义。儒家学派的正名主义则是政治正确**。一旦政治正确,那就有时候“是什么,偏不是什么”,“不是什么,偏是什么”。
    野心家
    无论什么时候,野心家都是人类的一大灾祸,而愚蠢狂妄的野心家,除了为人类带来灾祸,更为自己带来灾祸。
    蠢材
    蠢材的特征是:专门听一面之词,而又不容分说。已经晕头涨脑的踏进挑拨离间的圈套里,还自以为英明盖世,洞烛其奸。
    官场中
    在官场中,只有势利,没有是非,至于我们小民所肯定的公理正义,更属于书生之见,连嗤之以鼻的资格都没有。

    *公正的办法必须有*公正的执行。偏偏官场中从不缺公正的办法,独缺公正的执行。
    太子只有一个
    当君王的都有点儿怪,从不记取历史上血迹斑斑的教训总是一再反复地犯同一类型的毛病。爱某一位漂亮老奶时迫不及待地立她的儿子当太子。等到又爱上另一位漂亮老奶迫不及待地又要立她的儿子当太子。问题是,太子只有一个宫廷悲剧只好发生。
    天下**凶险
    夺嫡斗争的剧情,也*单调,几乎千篇一律,我们已报道过不少,以后更层出不穷。不过简单虽然简单,却都是天下**号凶险,演着演着,忽然轰的一声爆炸,连靠近舞台的观众,都会血肉模糊。
    反弹
    暴君总以为酷刑和虐杀,可以根绝叛变造反,而暴君们却往往死于叛变造反者之手。压力越大,一旦反弹,其力越强。
    改革
    任何人都赞成改革,都赞成重振纪纲,建立法律秩序,任用贤能。问题是,你要排除谁?一个由君王发动的改革,还往往失败,像18世纪巴西帝国的皇帝,倒是*先觉悟的。可是,**和地主掀起政变,改成了共和。等而下之,由官员发动的改革,更杀机重重,只会招来杀身之祸。
    玻璃罐
    大多数君王都是故步自封,把政权看成玻璃罐,捧到手里,连姿势都不敢改变,唯恐玻璃罐掉到地下跌个粉碎。结果酱在那里,捧得筋疲力尽,*后来一个倒栽葱,还是稀里哗啦。
    改革变法
    秦王国经公孙鞅革新变法,使那个半开化、野蛮,而又落后、没人瞧得起的国度,十年之间,早地拔葱,突然间冒出来,成为一等一级的**强国,横冲直撞,天下**。而后,赵雍再度作为见证。可是,从此之后,改革变法之举,在中国却成了绝响。我们真搞不懂,当权老爷为啥不走这条立竿见影的路,却坚持着僵化了的传统。坚持的结果是,逼出革命,玉石俱焚,身败名裂,政权覆亡。偏偏当权老爷宁可身败名裂,政权覆亡,也不肯改革变法,使自己强壮如牛。难道这是中国人的宿命悲剧。
    顺调分子
    摇尾系统事实上就是顺调分子,他们知道头目的耳朵喜欢听啥,就拼命说啥。像对付一头毛驴一样,顺着毛驴的毛抚摸,毛驴一舒服,顺调分子就有得官做。
    改变世界
    人生太奥秘,也太微妙。聪明的人和智慧的人,固然可以改变世界,想不到,笨瓜和其蠢如猪的货色,只要他有足够的权柄,照样可以改变世界,不过改变得更糟。
    为啥如此?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史书上血迹斑斑。可是,直到今天,仍不断有人英勇地重蹈覆辙。使人忍不住发问:为啥如此?
    帝王病后遗症
    帝王病的后遗症包括形式上的后遗症和意识上的后遗症。形式上的后遗症就是屁股要坐宝座,自从袁世凯的屁股被踢肿,溥仪的屁股被踢烂之后,再没有人敢屁股发痒。可是意识上的后遗症,却瓜瓞绵绵,屁股虽然不敢发痒,心里却痒得难熬。
    目录
    看我的造化和蔡志忠的神功
    种树的人
    伏羲九九
    柏杨谈历史
    编辑推荐语
    柏杨、蔡志忠首度合作,以彼此不同的方式对中国文化内核进行了一番轻松幽默的检视。柏杨专注于对中国国民性的反思,从百姓日常关心的话题引发开去,于嬉笑怒骂中谈古论今,讲述切身经验;蔡志忠则长于发现中国古典文化中美好的一面,以漫画的笔法将它们逐一表现。二人联袂,希望能够引发更多读者亲近与了解中华文化,发现其美好,思考其问题。

    与描述相符

    100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河南 湖北 湖南 广东 广西 海南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台湾 香港 澳门 海外